新闻8点见,多一点洞见。每天早晚8点与你准时相约,眺望更大的世界。


通过非法途径花钱“买来”的孩子,在报假警谎称是弃婴后,居然能成功收养并落户到“买主”名下。弃婴“收养”的背后究竟隐藏着什么?



近日,新京报记者调查发现,湖北的姚先生通过“弃婴”收养的手段,给“买来”的孩子落了户。然而,此事并非特例。从事打拐10余年的志愿者上官正义介绍,近几年出现了多起通过报假警为买来的婴儿落户的案例,一些环节上的“稀松”给被拐婴儿提供了“洗白”的可能。


按照相关规定,警方在处理“弃婴”案件时,应查明孩子身份,无法找到亲生家庭的送至当地福利院抚养。而福利机构在办理领养手续时,也应评估多个领养家庭择优办理。


然而新京报记者了解到,姚先生“报假警”后,当地警方并未按规定将弃婴送至儿童福利院,而是一直跟姚先生夫妻俩生活。据他透露,自己曾在报警前与警方熟人“沟通”,因此躲过了调查。在拿到警方开具的“捡拾证明”后,姚先生顺利从福利院办下领养手续。


对此,中央民族大学法学院教授雷光明表示,买卖婴儿、利用“报假警”来给买来的孩子落户,都是违法行为。如果经警方查证,所谓的“弃婴”是买来的,应予解除收养关系,收养人也要承担相应的民事或刑事责任。阅读全文>>>




“中山大学硕士,裸考过专业八级,40岁失业校长,英语素质硬核高能突破专家”与“开摩的”这些字眼,出现在杜杨的短视频账号“杜涛涛老师”简介里。



两个月前,长沙的杜杨还是一名英语培训机构的老板兼“老师”,“十一”假期前后,因为失业,转行去开摩的。


在杜杨拍摄的短视频中,他骑着电动摩托车,深蓝色的汗衫,黑色七分裤,一个光头再加上一双凉拖,接地气的打扮与摩的司机毫不违和。他站在江边,一口流利的英文朗诵,还有账号简介里的学历介绍,与摩的司机的形象形成强烈反差,网友的讨论将他送上热搜。


为什么会选择开摩的?杜杨解释道,“9月23日那天在学校门口等小孩放学时,靠在路边一辆电动摩托车上。天气很热,我穿着拖鞋,还留着光头,突然一个人过来问我,‘师傅,走不走?’我当时觉得很蒙,哭笑不得,我解释说不是摩的,人家就走了,但这也让我有了开摩的想法。”


面对炒作质疑,杜杨在接受新京报记者专访时说,他的心态是比较平和的,“人生总要碰到一些不顺心的事情,我只是行走在低谷”。杜杨表示,开摩的只是为了体验生活,以后还是想深耕教育行业,在成人英语教育、国际汉语教育等方面继续发展。阅读全文>>>




近期,山西出现大范围强降水,暴雨中受损的古建筑被投来更多的目光。有这样一位画家,用自己的方式,把山西古建筑记录下来。



1999年,20岁的古建筑画家连达首次来到山西,在第一眼看到当地的古建筑后就“被深深打动”。他开始尝试把这些古建筑画下来。此后的20多年里,连达一直摸索和钻研着古建筑知识与绘画技法。


10多年前,连达留意到山西乡村古建筑的凋零日益严重,便决心遍访山西各地的古建筑,用自己特有的绘画方式进行记录。目前他已积累了关于山西古建筑的画作2000余幅,出版了数本关于山西古建筑的著作。


2015年,晋南新绛县古交镇闫家庄的魁星楼曾出现在连达的画作中,彼时其主体结构已岌岌可危。在近期山西大面积的罕见暴雨中,魁星楼坍塌,变成了一堆残垣。


古建筑类型众多,连达为什么对古庙尤其是“破庙”更加关注?


连达说:“这恐怕是误解,我从未偏重某一时代或者某一形式的古建筑。也许是因为在山西现存的古建筑中,各地的古庙宇更具代表性,因此给了大家一种我只关注古庙的错觉。不过在各类古建筑中,庙宇确实是每个时代该地区的建筑和艺术的集大成者。也正因此,许多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古建筑和彩塑、壁画、雕刻精品,也往往出现在古庙中。”


“我绘画时之所以会把“破庙”放在优先位置,是因为再不去画就有可能看不到了。许多已经歪斜扭曲的古建筑,倒塌可能就在一瞬间。所以我只能尽量多走多看,去记录濒危残破的古建筑。这类古建筑每一时刻的形象,都很可能会成为它最后的留念。”阅读全文>>>




据报道,正在出席美日印澳“马拉巴尔”联合海上军演第二阶段演习,并顺访印度的美国海军作战部长迈克·吉尔戴声称,未来该演习参与国将“肯定”扩大,会有更多“志同道合”的国家参与进来。



就在吉尔戴发表这番言论当日,印度、美国、日本和澳大利亚在孟加拉湾启动了今年“马拉巴尔”海上演习的第二阶段,参演人员包括美国海军“海豹”突击队和印度海军突击队等精锐特种部队,是历届“马拉巴尔”军演中规模较大的一次。


“马拉巴尔”联合军演,始于1992年的美印双边联合军演,澳大利亚、日本等国随后加入。而将“马拉巴尔”纳入“四方”体系,则不过是美国试图维护地区海上霸权的“旧瓶装新酒”。


值得注意的是,对于“马拉巴尔”,近30年来印度的态度可谓忽冷忽热,这一次却正处于“沸点”状态。此次二阶段联合军演,美、日、澳媒体着墨寥寥,周边国家传媒更或一笔带过、或只字不提,唯独印度大小传媒兴致勃勃,高谈阔论,说“铺天盖地”也毫不夸张。


为此,有分析认为,印度刚在与中国的边界对话中自讨没趣,心态再一次处于“非常状态”。传统上,每逢此时,印度就会迸发出对美印军事合作、对“马拉巴尔”和“四方”等联合防务机制的高涨热情——因为在它看来,这些“外力”有助于弥补其自北方邻居处所遭受的失落感,让自己重新安心、乐观和“嗨”起来。阅读全文>>>


编辑 李佳蓉 艾峥 校对 吴兴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