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8点见,多一点洞见。每天早晚8点与你准时相约,眺望更大的世界。

 

祝贺!神舟十三号载人飞船发射取得圆满成功,期待除夕来自太空的祝福!

 

北京时间10月16日0时23分,搭载神舟十三号载人飞船的长征二号F遥十三运载火箭,在酒泉卫星发射中心点火发射,神舟十三号载人飞船与火箭成功分离,进入预定轨道,顺利将翟志刚、王亚平、叶光富3名航天员送入太空,飞行乘组状态良好,发射取得圆满成功。这是我国载人航天工程立项实施以来的第21次飞行任务,也是空间站建造阶段的第2次载人飞行任务。

 



  

飞船入轨后,将按照预定程序,与天和核心舱和天舟二号、天舟三号组合体进行自主快速交会对接。后续,航天员将进驻天和核心舱,开启为期6个月的在轨驻留,开展机械臂操作、出舱活动、舱段转移等工作,进一步验证航天员长期在轨驻留、再生生保等一系列关键技术。


神舟十三号载人飞船入轨后顺利完成入轨状态设置,于北京时间2021年10月16日6时56分,采用自主快速交会对接模式成功对接于天和核心舱径向端口,与此前已对接的天舟二号、天舟三号货运飞船一起构成四舱(船)组合体,整个交会对接过程历时约6.5小时。按任务实施计划,3名航天员随后将从神舟十三号载人飞船进入天和核心舱。查看专题>>>



 

你穿秋裤了吗?14日,今年下半年最强冷空气已经“发货”,未来四天将横扫我国中东部大部地区,给多地带来“断崖式降温”。

 

大风!降温!

 

10月14日开始,一股较强冷空气已经“发货”,预计一直到17日,我国中东部地区将先后出现大风降温、雨雪天气,大部地区气温下降6~10℃,多地已加入秋天的怀抱。

 

目前,我国西北地区大部,内蒙古、黑龙江、吉林东部已经入冬。与此同时,秋天的版图迅速向南扩张,河北、河南、江苏北部、安徽、湖北、湖南北部、重庆、贵州以及四川盆地已加入秋天的怀抱。

 


10月15日,黑龙江、吉林、内蒙古等地气温十分低迷,一些地方最低气温甚至跌破冰点,一条秋裤实在不足以扛住天气的寒冷,还要套上初冬棉服才能展示对这股冷空气的尊重。

 

京津冀大部、山西、陕西等地在北风劲吹中,最高气温也会降至15℃上下,风寒效应明显,体感气温更低;而山东、河南、湖北、湖南等地将受到阴雨天气打扰,“秋裤+雨伞”是外出必备。阅读全文>>>

 


 

《出圈》专访“自制药救子”父亲徐伟,高中学历、没有任何医学背景的他,自学配制“药物”组氨酸铜,救治患Menkes综合征的儿子。

 

他为什么选择了这条高难度、高成本、高风险的路?他是个怎样的人?他的行动背后有着怎样的思考?罕见病患者又面临着怎样的困境?这是一个关于父爱的故事,但又远不止于父爱。

 



 

近日,吴谢宇的一封亲笔信,又在舆论场上掀起波澜。大部分网友认为其弑母的手法如此缜密,现在忏悔有什么用?你怎么看?

 

10月15日,据媒体报道,吴谢宇亲笔信曝光。他在信中表示自己才27岁,还能做很多事情:“我真的不甘心,我这辈子就以这么可恶、可恨、可悲、可耻、可鄙的罪人收场!”

 

此前,8月26日上午,“吴谢宇弑母案”在福州中院宣判,吴谢宇一审被判处死刑。9月6日,据媒体报道,吴谢宇已正式提起上诉,上诉状由他个人邮寄给法院。

 

对于这封亲笔信,大部分网友显然都没有被吴谢宇的情绪带着走,评论呈一边倒态势:弑母的手法如此缜密,现在忏悔有什么用?

 

无论如何,弑母是重大犯罪。在犯罪事实已经清晰的前提下,吴谢宇的后悔和忏悔很难引起人们的同情,还是那句老话,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当然,不论是他寻求上诉,还是写下忏悔信,都是他的权利,他争取活下去的愿望,也是人之常情。而即便不是一种申辩策略,“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我们也不妨理性客观看待他的这种表达。

 

至于“吴谢宇弑母案”的二审判决结果如何,还是要看证据,讲法律。

 

纵观吴谢宇从“天之骄子”沦落到如今的罪犯,经历也是可悲、可叹,令人唏嘘不已。正如他所说,他已经成了可恶、可恨、可悲、可耻、可鄙的罪人,至于最终结果如何,是改判还是维持死刑,仍需静待法院的判决。阅读全文>>>



 

7年前,马頔的《南山南》广为传唱、备受欢迎,近期他参加综艺节目的次数逐渐增多,让观众看到了一个很不一样的马頔。

 

7年前因为一首《南山南》,马頔从相对小众的音乐人圈子走到了大众的面前,也从此被贴上了很多的标签:民谣歌手、诗人,孤独、忧郁……而随着近一年来他参加综艺节目的次数增多,观众有机会看到一个跟“标签”很不一样的马頔:幽默嘴碎、气氛担当,有时候也显得懒散和中二。

 


距离首张正式专辑《孤岛》的发布已经过去了将近十年。马頔从二十出头的年轻人,迈入了三十而立的行列。回看当年写的《南山南》这些歌,他觉得是有遗憾的,“但没办法,20岁能做的也就是那些”。

 

聊起写《孤岛》时的创作状态,他形容自己当时抵触社会生活、郁郁不得志、愤世嫉俗、妄想爱情。和当年相比,马頔现在写歌的灵感来源其实没有发生太大的变化——自己的生活、别人的生活,看到的影视作品、书籍和漫画。他也一直习惯自己创作,很少主动找人合作。

 

马頔说,随着年纪的变化、阅历的增长,他在音乐创作上变得更加谨慎了——题材的选择更广了,但写出的东西更少了,因为他现在更追求表达的是准确和言之有物。“谨慎不是因为外界的批评,我对这些不在意,纯粹是自己对创作的要求。20多岁和30多岁做同一件事,你会对30多岁的自己更加吹毛求疵。”阅读全文>>>

 

编辑 艾峥 薛长娥 校对 刘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