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周聚集了黄渤、李诞、马东、徐峥、于和伟的原创喜剧竞演综艺《一年一度喜剧大赛》正式上线,节目网罗素描喜剧、漫才、音乐剧、默剧等多种形式。在首期节目中,全场评分最高的表演是赖声川旗下话剧门生们演绎的《三毛保卫战》,其中描绘了“最后三根头发”努力让自己不脱落的经历。日前,“三毛”的表演者“有点上头”组合宗俊涛、杨雨光和强咚咚接受新京报记者专访,谈及节目的设计,宗俊涛表示,因为目前他们只有3个演员,所以只能创作出“三根头发”的设计,但是自己还有想法,以后有机会搞一个《灵魂拒葬》版的头发保卫战的舞台剧。


赖声川旗下话剧门生们演绎《三毛保卫战》。


谈及来参加“喜剧大赛”的初衷,此前活跃在话剧舞台上的宗俊涛表示,自己很希望有机会尝试不一样的舞台,正好有“喜剧大赛”这个综艺节目。“在来之前因为我很少看综艺,赶快补了补《奇葩说》,又把之前就很喜欢的《乐队的夏天》翻出来看了一遍。来了“喜剧大赛”以后感觉非常开心,又找到了上大学做作品时的愉悦。”强咚咚表示,自己一直对喜剧很感兴趣,希望能够尝试多元化的表演内容和形式,在参加节目之前自己也在网上搜了一些国外的喜剧作品的视频,给自己找找方向和做做功课。杨雨光则表示,自己为了参加节目,特意做了准备,把之前学的快板快书拾起了一些。


《三毛保卫战》讲述一个人的脑袋上只剩下了三根头发的故事,宗俊涛、杨雨光和强咚咚饰演的三根头发叙述了主人一次次损失头发的故事,但背后代表的,是天天加班、压力过大的当代社畜群像。隐喻了现代人的高压工作环境。据宗俊涛介绍,《三毛保卫战》是编剧老师提出的点子,说三个人可以来演三根头发。他一听到这个点子就觉得很妙,一个秃头顶只剩下最后三根倔强的头发,它一定是带有一种求生感或者保卫战感觉的作品,在确定了打一场“头发保卫战”这个方向之后的创作就是一气呵成了。在多次展演中,三人也会不断的调整节奏和梗,最终定了一个大家演得最舒服的版本。


《三毛保卫战》讲述一个人的脑袋上只剩下三根头发的故事。


——对话——


新京报:在这个节目的创作和排练中,最大的困难是什么?


宗俊涛:最大的困难还是和时间赛跑,还有就是召唤灵感女神能照顾我们。我毕竟还是演员出身,编创这件事做起来还是没那么顺手,我得把所有人的角色都演一遍才能知道节奏如何安排是最好的。所以挺累的。

强咚咚:最大的困难是怎么让观众相信我们的角色是“三根毛”,因此一段时间我们都很沮丧,觉得这个作品很难继续往下推进,但在经过战士外壳的包装下,一切都变得顺理成章。

杨雨光:最大的困难就是创排阶段,从无到有的阶段。


新京报:你们自己都有脱发掉发的困扰吗?对“脱发”这个话题关注多久了?


宗俊涛:起初并不在意,但随着年龄增长,身边总有热心的朋友提醒你“哥,你发际线后移了呢”,所以也就不得不关注这个问题了。

强咚咚:我没有,也没有关注过。

杨雨光:我倒还好,但是我有脂溢性皮炎。


主创称以后可能搞一个头发保卫战的舞台剧。


新京报:《三毛保卫战》的很多台词非常生活化,是有从身边的朋友或者什么真实环境中得到启发吗?


宗俊涛:是,熬夜加班的压力已经是一个现今年轻人不得不面对的问题了,创作这个作品也是想能让日夜奋战的朋友们有所解压吧。大伙儿都不容易啊。

强咚咚:是从网络和身边人身上得到启发的,时下的热点和周围的人群能很容易启发到这个共鸣点。

杨雨光:说实话演员是没有这些生活经历的,是编剧过来,一下子生活经验和生活气息就扑面而来。


新京报:此前的话剧训练有对你们参加这个节目起到什么作用吗?


宗俊涛:有很大的帮助,多年的舞台经验磨练了演技,不管在哪个舞台上都不会怯场,因为真正懂得了表演的开关,就比较方便来回切换使用。

强咚咚:本质上对我们来说,节目的呈现方式最直观的就是现场反馈,所以这依旧是舞台剧,感觉自己依旧在舞台上。但我的经验还是不足够的,希望能从两位老师身上学到更多。

杨雨光:信念感和台词处理。


新京报:你们怎么理解“喜剧”?

宗俊涛:喜剧也是剧,还是得演人物,得有逻辑,这样作品才能扎实。喜剧更注重戏剧节奏,节奏打得稳是喜剧的基础。

强咚咚:喜剧从表演上来看是一种对节奏的把控,是表演的基本功,从创作上来说就有多样化了,有各种各样的多元的形式,能够学习的地方还有很多,所幸这个节目能让我接触到很多,我继续努力。

杨雨光:喜剧对于演员来说,至少我来说,可能和我的命运和生活的挂钩越来越深。


新京报记者 刘玮

编辑 佟娜 校对 李立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