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地时间10月21日,美国新墨西哥州首府圣达菲,美国知名演员亚力克·鲍德温正忙着拍摄他的新电影《铁锈》(Rust),副导演戴夫·霍尔斯(Dave Halls)将一把“安全的冷枪(Cold gun)”递给他,但他开枪之后,却发现这把道具枪意外走火。

 

年仅42岁的电影摄影师哈雷娜·哈钦斯胸部中弹而死,导演约埃尔·苏扎则肩部受伤,幸无大碍。

 

当地时间10月22日,鲍德温表示,他对哈钦斯的死感到震惊、伤心欲绝,目前正在与当局合作进行调查。苏扎昨天也在事件发生后首次发声,“我为失去我的朋友和同事哈雷娜感到沮丧。她善良、充满活力、才华横溢,永远都在努力奋斗,永远都在激励我更加努力。”

 

然而这名善良、才华横溢且努力上进的摄影师就此离世的事实无法挽回。当地时间10月22日,李小龙之女李香凝在社交媒体上说道,“没有人应该在电影拍摄现场身亡。”

 

1993年,在电影《乌鸦》拍摄现场,李香凝的哥哥李国豪被处理失误的道具枪击中腹部。他被枪击中后,拍摄并没有停止。直到拍摄结束之际李国豪仍没有站起来,片场的人才意识到枪支出了问题。在8个小时的手术后,李国豪抢救无效身亡,年仅28岁。

 

意外走火在该片场并非第一次

 

据《纽约时报》报道,三位前剧组成员称,在哈钦斯被失手枪杀之前,电影拍摄现场至少还发生了两次意外枪击事件。

 

由于担心影响到之后在电影行业的发展,这些剧组成员都是匿名发声。10月16日,电影拍摄现场便发生过意外枪击事件,至少有一位剧组成员向制片经理投诉。

 

一般在电影制作过程中,有专门负责指导枪支安全使用的工作人员,他们被称为“枪械师”(Armorer)。

 

曾在电影《被解救的姜戈》中担任枪械师的拉里·扎诺夫(Larry Zanoff)介绍,如果电影中出现枪支走火事件,一般来说立马会对枪支进行调查,确认枪支是否有缺陷或者是相关人员处理不当。如果为后者,那么电影制作将加强实行安全协议,而操作人员也将会被禁止使用枪支。

 

但在10月16日电影拍摄现场发生意外枪支走火事件之后,电影制作团队是否对枪支进行了调查,目前外界仍不知晓。

 

然而本周五,电影《铁锈》的制作人(其中也包括鲍德温)在一份声明中则表示,他们并没有被告知安全问题。

 

资料图:亚力克·鲍德温。图/IC photo

 

“尽管我们并没有收到任何关于枪支或道具安全问题的相关投诉,但我们将在电影生产停止的这段期间,对电影拍摄程序进行内部审查。我们将会继续和圣达菲当局合作进行调查,同时为演员和剧组成员提供心理健康相关服务。”

 

根据圣达菲县警长办公室获取的证词,这次意外走火的枪由枪械师汉娜·古铁雷斯(Hannah Gutierrez)负责,她将枪递给副导演霍尔斯,霍尔斯告知鲍德温其为“冷枪”之后又递给了他(“冷枪”为电影行话,指枪没有上弹,包括空包弹)。

 

欧美电影拍摄用的究竟是什么枪?

 

在欧美电影拍摄现场的道具枪范围其实很广,有毫无杀伤力的枪支,也有玩具手枪(Cap gun,这类手枪在开火时会发出声响,枪口还会发出模拟烟雾)。

 

同时还有真枪,或者调整后可以放置空包弹的真枪。在电影拍摄过程中,经常会用空包弹来模仿实枪的效果。BBC介绍道,空包弹仿真效果较好,因为其本质就是特意经过处理的实弹。

 

完整的普通子弹包括最前端的弹头和装载发射药的部分。而空包弹虽然装载发射药,但是没有前端的弹头。当扳机被扣动时,装载正常子弹的枪支中,底火会点燃子弹里的发射药,从而发射最前端的弹头。

 

普通子弹和空包弹结构示意图。

 

而装载空包弹的道具枪扳机被扣动时,会有一声巨响,空包弹中的发射药被点燃而出现闪光,较为逼真,但不会有弹头被发射。

 

尽管没有弹头射出,空包弹也有一定风险。《华尔街日报》分析称,在空包弹射击下,枪前端会发生气体和碎片爆炸,在近距离范围内可以使人受伤。

 

1984年,美国演员乔恩-埃里克·赫克苏姆(Jon-Erik Hexum)在电视拍摄现场,因其延误而感到沮丧。在开玩笑时,他拿起一个左轮手枪,装载了空包弹后往自己的太阳穴上开火。

 

他并没有当场身亡,但是空包弹爆炸的力量使他头骨骨折,几天后,他在医院去世,年仅26岁。

 

据BBC报道,现在某些电影拍摄现场为了使开枪的视觉效果更好,还会在空包弹中增加发射药,使其风险更大。

 

拍摄现场有时候还会用到假弹(dummy rounds),假弹跟普通子弹外形一样,但是没有发射药或其他爆炸性物质。

 

欧美电影行业反思枪支安全保障

 

目前该案件仍存在许多疑点。

 

圣达菲警方仍在对射出子弹的具体类型进行调查,目前仍不清楚为何被射出的子弹拥有弹头。

 

圣达菲警长办公室。图/IC photo

 

一家多年来为电影提供弹药的公司称,他们为《铁锈》提供了空包弹和假弹。而据《华尔街日报》报道,电影行业通用的劳动管理安全委员会的安全条款明确指出,“‘实弹’不能被带入或使用于任何工作室或舞台。”

 

《铁锈》这一电影成本预算低,剧组工作条件此次也受到质疑。《洛杉矶时报》对此事件的报道重点关注了电影制作过程中制片人和剧组成员的劳资与协议纠纷。

 

在上周四这起致命枪击事件发生几个小时前,包括匿名发声的三位剧组成员在内,有6到7名剧组成员因无偿工作和严苛的工作条件而辞职。

 

据美国电影媒体Deadline报道,一名工作人员在私人社交媒体上写道,“我们三周没有收到工资,合同里答应提供的酒店落空,没有得到新冠病毒的防疫保障,枪支安全也出现问题!”

 

欧美电影行业其他人士也对此次枪支的基本安全保障提出质疑。

 

电影《狂怒》和《模仿游戏》的剧组成员Steven Hall表示,当进行子弹射向摄像机镜头这种拍摄时,剧组成员一定会采取安全措施。

 

“如果你处于子弹的射程内,你会戴上口罩,戴上护目镜,站在有机玻璃屏幕的后面,尽量减少相机旁的人数。”他说道,“我实在不理解,为什么这一事件会造成两人受伤的局面,其中还有一人悲剧遇难。”

 

电影行业也有其他人开始质疑,为什么在现代可以利用计算机廉价添加枪击效果之际,我们仍然在使用空包弹。

 

电视剧《东城梦靥》的导演克雷格·卓贝(Craig Zobel)在社交媒体上表示,拍摄现场没有理由继续采用装载空包弹的枪支。

 

电视剧编剧David Slack也表示,“道具枪就是枪。空包弹里也有真正的火药。它们可以伤害或杀死人,这之前也发生过。”他补充道,“没有任何表演或镜头值得(工作人员)冒上生命的危险。”

 

新京报记者 侯吴婷

编辑 张磊 校对 李世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