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24日是程序员节。


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12月,我国网民规模达9.89亿,互联网普及率达70.4%,愈发庞大的网民数量和互联网产业规模催生出大量程序员群体。


在计算机数学中,运行程序的硬件进制是以1024为基础的,1G=1024M ,1M=1024KB,1024因此成为程序员的一个常用数字,因此有人提议把10月24日定为中国的程序员节。


格子衫、牛仔裤、高工资、低情商、加班熬夜、不善表达、技术宅……外界对于程序员的刻板印象或许源自于不解,抑或出于戏谑、调侃,不论怎么说,程序员已经越来越多的出现在生活的各个领域。


10月22日,某招聘平台根据程序员群体的招聘和投递数据等情况发布了《2021程序员群体洞察报告》。其中提到,22-35岁的程序员占比高达87.8%,成为目前程序员群体的绝对主力。


今天,我们找了4位主力程序员来聊一聊。


赵艾米在家工作。受访者供图


做程序员7年,跳槽5次,工资翻了7倍 


赵艾米 女 34岁 芯片设计 从业7年 北京


2014年,我从北京交通大学通信专业硕士毕业后就走上了漫长的“码路”,7年时间里前后工作过五家公司,有国内龙头企业,老资历外企、初创公司,目前在某大厂,我工作的组里19个人,女性2位。


我是个硬件码农,设计芯片的,说的太深奥估计很难懂,讲几个关键词吧:“5G”“硬盘”“NPU(网络处理器)”。


频繁跳槽的原因主要是两个,一个是部门各种调整解散,另外一个就是我想挣更多钱。


和大家以为的差不多,我们这个行业,哪怕不当领导,不做管理,只要技术傍身,收入还算是可观的,跳槽可让收入更可观。今年是我工作的第七年,现在的收入是刚工作时的七倍。


当然,可观的收入就需要可观的时间来换取。我属于阶段性的996,赶上项目紧张难免加班,偶尔凌晨两点到家。但很多时候加班都在节假日,诱人的三薪让你没法拒绝。


做软件的码农就有点可怕了,我身在“双码农”家庭。丈夫老白在另外一个大厂,状态倒是十分稳定,每天都是夜里11点到家,全家只有狗会等着他。但有时候凌晨三四点突然来了个紧急会议,他得睡眼惺忪坐在床上开会,这时候狗都扛不住睡去了。


但我们目前没想过改变现状,还没到要“躺平”的时候。很少有程序员过得华而不实,我周围很多同事都把工资攒下来买了房,哪怕得背上高额贷款,让自己过得像刚毕业的学生一样。我和老白也没白折腾,靠自己努力买了两套房子,这是挺欣慰的事。另外就是养育我们三岁多的女儿,孩子嘛,都是碎钞机。


我们的业余爱好并不烧钱,我最多也就买买化妆品和收藏公司的周边产品,从不热衷于奢侈品,偶尔为家里的毛孩子采购一些。而老白喜欢买奇怪的电脑周边,显示屏开发版、触摸屏或者什么零配件,捣鼓点东西娱乐自己。开发研究一些别人看着很枯燥,但在他眼里却是玩具的东西,比如室内定位导航、能逗狗的小无人机。


程序员老白的“玩具”。受访者供图


我大部分同事都这样,没事儿干找两根电线,几个电容电阻的搭个音响,就可以嗨起来,多省钱。


一个没法反驳的事实是,我们大部人确实话很少,所以我接受采访时,宁愿打字聊天,你让我语音或者打电话,估计只会“嗯、啊”的,不知道是不是长期打交道的计算机语言与人类语言发生了对冲。跳槽这么多次,我拒绝了一些管理者岗位,说话太多,我不擅长,我只愿意安心码好我的代码。


职场压力写在码农们的脸上、头顶上,还有颈椎腰椎上,我身边的70后同事基本每天都贴膏药。


但好在硬件开发对 “老年人”还是相对友好的,当然我指的“老年人”是四十岁以上的,我身边大部分同事都这个年纪。这让我觉得自己还是个小年轻,工作毫无忧虑,现在全球闹芯片荒,芯片是风口产业,猪站在风口都能飞起来,何况我呢。


说实在的,程序员是有“科技改变生活”和“科技改变世界”理想的,除去我们自己的现实生活,我们是在努力为这个行业更好奋斗着的。


但和我同岁的老白快成为工作组里年纪最大的了,他很忧虑,软件技术迭代飞速,所以他每天要看很多技术帖,还会花钱订阅很多技术文章。老白也辗转过几家大厂了,面试时每次能都聊两三个小时,所以跳槽前他要复习三四个月,每天晚上在LeetCode(一个全球IT技术在线学习工具)上刷题,紧张程度不亚于我们研究生期间的专业考试。


老白就是你们想象中穿格子衫的“典型程序员”,压力大、社交差、加班严重,日子枯燥,我们结婚快7年了,“刮胡子的泡沫在哪里”这句话他竟然还问的出口。


我经常吐槽他,“除了码代码你干啥啥不行。”


但老白也有梦想,他打算45岁就彻底告别代码,开个店去,卖啥不重要。


我一直喜欢着我的职业,每次回云南老家,家里人都爱让我修手机,说“信号不好你给看看。”我表面波澜不惊,内心狂笑,“哈哈哈,我给你修?没准儿这bug就是我给你埋的。”


徐皓阳晒出野钓上来的鲤鱼。受访者供图


如果不努力,哪个行业到了35岁都有可能被淘汰


徐皓阳 男 90后 软件开发 从业4年 成都


2020年4月,在北京做了3年程序员后,我结束“北漂”生活回到成都,爱好也从手游变成了钓鱼。


钓鱼这件事是我2020年4月结束了“北漂”后上瘾的,那之前我在北京做程序员3年,前一年半在一家初创的硬件公司做设计,后来去了一家软件公司做人工智能,房子租在公司附近方便加班。下班后的娱乐活动是打游戏以及看视频,视频的内容也是游戏。


我是成都人,研究生也是在成都的电子科技大学读的,老婆也在成都工作,今年国庆节我们刚刚结婚。所以相对于很多从一线城市“退一步”到二线城市的人来说,我做这个决定更容易也更顺其自然。


挺幸运的是,我在成都进入了这家国内头部IT企业,拿到手的工资在两万到三万之间,是在北京时薪水的70%。因为公司离家远,我依旧在附近租房住,但租金只有北京时的20%。


在北京工作的时候,天天晚上9点以后下班,周末也会加班,所以这么一算,多出来的30%的工资不过是用时间换来的。而现在,除非项目紧急,一般情况下加班不多,如果就用工资来衡量我的价值话,并没缩减。


但压力的退减显而易见,所以我才有了放下手机游戏和视频,后备厢里装好钓具说钓就钓的机会。且不说北京近郊不太有这样夜钓的场所,就算有,一坐四五个小时不动地儿,不被干扰,在北京来说也是件奢侈的事。除了钓鱼,回到成都后我还重拾起骑行的爱好。


说来说去,还是能腾出来的时间多了,生活也更舒适了。 


都说程序员的年龄焦虑大,但我现在感觉还好,或许有回到了成都的原因,但最重要的是,我现在的公司内部改革了,给技术人员专门开辟了一个通道。过去做技术很难,一定年龄后如果你还没有干到管理层,是会遇到瓶颈。但现在就算你一直做技术,是个普通程序员,但技术通道内的职级提升依旧能让你的工作得到认可和保障,让人很有安全感。


如果个人不努力,不管哪个行业到了35岁或者更大年龄都有可能被淘汰 ,这个是不是程序员关系不大。现在人们觉得程序员普遍是年轻人,也有一个因素是本身IT产业自中国发展的年头就不长,一个年轻的行业里年轻人多无可厚非。 


我今天(10月22日)运气真不错,钓到两条鱼,一条只有巴掌大,一条大概将近一斤,这重量打破了我夜钓的纪录。


就当是程序员节给自己的礼物了,周末和老婆一起炖着吃了。


周明在位于美国得克萨斯州的院子里开辟了水果蔬菜种植区。受访者供图


相比格子衫、谢顶、996,“技术咖”才是程序员最明显的特征


周明 男 32岁 硬件开发 从业5年 美国得克萨斯州


美国没有这个节日,我在中国当程序员时也不流行过这个节日,我们虽然知道,但并不当回事儿。不知道现在为什么会盛行起来,我感觉程序员很少需要这种“仪式感”的,顾不得这么多矫情事。


我2014年从中科院计算机所微电子专业硕士毕业后,就进入北京一家外企工作,做芯片设计。


那家公司有点像业界的黄埔军校,能让刚毕业的新人快速成长,老人带新人,手把手、不留余地的倾囊相授,后来我自己成为稍资历的“老人”时,也那么去教接下来的新人,公司这方面氛围很好,用技术说话,真的为这个行业培养了不少人才。


相比格子衫、谢顶、木讷、社交恐惧症、996这些标签,我觉得“技术咖”才是程序员最明显的特征。


也是在2014年的时候,网络视频已经发达起来了,但我们这行里能去做技术答疑的大神还基本上没有。我当时业余时间也比较多,没事儿就录制一些技术解析视频,主要就是给业内人答疑解惑和讨论。效果还真的不错,在知乎上小有名气,收获不少粉丝,也经常会被当做专家受邀回答一些问题。


论技术,不是说我能多牛,但也许我真的是程序员中表达能力比较好的那一个。更多的程序员是在低调默默做事,对技术有无限崇高的理想和追求,行业也需要我们不断学习新的东西。


2017年我换了一家公司到了上海,后来有了想“出去看看”的想法,2018年到美国休斯敦大学又读了一个计算机的硕士,毕业后留在了美国继续做程序员,现在在苹果公司做芯片设计,更确切说是在对设计好的芯片进行测评。


会留在美国其实主要就是有了这个不错的工作契机,能积攒经验,又有不错的薪水。如果回国,我能拿到的钱估计是现在的一半。


而且更现实的一个问题是,国内行业的竞争要比美国激烈很多,我不见得能争过刚从学校走出来的二十四五岁的年轻人。他们学习的欲望强,干劲儿足,而且吃苦耐劳,就像是当初的我一样,让即将步入中年的程序员感到非常有压力。


我甚至有担心,如果过几年如果回国,会不会找不到工作。但好消息是,整个行业环境比我出国前好了不少,这是一件特让我高兴的事。


所以留在美国工作,反而是更轻松的选择。我公司里面大龄员工干基层技术工作的非常多,我今年32岁,是组里面最年轻的。而且美国很缺这种人才,所以只要大家肯留下,公司都愿意用。美国的员工也更加稳定,人员跳槽没有国内那么频繁。


苹果也是业界压力比较大的公司了,但我也只是偶尔加班,有大把的时间来生活,在这里我认识了我老婆,她也是中国人,我们周末会约一些华人社区的朋友打打乒乓球,去华人教会认识更多不一样的朋友,最近我又在院子里开始种菜了,豆角、辣椒、葱、蒜……,前两天又栽了两棵小果树,无花果和石榴。

 

你看,不过如此,程序员也没有什么固定标签。


在别人眼里我好像还有点木讷,可是我老婆说,她眼里的我可是“小奶狗”。


顾雨每个月都会抽出时间去骑马。受访者供图


如果以后不是码农了,我要去当马农 


顾雨 男 32岁 软件开发 从业7年 北京 


按照你们的刻板印象,我应该是最不像程序员的程序员了。


我2014年硕士毕业后进入一家外企,做软件开发,今年跳槽到了另一家外企,做的工作类似,我就不具体细说了,听起来不是很好懂。我基本不穿格子衫,我也不加班,别的程序员加班的时间我去做了户外运动。


每个月我会抽一到两周去户外,最多的是骑马,近一点到延庆的官厅水库、野鸭湖附近的马场、时间充裕的话去河北坝上。当然,也不光局限于骑马,登山、滑雪、踢球这些都会有,涉猎范围在一点点慢慢变宽。


这些爱好是从我刚刚参加工作开始的,那时候有了钱,也有了时间,总归要在工作外做些自己喜欢的事儿,这和程序员不程序员没啥关系,我反倒是觉得程序员相对学历高、薪资高,更有条件让生活变得丰富,而不是大家印象里的枯燥。


户外运动经常会有团队性的,除去像踢足球这样的团队合作外,就算是去骑马或者滑雪,总会有一些同伴,大家共同组织出行,我所在的团队里领队也是程序员,


我唯一赞同的外界评价是说程序员表达能力差,看我身边人,确实很大一部分这样,工作上的交流靠技术和代码,没有过多累赘的话,自然就说话机会少了。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在交流方面跟不上,或者甚至呆板,相反,程序员的逻辑思维能力都很出色。


我的同学现在分散在各类型企业中,对比之下,外企真的是环境最为宽松的,倒不是说完全没有人在拼,但最起码你可以选择不那么拼,你有选择的余地,不像很多互联网公司,内卷到所有人被裹进去。


这是我喜欢的氛围,也是我的选择。不加班,当然薪资待遇上和996的程序员有些差距,但如果细究时薪的话我待遇更高些,所以我宁愿在工作和收入间找一个平衡,目前的状态很舒适,所以我跳槽时也更倾向外企。


我待过了两个外企企业文化都很好,对员工会有专门的反歧视线上培训课程,包括种族,性别,年龄这些,所以在整个公司氛围中,年龄这个事儿不会特别敏感,周围40多岁的同事们依旧干得不错。


要说一些忧虑,那应该说来自于工作的本身,技术更新换代的太快,要不停追着前沿的知识跑,过去的经验和技术可能现在就不实用,甚至要完全推翻。而你正在学习新技术的时候,新人们可能已经熟练掌握,对你而言的新技术其实他们在学校就学过。


我就想,我现在还可以有精力体力和动力这么学,但以后呢?还能追赶的动吗?


顾雨参加户外运动的照片。受访者供图


这是现在感觉压力最大的地方。


如果有一天,真的不再想码代码了,我就去做个马农倒是不错。


不过,不断学习的一个好处是,让人一直保持充沛的状态。你问我程序员节会不会让我们对职业身份更加有认同感,我觉得其实不需要,我们对自己以及自己所做的事情还是很认同的。


倒是现在能把10月24日当成一个节日,还被行业外的人关注了,说明程序员队伍真是壮大了,整个行业在社会举足轻重。


你瞧我,膨胀到都敢接受采访了。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均为化名)


新京报记者 张静姝 

编辑 左燕燕

校对 吴兴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