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换首相不到一个月之后,日本政坛面临新的变数。

 

本周日(10月31日),日本将举行大选,选举产生第49届众议院。这是日本45年来首次在众议院4年任期届满后举行的选举,也是新任首相岸田文雄上台以来面临的首次全国性选举。

 

专家分析指出,由于此前安倍晋三政府、菅义伟政府在抗击新冠疫情方面不力,日本民众对自民党领导的政府不满情绪增加。因此,自民党在此次众议院选举中能否保住相对多数的席位、在野党的席位是否会大幅度增加,无疑是本次大选最大的看点。而此次大选结果也将直接决定,上台不到一个月的岸田文雄是否会成为日本“最短命”的首相。

 

焦点1:这次选举有何特殊性?

 

这大概是日本近些年来最受关注的一次大选。

 

今年10月4日,岸田文雄接任上台仅一年的菅义伟,正式成为日本第100任首相。当天,岸田文雄即宣布,将于10月31日举行众议院选举。岸田文雄在正式上任后的首次新闻发布会上称,为获得领导日本政治的授权,尽快举行大选“很有必要”。

 

10月14日,岸田文雄宣布解散众议院。10月19日,日本众议院选举之战正式打响。从解散众议院到投开票仅有17天的时间,创下了日本战后历史最短纪录。

 

日本实行君主立宪制,国会是最高权力机关和唯一立法机关。日本国会由众议院和参议院组成,其中众议院权力大于参议院,且首相一般由众议院中拥有多数席位的政党党首担任,因此众议院选举一般被称为大选。

 

此次日本众议院选举有几个突出特点。

 

辽宁大学日本研究中心客座研究员陈洋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指出,日本国会众议员任期4年,本届议员的任期实际上在10月21日结束,而大选将于10月31日投开票,所以这是一次跨越众议员任期的选举。

 

此外,战后日本众议院选举往往都是提前进行,鲜少有在众议院任期届满之际才举行的。而此次选举是1976年以来首次因众议院任期届满而举行的选举。

 

陈洋指出,与参议院选举有规定的时间段不同,日本首相可以选择一个有利于自身、有利于本党的时间点,提前解散众议院、宣布举行大选,由此其大概率可以获得连任,同时夯实持续执政的根基。

 

岸田文雄刚上台就宣布举行大选,某种程度上也是希望利用这段“蜜月期”以及日本新冠疫情放缓的有利现状,巩固其新政权。

 

当地时间10月21日,日本东京,日本外相茂木敏充在为10月31日大选举行竞选活动。图/IC photo

 

焦点2:岸田文雄能保住首相之位吗?

 

岸田文雄面临的局面并不乐观。

 

10月24日,日本举行了两场国会参议员补选投票,这被认为是一周后众议院选举的“前哨战”。最终,执政的自民党在补选投票中一胜一负。

 

对于雄心勃勃上台的岸田文雄而言,这无疑是一个巨大的冲击。此次举行补选的山口县和静冈县此前的参议员均来自自民党,自民党保住了山口县的席位,但在静冈县落败。

 

陈洋称,山口县一直是保守势力的票仓,因此自民党获胜无可厚非。但岸田文雄两次前往静冈县为自民党候选人声援却最终落败,这释放了一个信号,那就是岸田并未唤起日本民众对新首相、新政府的期待,岸田本人在日本社会的影响力也没有想象中那么大。“这两场补选的结果,将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众议院选举。”陈洋认为。

 

事实上,岸田文雄的首相任期“开端”就并不乐观。日本NHK民调显示,岸田内阁上台初的支持率仅为49%,比菅义伟内阁的支持率低了13%,是十余年来新任首相上台初支持率的最低点。

 

陈洋认为,这主要是因为岸田文雄本人在日本社会知名度有限,因而难以唤起日本民众对新内阁的期待。同时,岸田在很大程度上将延续安倍晋三、菅义伟的内政外交政策,这也使日本民众普遍认为岸田内阁是个“傀儡”,因此也就对其不抱有太大的期待。

 

自民党自2012年连续执政至今,但近两年内换了三位总裁,内部矛盾愈加凸显。受新冠疫情等因素影响,自民党的支持率也有所下降。因此,日本主流媒体普遍预测,自民党在本次众议院选举中的席位将有所减少。

 

“岸田文雄领导的自民党若是不能在此次众议院选举中维持半数以上席位,那么岸田政府今后在推进预算、立法等进程上必将受到掣肘,其执政根基也将被动摇。”陈洋称。但他指出,自民党的执政基础仍然深厚,其他在野党又太弱,因此自民党虽然可能会失去一些席位,但仍有望维持过半席位(233个席位)。

 

日本众议院共465个席位,目前执政的自民党和公明党共拥有305个席位(自民党276个,公明党29个),远超半数。

 

共同社10月27日发布的最新民调也显示,自民党在此次选举中或无法保住276个席位,但自民党和公明党一起应该能赢得超过261个席位,保住执政联盟在众议院的稳定多数地位,从而为今后顺利推进立法议程铺平道路。

 

当地时间10月26日,日本东京,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发表演讲,助阵拉票。图/IC photo

 

焦点3:日本政治不稳定性增加?

 

日本众议院选举实行单一选区制和比例代表制并行的选制。其中小选区289个席位由选民直接对候选人进行投票,得票最多者当选;11个比例代表选区的176个席位则由选民对各政党进行投票,根据得票数按比例给各政党分配议席。

 

在自民党政府支持率下降的背景下,日本在野党试图通过此次众议院选举夺回执政权。据共同社报道,立宪民主党、日本共产党等主要在野党很早就达成一致,通过推举统一候选人等方式,联合起来共同阻击自民党。

 

共同社27日报道显示,目前日本自民党在大约200个小选区领先,大约有70个小选区为激战区,局势存在比较大的变数。在野党联合在50个小选区占据优势,但需要在激战区取得胜利才能增加席位。

 

陈洋分析称,由于自民党长期保持“一党独大”的优势,在野党很早就通过抱团的形式与自民党形成抗衡之势,也即“野党共斗”。

 

“然而,由于日本各在野党的政策理念不尽相同,‘野党共斗’的效果经常大打折扣。”陈洋称,此次选举中日本在野党在一些选区采取了“野党共斗”的模式,预计会取得一定的成果,在一些小选区击败自民党,但这不会对自民党构成压倒性的威胁。

 

NHK 10月25日发布的民调显示,自民党支持率为38.6%,而最大在野党立宪民主党的支持率仅为8%。

 

陈洋指出,这正是日本选民面临的无奈局面——虽然对自民党政府抗疫不力、高官频频爆出政治献金丑闻等不满,但他们并没有太多的选择。“也正是因此,日本近年来国会选举投票率不断下降,日本民众尤其是年轻一代对政治缺乏关注与信心”。

 

日本近年来的投票率堪忧。2014年众议院选举投票率为52.66%,创下了历史最低水平。2017年,投票率也仅达到53.68%,其中20-24岁的年轻选民投票率更是低至30%。分析认为,此次日本众议院的投票率预计仍将保持较低值。

 

《日经亚洲评论》分析称,低投票率事实上对自民党保持执政地位是有利的,因为其在选举中享有结构性优势。上智大学政治学教授中野晃一甚至称,若是此次选举投票率提升至60%以上,在野党可能会赢得更多的席位。

 

当地时间10月26日,日本东京,日本首相岸田文雄为大选助阵拉票。图/IC photo

 

不过,即使岸田文雄安全度过此次“大考”,他的前路也并非一帆风顺。

 

陈洋指出,日本目前的疫情形势并未完全稳定,随着“紧急事态宣言”解除、冬季即将来临,日本社会普遍担心会迎来第六波疫情浪潮。若是岸田文雄无法实现其强化抗疫、重启经济的承诺,那么他也有可能重蹈前任首相菅义伟的覆辙,最终黯然离场,导致日本再次迎来首相频繁更迭的政治动荡期。

 

除此之外,日本明年夏天将举行参议院换届选举,这对于自民党而言也是一个不小的挑战。“若是自民党在参议院选举中失利,那么日本将重现‘扭曲国会’现象,这将导致日本政治迎来新的不稳定期”。

 

新京报记者 谢莲

编辑 张磊 校对 吴兴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