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去近20年,我国酒业经历着巨大的困惑、迷茫和挑战,也进行着蜕变、迭代和升级。


艰难困苦,玉汝于成。白酒行业经过近十年的调整,显现出更加良性可持续的发展态势,“酱酒热”“老酒热”依然是大部分行业人士的共识;啤酒行业竞争加剧,精酿啤酒作为高端啤酒的一个显著分支而“出圈”;近年来年轻消费者和女性消费群体的壮大,也带动了一些酒类新生势力的崛起…… 



酱酒

增势强劲 未来可期


酱酒热是近年来业界的一大热点话题,但面对贵州茅台股价回调,渠道端库存较多,有人发出“酱酒热遇冷”的疑问。另外,众兴菌业、吉宏股份相继放弃收购茅台镇酒企的计划,更是引发无数猜想。


业内大部分观点仍认为,酱酒热的主基调并不会有所改变,中国酒类流通协会秘书长秦书尧在2021天津秋季糖酒会上表示,酱酒热度在持续,增势强劲,并且酱酒产业正在突破升级。


近期酱酒名企仍在增量扩产。10月27日,金沙酒业5000吨基酒扩能项目竣工投产。10月14日,郎酒集团4万吨酱酒产能投产。10月份,贵州醇大股东江苏综艺集团签约赤水河3万吨酱酒扩产项目。


资深酱酒专家、权图酱酒工作室首席专家权图9月份曾公开表示,参考浓香型白酒的产业周期,酱酒这波热潮一定能持续多年以上,目前酱酒仍处在上半场,未来的成长空间还很大。


老酒

优势凸显 热度升温


老酒是行业风口,相关数据显示,2021年国内老酒市场规模将近千亿元,产业化格局基本形成。所谓“酒是陈的香”,在消费者的朴素判断标准里,老酒的品质和价值更高。消费升级趋势下,老酒拥有的广泛群众基础逐渐显现出来。在供给端,企业和组织也持续为老酒市场“加热”。


近期,舍得酒业老酒储备“罗生门”引发各方关注,其恰好触及了业内外对老酒的关注点。另外,酒企在老酒方面也是动作频频,泸州老窖日前启动“老窖老酒醉美还乡”活动;今年7月,由舍得酒业主办的“老酒盛宴”首站在成都开启;今年6月,酒鬼酒旗下两大核心品牌内参酒、酒鬼酒再次发起老酒征集令。


阿里拍卖老酒集市负责人程梁表示,大客户目前是酒商里最重要的销售组成部分,但是随着发展,大客户正在向普通老百姓转移,往C端,包括往B端的分销转移。


啤酒

结构升级 精酿出圈


无论是如雨后春笋般出现在街头巷尾的精酿啤酒吧,还是便利店及商超里越来越多精酿啤酒的身影,都显示着精酿啤酒的火热。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20年,我国全年啤酒产量同比下降7.04%。在业界看来,国内啤酒市场已触及天花板,啤酒企业正在加速产品结构升级,在此背景下,精酿啤酒作为高端啤酒的一个显著分支,迅速“出圈”。


“我国精酿啤酒已进入高速增长期。”中国酒业协会啤酒分技术委员会委员刘俊杰认为,未来5-10年,将以每年50%左右的速度递增,所占市场份额达到啤酒销售总量的10%。工商统计数据显示,仅仅是在三年前,这一赛道的企业还不到2000家。然而2021年,这一数字已经翻了2.5倍。


另外,谋求业务多元化的餐饮品牌和工业啤酒品牌也在布局。今年7月,百威宣布将在莆田新建一家精酿啤酒厂。10月,上市企业乐惠国际在三季报里称“2021年第三季度,乐惠国际精酿业务还在投入期”。


果酒

品类扩张 加速崛起


近年来,果酒凭借健康概念、多元口感、时尚包装、场景营销等优势,迅速俘获了众多消费者,特别是年轻人和女性消费者。


根据相关监测数据,2021年上半年,淘宝、天猫、天猫国际和酒仙网平台的果酒销售额同比激增1626.2%,达3.243亿元。


沉寂多年的果酒为何忽然备受关注?有行业相关人士表示,一方面,年轻消费群体的崛起是不可忽视的因素之一,由于一些年轻人还不太适应入口辛辣的高度酒,所以会选择度数更低、更健康的果酒;另一方面,果酒也满足了年轻人对多元化口味的需求。


随着市场需求的不断增大,青梅酒、蓝莓酒、桂花酒、荔枝酒等果酒品类加速扩张,茅台、五粮液、泸州老窖等众多老牌白酒和江记酒庄等酒业“新势力”纷纷入局果酒赛道,推动果酒品质化、品牌化和标准化进程持续深化,进一步扩大了果酒行业的市场宽度和价值高度。


新京报记者 郑明珠 制图 师春雷

编辑 任冬雪 郑明珠 校对 翟永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