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倍晋三卸任日本首相超一年,但私宅安保开销仍十分巨大。视频/新京报我们视频


据媒体报道,前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最早将于11月11日就任日本自民党内最大派阀—清和政策研究会会长一职,届时清和会的俗称也将从“细田派”改为“安倍派”。

 
“安倍派”的复活
 
战后的日本政坛门阀充斥,门阀和世袭政治构成日本中上层政治舞台的主旋律,而长期执政的自民党更是门阀—世袭政治的渊薮。
 
清和会的前身是成立于1954年,以右翼政治家岸信介为首的“十日会”(岸派);1962年转以福田纠夫为首,改名“党风刷新联盟”,俗称福田派;1979年11月,福田纠夫取中国古籍《晋书·诸葛恢传》中“政清人和”典故,将会名改为清和政策研究会,也就是现在的清和会。
 
安倍晋三的父亲安倍晋太郎出任过日本外相,外祖父岸信介不仅出任过日本首相,更是清和会实际上的开山鼻祖。1979年清和会定名后,因会长为福田纠夫,仍是福田派;1986年福田纠夫引退,安倍晋太郎成为门阀更名后第二任会长,自此至1991年,清和会的俗称就是“安倍派”。
 
2012年安倍晋三第二次出任日本首相前夕,鉴于国内汹涌的反门阀浪潮,他出于“避嫌”、“消毒”考虑退出当时俗称“町村派”因时任会长名叫町村信孝的清和会。
 
由于2014年12月起担任会长的细田博之将于10日就任日本众议院议长,11月9日,清和会高层举行临时会议,提议让安倍晋三出任新的会长。一旦成真,这将是安倍晋三时隔9年重返清和会,更将是“安倍派”这个名称时隔30年后的复活。
 
“造王者”安倍


尽管长期不在清和会正式名单内,但“清和会不管叫什么派、其实都是‘安倍派’”早已是日本政坛共识。安倍晋三即便不在位,仍能对自民党权力结构和日本政局施加强大影响,其“抓手”也正是清和会。
 
一些资深日本政治分析人士认为,安倍有意模仿前首相田中角荣,试图扮演自民党和日本政坛“造王者”的角色。

 

▲10月4日,在日本国会众议院举行的首相指名选举中,自民党新总裁岸田文雄(中)起身致谢。图/新华社


要当“造王者”就必须牢牢掌握清和会这根“魔棒”。考虑到现任党总裁、首相岸田文雄毕竟既非同一门阀、更不是安倍晋三首要人选,“岸田派”即宏池会目前虽实力平平,但毕竟“老资格”在那放着,安倍晋三若不借细田博之“荣升腾位”的台阶让自己走到门阀前台,还着实会有些放心不下。
 
“安倍操盘模式”被唱反调

 

“安倍操盘”尽管在日本舆情民意中越来越多负面评价,但威势犹存,且浸浸然有变本加厉之势。

 
但不利于安倍稳坐“造王者”钓鱼台的因素也在增长。


首先,民调对“安倍傀儡”属性日益明显的岸田文雄投下的不信任票,在某种程度上何尝不是投向“安倍操盘模式”的不信任票?

 

▲2020年8月28日,时任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首相官邸召开记者会,正式宣布因健康原因辞去首相职务。图/新华社


其次,安倍晋三能在20年里呼风唤雨,进退自如,靠的是清和会这根“魔棒”;清和会之所以甘心成为他手中“魔棒”,很大程度上则仰赖其“高贵血统”的加持(安倍晋三的外公岸信介、外叔祖父佐藤荣作曾任日本首相,父亲安倍晋太郎任职期间也被称为日本政坛“三领袖”)。


但此次党总裁推举过程中,地方支部和基层党员、党友的不满已趋于极点,“高级党员垄断话语权”的局面多少已有所松动(否则河野太郎第一轮选举怕都不能通过)。未来这一压力恐会继续增加,即便门阀—世袭政治延续,安倍晋三也未必总会成为唯一含着金钥匙的幸运儿。


刚刚结束的党总裁和议会选举中,诞生了自民党内最年轻的小门阀——一心之会。这个仅有两三名“高级党员”的“迷你”门阀,54岁的会长福田达夫却被自民党推举为党内三大行政职位之一的总委员会主席。这位2004年才从政、2012年才首次当选众议员的政坛新人最大的本钱同样是血统:他是日本前首相福田纠夫的孙子,另一位前首相福田康夫的儿子,而福田纠夫恰是清和会更名后的第一任会长。

 
许多日本政治分析家认为,推举和清和会唱反调的前会长之子出任自民党内高职,是安倍晋三的“忍痛之举”——与其“晾着”福田达夫这样危险的“三世祖”,任由他“拆屋”,还不如好歹给他个官爵,让他有所羁绊。
 
日本议会选举后,《每日新闻》在10月31日的最新民调显示,多达44%的当选议员希望继续追查矛头直指安倍家族的“森友学园案”,甚至执政联盟当选议员中也有为数不少的人支持(自民党当选议员中17%,公明党中35%);支持消费税维持10%现状和支持下调消费税的比例更高达压倒性的96%,支持“婚后各自保留姓氏”的比例高达58%,压倒了反对的21%。上述三项民调,都在高唱着“安倍操盘模式”的反调。


新京报特约撰稿人 | 陶短房(专栏作家)
编辑 | 迟道华
实习生 | 黎志栋
校对 | 危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