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地时间11月10日,日本岸田文雄内阁任命林芳正为日本新外相。日本媒体称,林芳正在美国政界人脉广泛,并担任日中友好议员联盟会长,被认为是“知华派”。视频/新京报我们视频


当地时间11月10日,刚刚宣布组成的第二届日本岸田文雄内阁,任命曾多次入阁的日本众议员林芳正为日本外务大臣。


林芳正是日本政坛著名“知华派”,担任日中友好议员联盟会长,曾多次率领代表团访华。日本外务省官员在欢迎林芳正时说:“不仅是中国,对留学地美国也很了解。林先生了解对于日本外交最重要的两国,是最合适的人选。”


当地时间11月11日,林芳正在其召开的首场记者会上,宣布辞去日中友好议员联盟会长一职,以避免作为外相履职时“不必要的误解”,同时表示与中国建立建设性的稳定关系很重要。


任命“急就章”

林芳正是个经历复杂的“官三代”


日本自明治二年即公元1869年设立外务卿,后定名为外务大臣,也称外相。至林芳正,已是第151任。而此次林芳正的任命,却在某种程度上系“急就章”。


在10月30日举行的日本议会选举中,原任自民党干事长甘利民意外落选,被迫辞职。这也迫使第149任外相茂木敏充不得不紧急“救场”,接任自民党干事长,而其遗下的外相职位则由首相岸田文雄兼任。但首相兼任外相毕竟非长策。


林芳正现年60岁,祖父林佳介、父亲林义郎都曾当选众议员,后者还曾在中曾根康弘和宫泽喜一内阁先后出任厚生相和财政相,是自民党资深政治家。因此,林芳正也可以说是个典型的“官三代”。


林芳正毕业于东京大学法学部,1991年赴美留学,曾先后短暂出任美国众议员银行委员会工作人员、参议员罗斯国际事务助理。1992年休学归国,担任财政部政务次长,翌年重返美国继续学业,旋再返日本,就任众议员政策秘书。


1995年,林芳正在山口县选区首次参加参院选举,经过艰苦博弈最终获胜,此后又连续4次连选连任,至2021年8月16日,才因改参加众院选举而去职。


2008年,林芳正被时任首相福田康夫任命为防卫大臣,但旋即因首相辞职而去职,任职仅1个月零22天;2009年7月2日,被时任首相麻生太郎任命为负责经济财经政策的内阁府特命担当大臣,但自民党旋即丧失执政资格,林芳正仅任职两个月零14天便解任。


安倍晋三再任首相后,林芳正先后两次出任农林水产大臣,两次出任文部科学大臣,但任职时间均不长。其最长连续任职纪录,为第二次出任农林水产大臣,1年9个月零8天。


林芳正学业优秀,自小有“麒麟儿”之称,在参院、选区和同僚中人缘很好,早早就被视作自民党新生代的领军人物之一,被多次看好为“未来首相”。


早在2009年,林芳正就鼓动一批有门阀背景的党内少壮派大造舆论,力推自己为自民党总裁“理想人选”。2012年9月,林芳正竞逐自民党总裁,但初选便名落孙山。


但是,尽管如此“资深”,党内外对林芳正的“差评”也不少。


首先是其“官三代”色彩过浓。林芳正最早出任要职的三电交通是林氏家族企业,政坛生涯之初从美国两次回国出任要职,都是给乃父“打下手”。如担任财政部职务时财相、担任众议院职务时所辅佐议员,都是其父林义郎。甚至,林芳正长期“霸榜”的议员选区,也是从老爹手里继承下来的。


而在任职财政大臣时,被众院预算委员会问及消费税与儿童福利关系问题时,林芳正竟无言以对,遭遇舆论讥讽,也不免令其“麒麟儿”人设蒙尘。尤其是自民党高层近来常见的某些财务瑕疵,林芳正也未能“免俗”。


重用林芳正

岸田想以此压制安倍的逼人气焰



尽管带有“急就章”性质,但观察家普遍认为,岸田文雄选择林芳正有其深意。


林芳正的政治生涯自海外开始,且在参院中先后出任过外交及防务委员会主席、官方发展援助等项特别专员,在自民党内出任过对外经济合作研究小组主席,是公认党内涉外经验较丰富、全面者。


而且,林芳正又非职业外交官出身,不会触及近年来自民党避免从“外务省干部”中遴选外相的“潜规则”。岸田文雄本人是日本战后连续任职时间最长、累计任职时间第二长的外相,完全可弥补林芳正外务省任职阅历空白的短板。


前任外相茂木敏充属于自民党内重要门阀平成研究会(竹下派),和岸田文雄所属的宏池会(岸田派)存在竞争关系,而林芳正则是宏池会新生代中佼佼者,堪为岸田心腹。


以林芳正替换“高升”的茂木敏充,既可提携派系内新生力量,为未来继续冲击首相位置作铺垫,又能加强首相本人和宏池会在未来日本政坛的实力,可谓一举两得。


众所周知,当前自民党内最大派阀——清和会实力凌驾于各派阀之上。尤其是刚刚回归清和会并就任会长的前首相安倍晋三咄咄逼人,俨然当年田中角荣“造王者”气势,令岸田文雄这个“弱势首相”宛如芒刺在背,且政策、人事动辄受其牵制,不免“傀儡首相”之讥。


而林芳正父子两代和安倍父子两代关系紧张,先后在山口县选区缠斗数十年,且胜负相当,林芳正甚至被舆论视为安倍“眼中钉”,重用林芳正既可压制一下安倍的逼人气焰,又可在党内外彰显新首相的“独立性”。


此外,宏池会历史上曾经分裂,前任会长古贺诚与岸田文雄不免芥蒂,却与林芳正父子关系莫逆,重用林芳正也有弥合门阀内部裂痕的良苦用心。


由于此前的日中友好议员联盟会长一职,且曾公开表示“充分了解中国比不了解要好”,任职参议员期间也多次表示“日中关系很重要”, 林芳正被一些人称为“知华派”“亲华派”,清和会等派系政治家甚至以此为由反对其出任外相。


这也迫使林芳正发表“我是知华派不是媚华派”的声明,来撇清关系。而中国国内一些人士则希望,一个“亲华派”出任外相,有助于扭转近年来中日关系的负面走向。


但纵观林芳正此前履历,直接“涉华”的经验其实并不多,起码远逊于其“涉美”经历。而其在日中友好议员联盟内的“强势存在”,很大程度上是“世袭”其父林义郎的结果。


林芳正此前诸多“亲华”言论,在某种程度上也是“角色担当”,即身为日中友好议员联盟成员和议会议员的“角色台词”。如今角色变化,林芳正的“台词”甚至立场自然也会相应改变。


不仅如此,如前所述,首相岸田文雄有着丰富外相经验,而安倍一系又具备党内外重大影响力,在这种大环境下,身为外相的林芳正究竟能在外务政策方面发挥多少个人能动性,也要画上一个大问号。


新京报特约撰稿人 | 陶短房(专栏作家)
编辑 | 何睿
校对 | 陈荻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