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全球电竞运动领袖峰会上,王者荣耀女子公开赛确认举办。受访者供图


由《王者荣耀》官方举办的2021王者荣耀女子公开赛已经结束了4场城市分站赛的对决,受疫情影响,年度决赛推迟到12月中旬举办。作为《王者荣耀》的首个女子独立赛道,公开赛完全摒弃了此前女子赛中的娱乐元素,采取职业选手+素人,线上+线下的全新模式。


接受新京报记者专访时,王者荣耀女子公开赛赛事负责人陈航称,本次赛事无论报名人数,还是选手表现,都远超预期。未来,女子公开赛将会持续举办,为更多心怀电竞梦的女孩提供人生的另一种可能性。 


王者荣耀女子公开赛赛事负责人陈航。受访者供图


筹备

做真正的女子电竞赛事


新京报:举办王者荣耀女子公开赛的初衷是什么?

陈航:作为一款国民级游戏,《王者荣耀》拥有上亿女性玩家。同时,在KPL(王者荣耀职业联赛)等赛事中,女性观众的占比也相当大,面对数量如此庞大的女性用户群体,我们的办赛初衷就是为所有热爱王者的女性玩家打造一个展示自己的平台,为喜爱电竞的赛事观众提供一个感受女子电竞力量的机会。就像我们比赛的slogan(口号)“绽放新力量”一样,可以努力绽放,也可以驻足欣赏。


在电竞入亚,《王者荣耀》确认成为正式项目后,我们也有了更长远的目标:助力《王者荣耀》的女选手们,让她们未来也有机会踏上国际赛场,为国家荣誉而战,那这次比赛就是一个开端。


新京报:从官宣办赛到正式发布比赛信息,间隔了较长一段时间,中间发生了什么?

陈航:从6月中旬,腾讯互娱天美电竞中心总经理张易加在全球电竞运动领袖峰会上对外宣布要办女子赛的消息,到8月18日开启报名的两个月,我们反复推敲了赛事的整体规划,同时也在积极与赛事联合主办单位中国文化管理协会电子竞技管理委员会,以及直播平台等合作方讨论、洽谈赛事相关的事宜。因为考虑到是全新的独立女子赛事,所以我们希望能把办赛思路考虑得足够完善,再公之于众。


新京报:赛制和赛程的设置是出于哪些方面的考虑?

陈航:确定摒弃以往综艺节目的形式,改做真正的女子电竞赛事后,我们一直考虑要用怎样的思路办赛。经过多轮讨论,最终确定设立多个分站,线上与线下赛事结合,并参照网球、高尔夫依靠分站累计积分进入总决赛,以及职业及素人选手均可参加的公开赛性质。这样的决定综合考虑了潜在参赛群体的情况。


首先是职业俱乐部,由于此前女子赛事的匮乏,不论是俱乐部还是其选手,都需要更多比赛来适应赛场节奏,检验训练成果,同时加大面对用户的曝光,这是未来完成俱乐部良性商业循环的第一步,也是最关键的一步。多个分站且可以重复参赛,就意味着俱乐部间的对决将会在赛年内发生得更加随机且频繁,再加上每场比赛都关乎总决赛,每一站又能决出不同的冠军,创造出不同的故事,这些“新仇旧恨”还将在年度总决赛阶段发生更猛烈的碰撞,这也能在最大程度上增加赛事的看点。


其次是来自玩家群体的素人选手,或是直播平台的主播们,她们通常有着自己的学业或事业,因此我们也在赛制和赛程的设置上,最大程度降低她们的参赛门槛——前期以线上赛的形式进行,如果有实力打进16强,就能来到线下赛场,与职业选手同台竞技,感受和KPL同一设备规格的专业电竞赛事。4站分站赛后,上海交大、武汉大学等高校的学生队伍,二胎宝妈、银行职员的姐姐队伍,这些参加完比赛后又返回校园及工作岗位的选手们,也更加证实了我们的设想。


武汉站比赛结束后,工作人员合影。受访者供图


新京报:城市分站赛为何选定北京、武汉、上海及成都4站? 

陈航:城市的选择基于两个因素,首先是地理位置,四座城市分别位于华北,华中,华东和西南,覆盖了大半个中国,是希望让大部分地区的选手都有机会到线下感受电竞赛事的魅力。其次是电竞氛围,由于第一年办赛,我们也希望落地线下的赛事能够有足够热情的观众到场观赛,而这四座城市的电竞氛围都非常浓郁,也是KPL地域化版图的重要据点,和地域化俱乐部进行的联动,能够更好地提升赛事的影响力。


新京报:赛事筹办中有出现哪些意料之外的问题?

陈航:基于以往的办赛经验,出现的问题既在意料之外,但也都是情理之中。最核心的是市场对女子赛事的观望态度。在初期,品牌方对于是否赞助、合作,甚至女子电竞是否是伪命题都打着极大的问号,但由于是首次办赛,没有观赛数据和用户反馈的佐证,确实给我们造成一定的困难。


不过,4站分站赛后,目前女子赛的可行性和观赛基础得到了正向的反馈,已经有不少主打女性市场的品牌在和我们进行商业合作的接洽,希望能达到双赢的效果。


惊喜

想不到是十个女生在打比赛


新京报:对参赛选手有何硬性要求?前期报名情况如何?

陈航:虽然参赛选手数量的增加意味着办赛成本的增加,但为了让更多女性玩家可以感受电竞赛事的氛围,对于参赛选手唯一的硬性要求就是必须是年满18周岁的女性。


在城市分站赛阶段,平均每站报名选手都接近2000人,即使去除被系统及赛前视频验证二次审核剔除的男性及未成年选手,报名选手的整体数量也还是远超我们的预期。


新京报:选手们表现如何?

陈航:开赛前,我们很担心女子赛事观赏性会与男子职业赛事有过大的差距,所以,在前期分站赛阶段我们是无ban位的全局BP(扳选)模式,意在鼓励选手合理地拿出自己的绝活英雄。但经过这两个月的比赛,我们发现女选手的英雄池比我们预想的要深得多,“乔离”、“弹弓”这类KPL常见体系,在女子赛的对局中也有极高的出场率。同时参赛队伍中也不乏巅峰赛全国前十、多国服法师、国服大乔、国服苏烈、八十段打野这样的优秀选手。


女子公开赛线下赛吸引了不少观众。受访者供图


新京报:印象最深刻的是哪场比赛?

陈航:很难取舍,有三场比赛都让我记忆深刻。第一场是上海站决赛,FIRE战队3比2战胜两连冠的RE-Girls。这场比赛中,两支队伍打出了女子赛历史上第一个五杀、第一次巅峰对决,是目前为止对局质量最高的比赛之一。如果抹去选手ID,只看局内画面,很多人想不到是10个女生在打比赛。


第二场是成都站决赛,最后一小局,RE-Girls在落后一万经济、三路高地被破的情况下,齐心协力完成了绝地反击,她们的表现很好地展示了女性选手在赛场上的韧性,也诠释了电子竞技的魅力。当时,不少线上观赛的用户都表示从来没想到看电竞比赛能激动到流泪。


第三场是北京站16进8,爱玩且有手战队选手接受采访时表示,是因为这次比赛,才让她们有机会,第一次坐飞机,第一次来到祖国的首都北京。这段描述给了我很大冲击,让我们更加坚定需要为素人队伍提供合理的参赛机会。因为电竞之于她们,或许有时候能成为突破生活边界的勇气。


新京报:在比赛中,发现女子电竞选手或队伍存在哪些问题?

陈航:我们也一直跟参赛选手以及俱乐部沟通。从俱乐部角度看,女子电竞选手整体管理难度更大,一方面是客观生理因素,如生理期带来的制约,另一方面是主观情绪化造成的训练状态的波动。对于素人队伍,就是主玩打野的选手太稀缺,多数队伍的打野位都是由其他分路临时补位,这在一定程度上制约了素人队伍的实力。


同时,女性爱好者参加电竞赛事时,需要面对的来自家庭、学校、工作单位,甚至社会看法的阻力都要相对更大一些。


女性选手也能打出高质量比赛。受访者供图


憧憬

女子赛事也会打进万人体育馆


新京报:你认为这次比赛有何意义?

陈航:最直观的意义是为热爱王者的女性用户提供了在电竞领域展示女性力量的机会。职业选手可以向着最高荣誉拼搏,人气主播可以借着比赛为自己正名,普通玩家可以和顶级高手切磋,体验完全不同的人生经历,同时也是告诉电竞行业,告诉社会,女生照样也能打电竞。


更长远意义的话,则是希望能够帮助女性选手,在未来电竞入奥,甚至王者入奥的那一天,她们也可以名正言顺地站在世界最高舞台,为国征战。


新京报:未来,女子公开赛会像KPL一样持续举办下去吗?

陈航:既然我们瞄准的是未来让女选手有机会为国争光这样的长远目标,那女子公开赛一定会像KPL一样持续举办下去。


就像2016年第一届 KPL,就在上海花园路的影棚里进行。当时谁也想不到未来KPL能在上海梅奔中心,或是北京五棵松这样的场馆举办。同样,虽然在女子公开赛道只是刚刚起步,但以天美电竞中心的电竞赛事制作能力,赛事团队的办赛经验,结合腾讯“小步快跑,试错迭代”的产品思维,我相信王者荣耀女子公开赛不仅会像KPL一样持续举办,而且也会有打进万人体育馆的那一天。


新京报:对想要成为职业女子电竞选手的女孩们有哪些建议?

陈航:三思而后行,谋定而后动。当然,这不是官方劝退,而是希望大家在开始追逐梦想之前,先对选择这条路要承受的压力和付出的汗水有足够清晰的认知,当你足够确定内心的声音时,请勇敢地绽放你的新力量,相信属于女子电竞的春天,一定在不远的未来。


新京报记者 赵雪

编辑 张云锋 校对 陈荻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