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地时间11月21日,苏丹军方与此前遭解职的过渡政府总理阿卜杜拉·哈姆杜克达成协议,恢复哈姆杜克的职务,并由他牵头组建新的过渡政府。

 

约一个月前,10月25日凌晨,苏丹军队包围哈姆杜克的住所将其扣押。随后,苏丹军方最高指挥官阿卜杜勒·法塔赫·布尔汉宣布,苏丹进入国家紧急状态,解散主权委员会和过渡政府,解除所有州长的职务。

 

近一个月来,苏丹首都喀土穆等地多次爆发反对军方的示威活动,抗议者和安全部队发生冲突,先后有多名抗议者死亡。

 

当地时间2021年11月21日,苏丹首都喀土穆,民众举行示威活动。图/IC photo

 

哈姆杜克与军方达成协议并未平息示威活动。有的示威者更是斥责哈姆杜克“出卖革命”。同时,苏丹国内的主要非军方政治势力“自由与变革联盟”宣称不认可哈姆杜克与军方签署的协议,并呼吁继续抗议。

 

被扣总理与军方签署协议

 

经过数周的谈判,一度遭军方软禁的哈姆杜克得以官复原职。

 

11月21日,在苏丹国家电视台的直播镜头下,布尔汉和哈姆杜克在苏丹总统府共同签署协议。根据协议内容,哈姆杜克将出任新过渡政府总理,组建并领导一个由技术官员组成的新内阁。协议内容还包括释放军方扣押的政界人士;继续以2019年签署的“宪法宣言”为政治过渡的基石;调查近期示威中的伤亡事件等。

 

哈姆杜克表示,他同意签署这项协议是为了防止出现更多人员伤亡。“苏丹人的血是宝贵的。让我们停止流血,让年轻人把精力投入建设和发展。”

 

在签字仪式上,布尔汉站在哈姆杜克身边,表达了对哈姆杜克的感谢,并承诺将举行“自由和透明的选举”。“他(哈姆杜克)一直对我们很有耐心。”布尔汉说。

 

哈姆杜克接受半岛电视台采访时表示,这项协议允许他完全自由地组建内阁,“新的过渡政府将主要专注于政治过渡。”根据政治过渡计划,选举将在2023年7月之前举行。

 

据路透社报道,联合国对苏丹军方和哈姆杜克达成的协议表示欢迎;美国、英国、挪威、欧盟、加拿大和瑞士等对哈姆杜克复职表示欢迎,并在一份联合声明中敦促苏丹军方释放其他政治犯。

 

当地时间2021年11月21日,苏丹喀土穆,苏丹军方领导人与先前遭解职的过渡政府总理阿卜杜拉·哈姆杜克签署协议。图/IC photo

 

法新社称,虽然哈姆杜克可以重新领导过渡政府,但目前尚不清楚这个由技术官员组成的过渡政府会有多少实权。

 

英国《卫报》称,由于军方仍然控制着该国的过渡委员会,新内阁的很多事务实际上需要得到布尔汉的批准。

 

协议达成,抗议继续

 

自从10月25日苏丹军方解散过渡政府后,大量苏丹民众对军方行动不满,走上街头抗议示威。

 

路透社11月21日援引苏丹医生中央委员会的说法称,在近一个月的示威活动中,已有41名平民在冲突中死亡。据德国之声报道,就在签署协议的当天(11月21日),一名16岁的青少年在示威活动中头部中弹身亡。《卫报》称,苏丹安全部队对抗议人群使用致命性武器。苏丹警方则多次声明没有对示威人群动用枪支。

 

11月21日苏丹军方与哈姆杜克达成的协议并没有平息街头的示威活动。

 

据德国之声报道,哈姆杜克复职的消息传出后,有多名目击者看到人群在苏丹首都喀土穆的市中心、卡萨拉州和阿特巴拉市等地示威。

 

另据路透社援引一名目击者的说法称,21日,有数千人在喀土穆游行示威,游行队伍不断向总统府推进,安全部队使用催泪瓦斯驱散接近总统府的人群。在协议宣布后,抗议者高呼,“哈姆杜克出卖革命”。

 

“哈姆杜克让我们失望了。我们唯一的选择就是上街。”路透社援引一名抗议人士的说法称。“我对这个协议非常失望,那些被杀害的人怎么办?”另一名抗议者称。

 

哈姆杜克曾经被视为苏丹抗议运动的英雄,现在却成了许多抗议者眼中的叛徒。苏丹一个主要的抗议组织称哈姆杜克的行为是“变节”。

 

哈姆杜克背后政治势力不答应和解

 

哈姆杜克和军方“和解”了,背后支持哈姆杜克的政治势力没有答应。

 

“自由与变革联盟”是苏丹主要的非军方政治势力。10月25日军方扣押哈姆杜克后,“自由与变革联盟”宣布支持哈姆杜克,反对军方解散过渡政府。街头示威者中有不少是“自由与变革联盟”的支持者。

 

德国之声称,自从推翻巴希尔政权以后,以布尔汉为首的苏丹军方和该国非军方政治势力就一直存在冲突。2019年4月,苏丹军方推翻巴希尔政权,成立过渡军事委员会管理国家。同年7月,苏丹过渡军事委员会与“自由与变革联盟”签署协议,双方共同组建过渡时期的治理机构“主权委员会”。

 

好景不长。以“自由与变革联盟”为代表的苏丹非军方政治势力要求全面实行文官统治。苏丹军方则认为政治过渡进程出现了偏差。在解散过渡政府后,布尔汉称,军方的行动不是政变,而是试图“纠正政治过渡”。

 

《卫报》称,苏丹一直面临严重的政治不稳定,军方试图加强控制,非军方势力试图反抗。

 

就在布尔汉和哈姆杜克签署协议后,“自由与变革联盟”发表一份措辞严厉的声明称,该组织不认可任何与军方达成的协议;该组织重申反对与军方建立任何新的政治伙伴关系;该组织认为应该将政变者绳之以法。“我们重申我们此前明确宣布的立场,对于政变者,没有谈判、没有合作、没有合法性。”“自由与变革联盟”宣称。

 

同时,“自由与变革联盟”指责哈姆杜克为政变提供了政治掩护,签署该协议是“非法和违宪的”。

 

《卫报》援引接近哈姆杜克的知情人士的说法称,哈姆杜克与军方的这笔“交易”是为了停止流血,但是“自由与变革联盟”反对任何与政变者的谈判,他们呼吁抗议活动继续。

 

德国之声援引分析人士的说法称,哈姆杜克与军方签署协议让他失去了很多可信度,使他在政治上处于相当孤立的状态。

 

路透社称,军方和非军方势力的紧张关系能否得到缓解,军方在此后的政治过渡中扮演何种角色,这些都是哈姆杜克复职后需要面对的难题。

 

新京报记者 陈奕凯

编辑 张磊 校对 刘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