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一种名为“加拿大一枝黄花”的植物登上热搜。生态杀手“毒王花”,“我花开处他花杀”是其真实写照。目前,我国超过10个省份已发现这类入侵植物的身影,多地对其进行“围剿”。


图片来自微博截图


花形繁茂、色泽亮丽的加拿大一枝黄花为何是“生态杀手”?全网“通缉”一株植物的背后,我国正在经历怎样的外来物种入侵风险?


加拿大一枝黄花是哪来的?为何被“全网通缉”?


超10省份发现加拿大一枝黄花。

新京报动新闻


“加拿大一枝黄花”叫花却不是花,是菊科大家族中一枝黄花属的多年草本植物。19世纪二三十年代,加拿大一枝黄花成为观赏花卉中的“舶来品”,因其色泽亮丽的花形被引入国内,那时没人注意到,这枝“花”有着非常的生命力,在放任其生长后,“黄花开处百花残”。长期关注外来入侵植物分布及危害情况的北京植物园研究员马金双说,加拿大一枝黄花近十年来呈现加速繁殖情况,分布广泛,在秋冬季往往成为困扰华东地区的“恶性杂草”。


图片来自IC photo


因其耐寒、耐旱、种子数量巨大的特点,加拿大一枝黄花成为“一枝黄花”属内的“霸王花”;在温暖适生的气候下,平均每株加拿大一枝黄花拥有1500多个头状花序,每个头状花序中又能平均长出10-15个种子,种子的发芽率为43%。粗略估算下来,一株加拿大一枝黄花,一个生长季可以产出2万多粒种子,随风飘散之下使其极易大范围繁殖扩散。


此前,加拿大一枝黄花已被列入了《中国外来入侵物种名单》(第二批)。



图片来自《中国外来入侵物种名单》(第二批)


我国超10省份发现加拿大一枝黄花

有你的家乡吗?


目前,加拿大一枝黄花在我国长江中下游地区的分布最为集中,在华东、东南以及华中地区,包括浙江、上海、河南、安徽、湖北、湖南、江西等地都已经形成一定的危害。多地已发布公告严查此类入侵植物。


图片来自@人民日报


近日,加拿大一枝黄花正值盛花期,西安、武汉、成都等多地发现了它的踪迹,其中河南新乡等地为首次出现。武汉市蔡甸区索河镇村民称,加拿大一枝黄花和农作物争肥料,已经造成了农田的减产。近日,武汉市农业农村局等8部门联合召开“加拿大一枝黄花”防除工作会议,要求在11月20日前完成农田、道路、风景区等全市地面上的防除任务。


华中师范大学生命科学学院的刘胜祥教授,是那个拉响 “入侵警报”的人之一。10月22日,他在武汉市江夏区进行野大豆资源调查时,发现了一片长约2公里的加拿大一枝黄花群落,“沿着一条正在建设的高架桥边的水沟,呈现疯长态势。”


武汉市蔡甸区李集村一片荒地中生长的加拿大一枝黄花。新京报记者 吴梦真 摄


这引起了刘胜祥的警觉。研究植物资源与生态评价四十余年,他深知任由这种恶性杂草蔓延会造成何种影响。在此后几天的野大豆资源调查中,他便时刻留意着这种恶性杂草的分布情况。“11月1日,我们到十堰市。我发现,原来一直没有加拿大一枝黄花的十堰市,竟然也出现了这种植物。”


武汉市农业农村局相关负责人告诉新京报记者,当时,湖北省城市留言板上已经有一部分留言,再加上华中师范大学刘胜祥教授的反馈,很快省里就下了批示,要抓起加拿大一枝黄花的防治工作。


11月10日,武汉市农业农村局等8部门联合召开了加拿大一枝黄花防除工作会议,要求在11月20日前完成包括农田、道路、风景区等全市地面上的防除任务,并号召武汉市民若发现加拿大一枝黄花,拨打农业农村局的热线电话举报。更多阅读《“加拿大一枝黄花”的武汉中场战事》


北京是否有加拿大一枝黄花?针对这一问题,新京报记者采访了北京市园林科学研究院总工程师赵世伟,他表示,此前有人曾在奥森公园看到过加拿大一枝黄花。不过以往大家一直认为其在北方过冬能力比较差,所以繁殖能力不强,传播起来慢。更多阅读《加拿大一枝黄花何时引入中国?有何危害?专家解答》


发现加拿大一枝黄花应该怎么办?


公众对加拿大一枝黄花等外来入侵物种应理性看待,不必过度恐慌,更不要妖魔化。新京报梳理了一份“围剿”攻略:


  • 发现立即上报


按照属地管理原则,可就近向发现区域所在的行政区电话咨询,提供线索。


  • 物理手段:挖除根茎


在加拿大一枝黄花果实成熟前对整个居群进行人工铲除清理,应彻底挖除其地下根茎,防止宿根再生。


  • 化学手段:喷洒化学除草剂


剪割之后,通过喷洒化学除草剂的方式来消灭加拿大一枝黄花的居群。


近几年,我国还被哪些外来物种入侵?


其实,并非所有的外来物种都是入侵生物,比如玉米、土豆、葡萄等都是外来物种。但当外来物种的存在已经直接危害本土生态系统和生物多样性时,这时候它们就成了入侵生物。


此前,生态环境部发布的《2019中国生态环境状况公报》显示,全国已发现660多种外来入侵物种,71种对自然生态系统已造成或具有潜在威胁并被列入《中国外来入侵物种名单》。加拿大一枝黄花就被列入了《中国外来入侵物种名单》(第二批)。


江西省宜春市上高县新界埠镇洲上村,村级河长和村民在打捞锦江上的水葫芦,清理河道。

图片来自IC photo


外来入侵生物对华南地区的园林植物造成的损害十分严重,例如危害苏铁的曲纹紫灰蝶幼虫、危害刺桐的刺桐姬小蜂、危害棕榈科的椰心叶甲,还有危害农田或草坪的红火蚁等,都会对大家的生活和健康产生很大的影响。


赵世伟称,如今大家的环境保护意识越来越强,也逐步认识到,以往特意引入中国的植物可能会带来危害。他举例说,以往部分沿海滩涂环境不佳,盐碱地上不长植物,有人专门从国外引进耐淹、耐盐的大米草。结果大米草一度疯长,在滩涂上长得满满的,影响了原生的植物,此后又逐步开展了清除计划。


外来物种入侵是全世界面临的问题,比如水葫芦在世界各国造成了河道阻塞、破坏水生生态系统的影响。赵世伟提到,中国的植物也有到国外后快速生长的例子。比如有三片叶子的葛藤外观漂亮,被引到国外做垂直绿化。葛藤生长能力也很快,但在中国,经常有人挖葛藤根制作葛粉食用,但外国不讲究食用葛藤根,葛藤会快速爬到树上遮蔽阳光,导致其他树木的死亡。


资料来源:人民日报、新京报此前报道


编辑 马浩歌  校对 杨许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