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25日,为庆祝现代奥林匹克运动发展129周年,“《奥林匹克宣言》——美丽的奥林匹克文化长卷Ⅲ”(以下简称“长卷Ⅲ”)发布。据介绍,在国际奥委会指导支持下,首都文明工程基金会和《文明》杂志社联手有关机构联合推出长卷Ⅲ。

 

此外,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在为长卷Ⅲ撰写的序言中,首次明确解答了现代奥林匹克运动从哪里来、到哪里去两个问题:现代奥林匹克运动的起点是《奥林匹克宣言》;国际奥委会最核心的理念为“体育运动让世界变得更美好”。这次发布活动上首次明确了11月25日成为开创现代奥林匹克运动纪念日。

 

奥林匹克运动已经有百年历史,冬奥会都第24届了,为何至今才首次确定现代奥林匹克运动的起点?长卷Ⅲ有什么特别之处?起到了什么作用?《文明》杂志社社长兼总编辑娄晓琪解答了上述疑问。

 

11月25日,北体大奥运(世界)冠军代表与汇文中学学生共同朗诵《奥林匹克宣言》选段。新京报记者 王景曦 摄

 

“今天发布的内容将载入史册”

 

新京报:奥运会已经有百年历史,也即将要举办第24届冬奥会,为什么现在才确定奥林匹克运动的起点?

 

娄晓琪:其实很多人都不太理解奥林匹克运动的起点在哪儿,国际奥委会这次正式明确了时间地点。1892年11月25日,现代奥林匹克之父顾拜旦在法国巴黎发表了《奥林匹克宣言》,将奥林匹克运动源头的古希腊文化与现代文明完美结合,续旧立新,创新出现代奥运理念,现代奥林匹克运动由此诞生。

 

过去奥林匹克在发展的时候,这一届办了,下一届怎么办,大家没有想那么多。1996年,国际奥林匹克运动100周年的时候,国际奥委会意识到我们未来还要走很多年,还要走100年、200年,这时就开始思考,奥林匹克到底是为什么发展的?

 

确定奥林匹克运动的起点,也要经过研究和论证。随着研究,奥林匹克运动也在迅速发展,这就出现一个问题,奥林匹克运动越来越精英化,越来越脱离民众和青年。国际奥委会知道,要回归奥林匹克的本源。这一次巴赫主席在序言里边特别清楚地在第一段就强调了两点——现代奥林匹克的起点是《奥林匹克宣言》,愿景就是体育运动让世界变得更美好。

 

之所以今年才宣布,是因为在过去《奥林匹克宣言》的版权不在国际奥委会,直到去年,法国达马侯爵把版权捐给了国际奥委会。其实早在2008年,也是在经过国际奥委会罗格主席和版权所有人达马侯爵同意后,《文明》杂志社才在全球首次出版发行了《奥林匹克宣言》。

 

今天是奥林匹克历史上第一次庆祝奥林匹克发展的纪念日,所以今天发布的内容是要载入史册的,是世界奥林匹克发展的一个重要节点。

 

未来学校体育将是奥林匹克运动发展的重要层面

 

新京报:11月25日上午,多位北体大奥运(世界)冠军代表与汇文中学学生在汇文运动场一起上了一堂体育课,这和11月25日成为开创现代奥林匹克运动纪念日有什么关系?

 

娄晓琪:2021年11月25日是一个特殊的日子,这是国际奥委会明确《奥林匹克宣言》是奥林匹克起点后的第一个奥林匹克运动纪念日。事实上,奥林匹克运动发展至今,不仅仅有奥运会,已经是全方位的奥林匹克运动体育,从学校体育、社区体育、城市体育到奥运会。这次发布活动,我们选择在北京汇文中学举办,是因为它和奥运结缘将近百年,中国奥运第一人刘长春在第一次代表中国参加奥运会的时候,训练和备战就是在汇文中学的运动场进行的。

 

另外,2008年《奥林匹克宣言》的全球首发是在北京体育大学。所以今天纪念日的庆祝,我们选择了一个大学、一个中学,这实际上也反映了中国奥林匹克教育的核心体系,也是世界奥林匹克发展的中心内容:奥林匹克发展关键在青年,关键在学校。

 

因此在这个特殊的日子,我们首先要强调学校体育。世界冠军和中学生在这个特殊的日子一起上了一堂体育课,这在奥林匹克历史上是有价值的,标志着奥林匹克发展和学校体育的融合,未来学校体育将是奥林匹克运动发展的重要层面和结构主体。

 

11月25日,多位北体大奥运(世界)冠军代表与汇文中学学生在汇文运动场一起上了一堂体育课。新京报记者 王景曦 摄

 

奥林匹克教育,不仅仅是增强人的体质,也是培养人的心智,使内心、身体共同健康。所以我们选择在这里、以这种方式举办庆祝活动。

 

新京报:北京作为“双奥之城”,对奥林匹克的特殊价值在哪里?

 

娄晓琪:百余年的现代奥林匹克运动历史进程,诞生了奥林匹克文化创新发展的三座重要城市——古代奥林匹克文化发源地希腊雅典、《奥林匹克宣言》发表地和国际奥委会创始地法国巴黎、世界第一座“双奥之城”中国北京。

 

在北京成为“双奥之城”之前,夏季奥运会和冬季奥运会是两条平行线,包含的是完全不同的运动,承办的城市和国家也没有交集。直到北京成为“双奥之城”,才把奥林匹克的两个核心运动体系——冬奥和夏奥连接在了一起。从北京成为“双奥之城”开始,希腊雅典、法国巴黎、中国北京,这三个城市形成了连接全世界办过奥运会的23个国家和43个城市的整体概念。

 

奥林匹克运动100多年的发展历程,就是实践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一个典型范式。

 

奥林匹克在北京发展,不仅是对中国、对北京有所促进,国际奥委会也曾明确强调,中国文化和世界文化相融合,丰富和发展了奥林匹克文化,为推动奥林匹克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

 

奥运与春节相遇是难得的世界文明缘分

 

新京报:据介绍,长卷Ⅲ结合“奥运+春节”内容进行了创新,为什么要把春节和奥运联系起来?

 

娄晓琪:2022年北京冬奥会恰逢中国最大的节日——春节。奥运与春节这两大节庆盛典的相遇是两千多年东西方文明相向而行难得的世界文明缘分。

 

春节是一个特别大的节日,全世界有将近20亿人参加。可能很多人没有注意到,奥林匹克运动会也是一个世界性的节日,它通过互联网、电视等各种媒体传播,成为了具有世界范围影响力的节日。奥运会是全世界青年人团聚的一种盛会,一种交流和展示青春魅力的节庆。奥林匹克和春节一样,本质上是一样的,都是对美好的期待。

 

节日的作用就是要人们团结在一起共同克服困难。比如我们现在面临的疫情,是非常大的危机,全世界要共同面对才能解决未来发展中会遇到的各种问题。

 

在长卷Ⅲ中,展示春节的同时,我们也展示了23个办过奥运会的国家、43个奥运城市的节日。因为历史民族特色、地理特色和发展结构不同,每个节日的形态表现也不同,但核心是一样的,都是期盼美好、向往美好,然后大家克服困难、团结在一起共同发展。

 

新京报:奥林匹克文化长卷有什么作用?

 

娄晓琪:长卷Ⅲ将成为推进东西方文明交流互鉴和推动文明对话的一个独特国际传播平台和连接奥林匹克大家庭友谊的文化纽带,彰显着在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框架下努力超越文明隔阂和冲突,共建包容、和谐的人类社会的努力。

 

虽然现在奥林匹克文化长卷是首都文明工程基金会和《文明》杂志社在做,但它不是我们的,国际奥委会也参与进来共同做,这是一个世界级的东西。

 

另外,奥林匹克的核心定义、文化总要有个载体,这都是在长卷上进行的。每一次举办奥运会,定义、文化这些概念都不太说,因为奥运会是很具体的一件事,不能当做载体。这也就是为什么国际奥委会很多重要的信息都发表在《文明》杂志上,因为载体要和文化这样的抽象概念相关。长卷本身是用于博物馆收藏展示的一个顶级的世界文化的载体,不可以售卖,长卷出的杂志版是可以售卖的。

 

新京报记者 王景曦

编辑 张磊 校对 杨许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