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次事件的涉事供餐企业注册地是一家酒店,现场无人办公,还因经营问题受过处罚。视频/新京报我们视频


近日,河南省封丘县“30余名师生餐后集体呕吐腹泻”“校长痛哭称换不动送餐公司”成为网民热议话题。据红星新闻报道,河南封丘县教体局副局长王某某披露,此前,戚城中学校长王永与前一家送餐公司签订了20年合同,若违约,将按三倍进行赔偿。对此,王永回应称,签“20年合同”可能有瑕疵,但自己与承包商并无利益往来。

 

校长一哭,不仅公开了当地有关各方在学生餐供给上的激烈竞争关系,也不可避免地扯出了之前承包合同的枝枝节节。这样也好,只有把幕后的一切都公开在阳光之下,才能最大限度地免于私下勾兑,从而让孩子们吃得更加安全、更有营养。

 

不过,也应该警惕那种试图转移视线的迹象。即,至少就目前而言,30余名师生餐后集体呕吐腹泻,仍是亟待调查清楚并公开回应社会的关键问题。戚城中学之前与一家送餐公司签订的20年合同是否违规、是否存在利益关联,并不影响公众对这起食物中毒事件的追问。这是两回事,绝不能以此作为免责借口。

 

从新华社调查可知,此次涉事公司问题并不少,如果说学生口中的“餐饮质量明显下降”属于主观意见的话,那么饭菜中出现螺丝钉、虫子、塑料管等,恐怕就需要解释清楚了。

 

教育局统一招标,并不是学校饭菜质量不高的理由,更不应该为出现大面积“食源性疾病”背书。好不好吃、把人吃出了问题,这二者显然是有着关联性的。

 

此外,涉事送餐公司的几个“生日”也不免让人浮想联翩。公司9月22日成立,10月26日取得营业执照。

 

然而,10月9日后就已开始给一些小学送餐,且直到11月25日,也就是事发后的第二天,才取得食品经营许可证;而且涉事送餐公司厨师并未取得厨师证。这么多“刚刚好”凑在一起,自然会让人觉得,公司是否专门为承揽这单生意而生?当地市场监督管理部门回应,此举“合情不合法”,是为了保证餐品供应,但这样的说法,显然站不住脚:难道为了供餐,就可以无证上岗?

 

不少师生因为涉事公司提供的午餐出问题,当地应该聚焦社会关切,把力气真正用在深挖彻查事件本身上。要给众多学生和家长一个交代,要给社会公众一个说法,这里边究竟是怎么回事。

 

无论如何,涉事企业、相关部门自己的失职必须自己承担。当前之计,首先是查清事故原因,回应社会关切,然后则是举一反三,彻底杜绝类似行为,还校园一个安全的环境。当然,如果此前签订的“20年合同”有问题,那也需调查清楚。但两者之间,不应混为一谈。


特约评论员 | 龙之朱(媒体人)

编辑 | 迟道华
实习生 | 黎志栋
校对 | 刘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