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30日,在2021搜狐财经峰会上,中国城镇化促进会常务副主席郑新立表示,构建新发展格局关键在扩大内需。今年前三季度,经济运行总体上处于疫后恢复阶段,结构不断优化,特别是外需出乎意料地好,主要问题在于内循环不畅。


郑新立提出内循环的两个明显的堵点。一是消费需求不足。今年前三季度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两年平均增长3.9%,居民收入两年平均增长5.1%,主要是受新冠疫情的影响。从前三季度的数据来看,PPI增长10.7%,CPI增长了0.7%,相差了10个百分点,过去PPI和CPI相差保持在1-2个百分点,这说明PPI向CPI传导阻滞是消费疲软所致。由于存在这些问题,消费需求不足,整个投资需求也不足。


第二个堵点是城乡市场分割。生产要素不能在城乡市场之间实现平等交换、自由流动,具体表现就是劳动力的流动,2800万农民工为城市建设做出巨大贡献,但农村户籍享受不到城市户籍人口附加的公共服务。由于农村缺乏投资机会,农村的金融机构一般都是存差、城市的金融机构通常都是贷差,巨额资金从农村流向城市。2020年政府土地出让金收入高达8.4万亿元,这些土地出让金收入本质上是农村集体土地价值的转移。


郑新立提出,要建立以内循环为主体的新格局,发挥内需增长的强大拉动力,必须下决心打通消费需求不足和城乡市场分割这两大堵点。


要打通“任督二脉”,郑新立建议,近期M2增速保持在GDP增速的1.5倍左右。1990年到2010年三十年时间内,M2增长速度都在两位数,2010年之后出现下降,2017年和2018年M2增长速度稍微提高,但不足以撬动需求,不足以支撑经济增速止跌回升。


郑新立提出,近年来我国经济下行的压力加大,核心问题就在于M2的增长速度下降。财政杠杆是管结构、管供给侧结构性调整,短期的总供求要靠货币杠杆,货币供应速度下来了,其它任何杠杆都没有办法发挥作用。一般来讲,M2增速上升,半年以后投资增速就会上升,紧接着经济增速就会上去,M2增长速度下降,半年以后投资增速也下降。因此,提高M2的增速,从需求上适度地扩大对经济增长的拉动力,这是关键。


郑新立还提出,以城乡融合促进乡村振兴,打开城乡市场之间的政策壁垒和行政屏障。要建立农村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入市制度,形成城乡一体化建设用地市场,让土地出让金、土地收益转变为撬动乡村振兴的杠杆,让农村成为拉动经济增长的新动力。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 顾志娟  编辑  孙文轩  校对  柳宝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