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8点见,多一点洞见。每天早晚8点与你准时相约,眺望更大的世界。


自11月27日以来,满洲里疫情已涉及3省份5地、本土确诊病例185例。近期,本土疫情多暴发于口岸城市,口岸疫情为何如此严重?


据满洲里市初步分析,本次疫情为境外入境货物携带病毒,通过“人传人、物传人”方式导致疫情传播扩散。


自11月27日至12月1日,内蒙古自治区新增本土确诊病例185例,无症状感染者3例。从“首发病例”流调情况来看,首次发现的3例阳性患者均为工人。2例为某公司装卸工人、1例为某公司木材加工工人。


数据来源:内蒙古卫健委


满洲里作为欧亚陆路大通道上的重要枢纽,是中国最大的陆路口岸城市,承担着中俄贸易65%以上的陆路运输任务。从地缘角度看,此次满洲里疫情,有两个国家值得关注,满洲里西邻蒙古国、北接俄罗斯。


国家卫生健康委疾控局二级巡视员崔钢表示,近期中国暴发多起本土聚集性疫情,均是境外疫情经口岸城市输入,暴露出一些口岸城市疫情防控还存在短板弱项。完善口岸城市疫情防控机制,健全疫情监测预警体系,严格入境人员和口岸高风险人员管理,以及加强冷链各环节防控,是当下疫情防控的重点。阅读原文>>>




你在朋友圈见过这棵“东直门网红树”吗?因为正好处于背景墙红白两色的交界处、树的枝丫左右对称,因而成了热门拍照打卡地。



“网红树”位于北京东直门内大街一处很狭窄的人行道上,背面是地铁施工地的墙。原本是红色的左侧背景墙已经被贴上了白色幕布和有关新冠疫苗接种、垃圾减量等知识的宣传单。


家住东直门附近的胡女士介绍说,她每天去母亲家都会经过这棵树。上个星期就开始有人来拍这棵树,“那时候还没有这块白布和宣传单,有小姑娘在这摆姿势拍。这两天这棵树好像火了,人多了,也开始有人管了。


2日中午,新京报记者在现场看到,“网红树”前的斑马线上聚集了近十位拍照者,交通协管员在忙着疏散聚集的人群,维持秩序。一名簋街管委会的志愿者不断提示每一位来拍照的人注意安全,不要站在马路上。


在“网红树”前维持秩序的交通协管员告诉新京报记者,在这棵“网红树”火了以后,交警派交通协管员在“网红树”前的马路上轮流值班,四到五个小时换班一次。该交通协管员表示,上午11点是这个位置阳光最好的时候,也是拍照人最多的时候,来拍照的人聚集在斑马线上,车来车往有一定的安全隐患,他负责引导他们到人行道上去。 阅读原文>>>




12月1日,欧盟正式宣布一项名为“全球门户”的基础设施计划,涉及3000亿欧元。外界认为,欧盟此举是想加入全球基建竞争,与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竞争。



路透社消息显示,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今年9月曾提出“全球门户”计划,涉及数字化、卫生、气候、能源和运输以及教育等领域。“全球门户”计划将重点关注实体基础设施建设,包括光纤电缆、清洁运输走廊、清洁电力运输线,以加强运输和能源网络建设。欧盟委员会将以赠款、贷款和担保的形式进行投资,这部分基金将来自欧盟机构、成员国政府、欧盟金融机构和国家发展银行。


美联社报道显示,日前,在被问到欧盟是否将以“全球门户”计划与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相抗衡时,欧盟委员会首席发言人回避了该问题。“我们清楚地知道,基础设施通信是现代生活的基本元素,因此欧盟委员会将致力于确保在这个领域与全球合作伙伴进行建设性合作。”


不过,欧洲知名智库布鲁盖尔研究所副主任玛莉亚·德梅齐(Maria Demertzis)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称,“这一项目可以与中国投资项目共存。我非常不希望该项目将与中国抗衡作为目标,或被视作以此为目标。没人会从中获利。”


12月2日,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主持例行记者会。有记者提问,有分析称“全球门户”计划是对“一带一路”倡议的回应。发言人对此有何评论?汪文斌表示,中方欢迎一切帮助发展中国家建设基础设施、促进共同发展的倡议。我们同时认为,不同的相关倡议之间不应该是相互替代、相互排斥的关系,而应该提倡兼容并蓄,沟通协调,形成合力。中欧双方在互联互通大方向上有着诸多的共识,完全可以形成互补,共同促进各国之间的互联互通和全球可持续发展。阅读原文>>>




近日,安徽芜湖一外卖骑手被点差评而产生报复心理,在顾客的麻辣烫中小便。此事一出,立刻引发网友的恐惧和热议。外卖食品安全如何保障?消费者的“差评权”如何捍卫?



12月1日晚,记者从芜湖警方获悉,该外卖骑手已被处以行政拘留14天的处罚。相关平台回应称,此事已有专人进行处理,具体的处理情况稍后可能会公布。针对类似的恶劣情况,会考虑和骑手解除合作。


外卖骑手居然采取如此恶心和疯狂的方式报复用户,可谓罕见。这起事件,无论对受害者还是其他普通人,都造成了很大的震撼,许多人看完视频后的第一反应是:再也不敢点外卖了。


外卖骑手报复顾客差评,已经发生多次。这样的状况,背后有着多重原因。


外卖平台的算法机制,优先考虑的是效率。众多外卖骑手的工作仍然处于高度紧绷的状态,一旦出了问题,他们往往替平台“背锅”,因而很容易与用户发生矛盾和冲突。


还有,涉事外卖骑手是如何得知打差评用户的隐私信息的?相关外卖平台对于用户评价,有没有落实严格的匿名管理,恐怕是一个大大的问号。


外卖平台评价机制本身,同样值得反思。差评在骑手工作考核中,占有很高的权重,给他们很大的压力。一些消费者给予外卖骑手的评价,往往有着情绪化的成分,外卖骑手因此有苦难言。


一个行业的健康发展,必须捍卫消费者的“差评权”。在平台管理中,保护消费者并兼顾外卖骑手的权益,最大限度化解矛盾冲突的发生,理应是外卖平台努力的方向。阅读原文>>>




12月2日,#蒙牛创始人牛根生退出蒙牛#的话题引发广泛关注。41岁创立蒙牛,从一间53平米的出租屋起步,牛根生不仅代表着草根创业的神话,也代表着中国乳业的崛起。



截至12月2日午间,热搜话题#蒙牛创始人牛根生退出蒙牛#阅读次数达1.3亿。


官方信息显示,牛根生本次离职是因为退休,此后,他计划将更多时间投入慈善工作。


牛根生1958年出生在中国北部内蒙古大草原的一个小村庄,因为家境贫困,出生不到一个月就卖给一户姓牛的人家栽根立后,所以取名“根生”。据说当年他从乡下被卖到城里仅值50元钱。


牛根生最早出现在资本市场时,是以伊利副总经理的身份。


1998年,牛根生离开了伊利,关于离开原因,坊间最多的猜测是“功高震主”。关于种种猜测,牛根生当时未曾正面回应,1999年,他创立了蒙牛。


当时,牛根生带领几个人在呼和浩特租下一间53平米的民房打出“蒙牛”的招牌,出租屋里有“六张桌子、一张单人床、一张沙发、一个茶几,都是从自己和朋友家里搬来的”,在“一无工厂、二无奶源、三无市场”的困境下开拓进取。


成立之初,蒙牛在全国乳业排名中位列第1116,经历快速发展后于2001年排名进入全国前五。


虽然是在今年12月1日辞去在蒙牛的最后一份职务,但是,对很多蒙牛人而言,牛根生其实已经退居二线很久了。蒙牛2011年年报显示,“牛根生已经辞任董事会主席职务,自2011年6月10日生效。”


反观蒙牛乳业,近年来其业绩与伊利差距明显;2020年,蒙牛的业绩更是出现了倒退。


昔日执蒙牛牛耳者彻底退出,乳业双雄的逐鹿仍在继续,业绩不振的蒙牛如何再现火箭的速度? 阅读原文>>>


编辑 李佳蓉 侯韵佳 校对 危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