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3日,国家医保局发布2021年国家医保药品目录。从本次调整的谈判成功率和降价幅度看,目录外85个独家药品谈成67个,成功率78.82%,平均降价61.71%。

 

纳入新版医保目录的药品中,哪些备受关注的“天价药”降到了“平民价”?

 

治疗费用超过100万元的“天价药”,经谈判降至30万元以下

 

2021年国家医保药品目录调整的范围包括近5年新上市或说明书修改的药品,国家基本药物以及新冠肺炎治疗用药。74个目录外新增药品涉及21个临床组别,其中,高血压、糖尿病、高血脂、精神病等慢性病用药20种,肿瘤用药18种,丙肝、艾滋病等抗感染用药15种,罕见病用药7种,新冠肺炎治疗用药2种,其他领域用药12种,患者受益面广泛。

 

值得一提的是,罕见病脊髓性肌肉萎缩症治疗药物——“天价药”诺西那生钠,这款在澳洲仅205元人民币,但国内高达70万元人民币一针的药物在去年谈判失败后,此次被纳入医保。此外,年费高达百万元的布雷病治疗用药阿加糖酶α,也被纳入。

 

“此次调整,医保目录里除增加了常见的肺癌、乳腺癌治疗药物之外,也囊括了治疗罕见病的新药,除之前提到的诺西那生钠之外,还包括治疗法布雷病的阿加糖酶α注射用浓溶液、治疗蛋白淀粉样心肌病的氯苯唑酸软胶囊等,这部分患者的负担水平也将明显降低。”中国癌症基金会理事长、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原副院长石远凯说。

 

目录准入谈判已经成为引导药品降价的重要手段。自2018年以来,国家医保谈判新增药品价格的平均降幅均在50%以上,今年更达到61.71%,创历史新高。从肿瘤药品看,今年谈判新增的肿瘤药品,平均降幅为64.88%,超过了平均水平。

  

在调整过程中,国家医保局坚持“保障基本”,坚决杜绝天价药进医保目录。一些价格极为昂贵、远超“保基本”定位和广大患者负担能力的药品,并未获得谈判资格,无法被纳入目录。

 

同时,也有一些原来价格昂贵的药品,开出了平民价、符合“保基本”定位,经谈判后顺利进入目录。比如,70万1针治疗脊髓性肌萎缩症的知名“天价药”诺西那生钠注射液,经过谈判后大幅降价,已达到多数患者可承受范围之内。达雷妥尤单抗注射液等年治疗费用超过100万元的“天价药”,经谈判全部降至30万元以下。这些“天价药”自身降价,加上医保报销,患者家庭的负担水平显著下降,极大降低了“因病致贫、因病返贫”的风险。

  

新医保目录纳入的肿瘤用药达18种,“抗癌”新药好药及时纳入医保

 

国家医保局在目录调整过程中,瞄准重大疾病治疗用药需求,及时将一大批新上市的药品纳入医保。2021年医保目录新增的药品中,肿瘤用药达18种,覆盖了肺癌、淋巴瘤、乳腺癌、肝癌、胃癌、骨髓瘤、前列腺癌和神经内分泌瘤等领域。

 

以国产新药伏美替尼为例,该药于2021年3月被国家药监局批准上市,属于三代 EGFR TKI。“在中国肺腺癌患者中,大约有50%存在EGFR基因敏感突变,患者在接受一代EGFR TKI治疗后大约50%至60%会出现EGFR T790M突变,对于EGFR T790M突变的患者,三代EGFR TKI是治疗首选。”石远凯说。

 

目前国内上市的三代EGFR TKI包括奥希替尼、阿美替尼、伏美替尼,其中奥希替尼和阿美替尼都已经进入医保目录,伏美替尼此次进入医保目录让肺癌患者有了更多的治疗选择,对于降低患者的治疗费用负担有很大帮助。

 

另外,本次调整也纳入了一些新型靶向药物,比如维迪西妥单抗。维迪西妥单抗是我国第一个原创的HER2 抗体偶联药物,在胃癌、乳腺癌等肿瘤中都取得了不错的疗效。尽管该药疗效确定,但昂贵的价格让很多患者望尘莫及。这次维迪西妥单抗顺利降价进入医保,惠及了更多的肿瘤患者。阿贝西利、达雷妥尤单抗、维迪西妥单抗进入医保目录之后,填补了保障空白,在将乳腺癌、胃癌、骨髓瘤的药品保障提高到国际主流用药水平的同时,大幅度降低了患者负担。

 

新京报记者 吴为

编辑 樊一婧 校对 李立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