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8点见,多一点洞见。每天早晚8点与你准时相约,眺望更大的世界。

 

电影《亲爱的》原型孙海洋被拐14年的儿子孙卓被找到了!6日中午,孙海洋夫妇及孙卓现场见面认亲,夫妇二人紧抱儿子痛哭,情绪一度失控。



孙海洋的儿子孙卓说,自己目前在山东聊城阳谷县生活,家中还有两个姐姐,都对其很好。他正在上中学,成绩还不错。几个星期前,孙卓正在学校上课时,突然被老师叫了出来。得知自己系14年前深圳南山区被拐案孙海洋之子时,“脑子一片空白,感觉不相信这个事情。”但当看到警方提供的儿时照片,“一眼看上去就觉得这个人是我。”

 

媒体此前报道,2007年10月9日晚7点34分左右,4岁的孙卓被一男子用玩具哄骗拐走。孙卓被拐后,父亲孙海洋将自家包子铺招牌换成了悬赏20万元的寻子广告。此后,孙海洋夫妇四处张贴寻人启事,寻子14年。



深圳市公安局刑事侦查局一大队副大队长朱江介绍案件侦办情况时称,2021年10月,该局在侦办一宗拐骗儿童积案时,获取重要线索,山东阳谷籍男子吴某某具有重大作案嫌疑。同时,公安部“团圆行动”也通过人像比对,发现山东聊城阳谷县某男孩与孙某飞(别名孙海洋)被拐儿子高度相似,后经DNA确认,确与孙某飞、彭某英符合亲缘关系。阅读全文>>>


对此,新京报记者独家专访到影片《亲爱的》的编剧张冀,他表示听到这个好消息,兴奋了好久。张冀回忆,在创作《亲爱的》剧本之时,刑侦技术远没有现在发达。在他印象中,孙海洋是一个非常执着的人,他不大爱笑,一心就想找到自己的孩子。创作过程中,他有几次都想劝孙海洋,放下自己内心的痛苦情绪,学会接受现实让自己重新投入平静的生活,但他看到孙海洋坚定的表情,就无法说出口。张冀表示未来还会持续创作具有人物情怀的现实主义题材作品,“我希望(电影)能延续这样的功能,关注到弱势群体,如果有别的类似的好作品,也可以继续尝试,拍电影能帮助人,何乐而不为呢?”阅读全文>>>




安徽省宿州市埇桥区蒿沟乡蒿沟村是曾经的“中国马戏之乡”。高光时刻,埇桥区共拥有马戏团400余家,年创收入达4亿元,当地近三分之一的农户靠马戏糊口。而如今,马戏产业已经陷入停滞和衰退多年。

 

村民李方依然清晰地记得,行业兴旺的那几年,自己和妻子带着马戏团在全国各地演出,最多的时候,一天可承接十几场马戏表演。传统马戏表演,依靠惊心动魄的驯兽表演或花哨的杂技吸引观众。一场表演中,杂技演员单脚骑在马上绕场奔跑;在高空中上演着飞檐走壁;黑熊倒立在墙角用两条前腿行走;狮虎乖乖地举高前爪,从火圈中钻来钻去,并做出“投降”的姿势...... 观众在用彩色帐篷搭出的“奇幻”空间中,寻找着快乐。



2010年,国家林业局下达通知,禁止虐待性动物表演,同年10月,住建部发布了《关于进一步加强动物园管理的意见》,要求停止城市动物园及公园的动物表演后,动物演出手续逐渐收紧。无法在一、二线城市获得演出,李方夫妇不得不压利润,带着团队到三、四线城市搭棚演出。高空走铁索、冰上芭蕾、摩天飞轮……压箱底的绝活全部拿出来,一张门票也只能卖到二十元。依靠微薄的收入,他们艰难地维持着马戏团的生计。

 

随着国家对于野生动物的管理以及保护动物等级的明确划分,一、二级保护动物的养殖及运输逐渐规范,曾经的“高光产业”彻底深陷泥潭。2018年冬天,李方把马戏团里的朝夕相处近十年的伙计们召集起来,在一顿散伙饭中,宣布马戏团彻底倒闭。而如今,陪在李方和妻子身边的,只有滞留下来的老虎。夫妻二人靠早年间的积蓄,留在村里过起了晚年生活。儿子没有继承马戏世家的“衣钵”,选择了去外地打工。



难被看见的马戏表演背后,埇桥区上千只老虎的安置,已成当下不得不解决的问题。中国猫科动物保护联盟、“猫盟CFCA”创始人宋大昭表示,当下较为可行的方法,即由林业行政部门牵头,切实核查动物的数量及其身份,并对其统一管理、分配。村民李梅说,有不少具备饲养繁育野生动物资质的动物园想将老虎收养,但养殖户目前都无法获批运输许可证,无法将老虎外运。现在能做的,就是等待。“只要老虎能运走,我们就能挽回一些损失,对老虎来说,也是个好归宿。”李梅说。阅读全文>>>




奥密克戎对全球抗疫带来何种影响仍有待观察,但它的出现是一个警醒。新冠演化会走向何方?我国应如何应对奥密克戎?

 

根据世卫组织的报告,截至12月3日,已有38个国家和地区报告出现奥密克戎病例。已知的是,奥密克戎在刺突蛋白中有32个突变,突变数量远超以往任何一种新冠病毒变体。科学家根据奥密克戎的突变和传播的情况推断,奥密克戎可能具有更高的传播力和一定免疫逃逸能力,后者意味着它可能突破疫苗或感染痊愈形成的免疫屏障。



在接受采访时,多位专家都表示,变异会继续,新冠也很难从人类社会彻底消失。英国布里斯托尔大学病毒学教授大卫·马修斯认为,一种可能性是,新冠将留下几个主要的变种,在全球各地轮番主导疫情。南开大学公共卫生与健康研究院教授孙亚民则表示,随着传播扩大,病毒变异可能会越来越快。此外,在逐个分析奥密克戎的变异位点时,孙亚民团队发现,其中两个突变可能增加病毒宿主的广谱性,换言之,这种变异能令新冠感染更多的动物。

 

我国应如何应对奥密克戎?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提到,现在还不会采取比较大的行动,“还有一个需要注意的是,对南非有关地方来的人员进行防控。”11月28日,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流行病学首席专家吴尊友表示,围堵“清零”政策是中国控制疫情的“法宝”,这个“法宝”效果非常好;只要坚持常态化防控的措施,就能够防止奥密克戎毒株的流行。

 

世卫组织非洲区办事处新冠应急项目负责人蒂埃诺·巴尔德指出,必须努力阻断疫情传播,才能避免再次出现类似新变种,给全球疫情带来新的变数。而提高疫苗接种率,尤其是低疫苗接种国家和地区的接种率非常关键。阅读全文>>>




近日,甘肃白银马拉松救人者朱可铭和被救者张小涛通过网络卖苹果一事让两人再次引起关注。11月底,《紧急呼叫》前往甘肃白银景泰县常生村,见到了回归原有生活的朱可铭一家。

 

朱可铭表示,事发后有公司找他签约做直播,都被他一一拒绝,未来想注册“可铭”品牌,帮助村民们销售农产品。朱可铭的妻子陈凤贤希望一家人能过平常的日子,“火的人多了,哐当掉下来,人能承受得住吗?”



编辑 薛长娥 李佳蓉 校对 刘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