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腾讯视频热播的古装武侠剧《雪中悍刀行》里,武当派的下任掌门洪洗象(张晓晨饰)是极具反差感的人物。他天资卓绝,发誓要成为天下第一,面对徐凤年(张若昀)却显得唯唯诺诺,一照面就被暴打丝毫不敢还手;他平时看上去有些呆萌和羞涩,但常能四两拨千斤地解决问题,面对敌人又相当机智勇敢。

 

张晓晨之前演过不少狠戾的角色,大智若愚的洪洗象是他的一次新鲜尝试。他为此专门找了原著来读,特别是其中洪洗象的部分。他也把自己生活里容易发呆的状态融入角色,成为了洪洗象“萌”的一部分,得到了原著书粉的认可。在他看来,洪洗象和徐凤年之间是少年英雄的惺惺相惜,两人各自怀揣着在旁人看来很难实现的梦想,在前行的道路上互相打气。“我欣赏他们身上的理想主义。”


张晓晨饰演大智若愚洪洗象。


两部剧“打戏”不谋而合

洪洗象与徐凤年各自怀揣梦想


牵着牛的洪洗象一出场就被掌门师兄王重楼隆重介绍:“不出意外,他就是下一任武当掌门。”但转眼之间,“武当下一任掌门”被徐凤年摁倒在地一顿暴揍。他似乎惧怕徐凤年,并不敢还手。有意思的是,这已是张晓晨一年之内第二次在电视剧里被张若昀暴打。年初播出的《赘婿》开场,张若昀饰演的江皓辰被好友唐明远(张晓晨)陷害,冲到发布会现场揍了唐明远一顿,而后他被保安一棍子打晕,醒来变成了郭麒麟饰演的宁毅。

 

网友开玩笑说,《赘婿》里张晓晨指使手下把张若昀打成了郭麒麟,到了《雪中悍刀行》张若昀把气全撒在洪洗象身上了。张晓晨也看到了网友的评论,他觉得非常有趣,的确两部剧的“打戏”不谋而合了。《雪中悍刀行》拍洪洗象被打戏份的时候,他也有点怪怪的感觉,毕竟《赘婿》刚打过,但更多的是觉得有意思。


在张晓晨看来,剧中洪洗象和徐凤年的关系,是少年英雄的惺惺相惜。两人各自怀揣了一个在旁人看来非常不可能实现的梦想:一个要做天下第一,一个要登上武帝城打败王仙芝。他们在前行的道路上互相鼓励、互相打气。“两人身上都有理想主义色彩。洪洗象给了徐凤年很多听上去不太靠谱,但又很正解的武学建议,比如从剑谱里修炼刀法。徐凤年觉得洪洗象对感情拿不起放不下,但又跟他聊得挺好的,自己也很欣赏他。”


洪洗象身上有很浓的理想主义色彩。


刻意寻找跟以往不一样的角色

生活中有洪洗象的呆萌


《雪中悍刀行》邀请他演洪洗象的时候,张晓晨正在拍《千古玦尘》,饰演性格狠辣的反派玄一。看了剧本之后,他觉得洪洗象这个人物很新颖,跟自己以往演的角色都不太一样。“我会刻意寻找跟以往不一样的角色。如果经常性地演一个类型的角色,会让自己陷入疲惫之中,创作时少了很多乐趣。新鲜的东西能带来新鲜的视角。”

 

剧中,洪洗象一出场就被徐凤年暴打,而后又被姜泥胁迫去偷菜,自己又发誓不得天下第一绝不下山,观众评价他有些呆萌。张晓晨认为,洪洗象的“呆”只表现在跟感情有关的事情上。“他在感情中是透着羞涩的。他对徐凤年的姐姐徐脂虎心动但又隐忍,不知道怎样去表达,就在这个纠结的情境里他失去了感情,徐脂虎嫁去了江南。他内心是有愧疚的,所以他怕见到徐凤年,见到之后任凭徐凤年打他也不反抗。这种唯唯诺诺被动挨打的劲儿透出了呆萌,除此之外他骨子里是勇敢灵动的一个人,只是有时候显得大智若愚。”

 

决定出演洪洗象之后,张晓晨专门找了原著小说里洪洗象的部分来读,希望从更多维度了解这个角色。“看了书就会明白,洪洗象是非常深情的人,只不过现在还没有体现出深情的部分,大家看到的还是一个有点萌的、灵动可爱的角色。既要演出他的萌,又不能演得特别傻,拿捏起来还是有些困难的。”张晓晨把生活中自己性格里“呆萌”的部分放到了角色里,剧中洪洗象听别人聊天走神、不在状况内,甚至打瞌睡,这些也有演员自身的投射。


洪洗象是张晓晨再一次饰演与以往塑造的人物性格不同的角色。

 

生活中崇尚理想主义

做演员要保持一定的神秘感


无论誓当天下第一的洪洗象,还是要去挑战王仙芝的徐凤年,张晓晨都欣赏他们身上的理想主义。今年年初开拍的电影《乌兰察布》,由他与倪虹洁主演,讲述了一个失败的男人回到家乡找回自我、重新出发的故事。他称自己也是被剧本里那个孤独男人身上的理想主义所吸引。“我比较喜欢理想主义的东西,生活中我也崇尚理想主义,相信弱者也会有自己的反抗和追求。”

 

张晓晨并非表演科班出身,参加选秀节目出道之后却一直专注于做演员,极少在表演之外的领域见到他的身影。他告诉新京报记者,从很早的时候他就决定要做演员,因为觉得演戏可以排解情绪,可以把生活中无法实现的、一些理想化的东西,通过戏剧的形式、角色的演绎传达出来。“演员像一个传达者,传达人世间的喜怒哀乐、爱恨情仇。我就想认认真真地做个传达者。”


张晓晨现在认为好好做演员比别的事情都重要。

 

刚开始演戏的时候,张晓晨并不确定自己能以演员作为终身职业。最近四五年,他越来越觉得做好演员本职工作比别的事情都重要。“我也没有第二职业,一直就在专注做这个(表演)。”他认同演员需要保持一定的神秘感,“虽然失去了一些东西,但作为传达者本身,自己内心也更专注了。”


新京报资深记者 杨莲洁

资深编辑 佟娜 校对 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