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鼓励生育,吉林“放大招”了。

 

近日,吉林省政府官网发布《关于优化生育政策促进人口长期均衡发展实施方案》,为落实三孩生育政策完善政策支撑。《方案》第11项明确提出,“提供婚育信贷支持”,支持银行机构为符合相关条件的注册结婚登记夫妻,最高提供20万元婚育消费贷款,按生育一孩、二孩、三孩,分别给予不同程度降息优惠(简称“婚育消费贷”)。

 

数据显示,2020年我国人口出生率为千分之8.52,首次跌破了千分之10,创下1978年以来新低。而吉林省的情况似乎尤为严峻。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数据显示,2020年,吉林省总人口为24073453人,与2010年的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相比,减少了12.31%。数据还显示,2019年,吉林省的人口自然增长率已经为负值,为-0.85,远低于全国平均水平的4.19

 

也正因如此,在国家放开和鼓励三胎生育的背景下,吉林省率先尝试包括“婚育消费贷”在内的鼓励生育措施,自有其现实依据和内在紧迫性,也更有风向标的作用。此次《方案》一出台,旋即引发社会热议,其中的“婚育消费贷”更是“一石激起千层浪”。

 

支持者认为,这样的政策有利于提升适婚年龄人群的结婚和生育意愿,提高当地的生育水平;但另一种观点则认为,这种“负债式”的鼓励婚育措施难以接受,并与此前一些金融机构单独推出的“二胎贷”“三胎贷”商业行为类比,认为这可能加剧育龄群体“生育是负担”的焦虑,产生不敢生育等负面效应。

 

当前,生育已成我们社会的焦点议题, 与此相关的一举一动都备受关注,在一些具体问题上有一些不同声音,也当属正常。但是,吉林此次出台的“婚育消费贷”,真如网友所担忧的那样吗?恐怕也未必。

 

▲资料图。图/IC photo


首先,就“婚育消费贷”本身来看,通读当地的具体措施,不难发现其不但鼓励的是育龄人群的生育问题,更是从前置的宜婚群体“应结尽结”层面入手,为当地有暂时经济困难的群体提供贷款优惠帮助,鼓励年轻人尽快合法结婚,进而积极生育。

 

就此而言,认为“婚育消费贷”仅停留在生育层面,并担忧“负债生育”的消极影响等观点,无疑是不全面的。

 

更关键的是,当地出台的“婚育消费贷”,并非孤立地鼓励生育,而是众多“一揽子”鼓励措施中的一个。其他配套措施还包括,为二三孩夫妻办小微企业减免税费;对二三孩生育家庭给予一定比例的奖励或省级财政补助;增加女职工产假和男方护理假等。

 

这“一揽子”措施前后呼应、相辅相成,都是实在可见的生育福利,对于提高年轻人的婚育意愿、减轻家庭养育成本,也是非常有帮助的。

 

此外,还要看到,生育从来就不是某个家庭的事,从来就与社会发展、国家未来息息相关,世界各国也都对此予以高度关注。在因应人口发展新形势,国家多措并举地鼓励生育、提高生育率的当前,吉林出台“一揽子”措施为婚育提供帮助,也是地方在此方面的积极主动作为。

 

简言之,“婚育消费贷”未尝不可,过分担忧其负面影响,多少有些“只见树木不见森林”的意味。尤其在低结婚率、低生育已经成为世界性普遍问题的今天,对类似吉林此次因地制宜推出“婚育消费贷”等鼓励婚育的政策尝试,我们不妨更为宽容、乐观一些。

 


作者 | 余明辉

编辑 | 李潇潇

校对 | 刘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