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艘载有非法移民的船只,在冰冷刺骨的希腊海域中沉没。

 

当地时间12月24日下午,一艘船只在希腊帕罗斯岛附近海域倾覆,当时船上载有约80名非法移民。截至25日中午,沉船事件导致至少16人死亡,另有63名落水者获救。

 

这已经是本周内在希腊海域发生的第三起致命事故。希腊海岸警卫队指出,有许多非法移民将希腊海域当作是进入欧洲的关键通道。

 

一周内至少30人在希腊海域溺亡

 

短短一周的时间,希腊海域连续发生三起沉船事故。

 

当地时间12月21日夜间,一艘载有非法移民的船只在爱琴海海域沉没,目前有13人获救、至少3人死亡,另有数十人失踪。

 

23日,一艘载有非法移民的船只因撞上岩石小岛,在希腊南部海域沉没,船上有90人逃生,目前已在沉船现场打捞出11具遇难者遗体。

 

就在数小时后,希腊帕罗斯岛附近爱琴海海域又有一艘船只沉没,导致至少16人死亡,其中包括12名男性、3名女性和1名婴儿。63名获救者暂时被安置在帕罗斯岛上。目前,希腊政府仍在动用各方面资源营救落水人员。

 

至少16人在希腊海域遇难。/社交媒体截图

 

其中一场海难的幸存者在接受伊拉克库尔德地区主流媒体如道传媒(Rudaw)采访时表示,偷渡团伙原本承诺移民会有一艘16米的大船,但在港口却只有一艘12米的船等着近百名难民,船容量太小,他们只能被硬塞着上船。船只在起航后便出现各种故障,直至抛锚,引擎停止工作,整个船只被海浪卷起。

 

希腊政府也将一系列悲剧的源头指向偷渡团伙。希腊海运和岛屿政策部部长扬尼斯·普拉基奥塔基斯(Giannis Plakiotakis)指出,偷渡团伙是这些悲剧的“罪魁祸首”,他们对人命漠不关心,在不配备救生衣的情况下,让几十人挤在不符合最基本安全标准的船上。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这些海难事故发生的区域,并不在偷渡团伙普遍“青睐”的路线上。

 

根据希腊海岸警卫队发布的信息,这三艘船只均由土耳其驶往意大利。《纽约时报》指出,通常而言,非法移民会从土耳其乘船前往靠近土耳其海岸线的爱琴海东部岛屿,但从最近三起事故来看,偷渡团伙改变了策略,正在选择一条更危险的路线。

 

可能的原因是,希腊政府在最近几个月加强了对爱琴海东部岛屿的巡逻,因此偷渡团伙想要避免正面遭遇希腊警力。“德国之声”指出,远离了地中海东部,偷渡团伙选择了更致命的地中海中部,即从北非到意大利,因此许多移民在海上丧生。

  

欧盟移民潮有再起趋势

 

事实上,在这几起悲剧发生之前,希腊海域已经有数月没有出现大规模的偷渡活动。

 

根据联合国失踪移民项目数据,自2014年以来,有超过23150名移民在地中海死亡或失踪。船只经常从利比亚或者土耳其出发,上面载着从非洲、中东、中亚以及其他地区来欧洲寻求更好生活的移民。《华盛顿邮报》指出,前往希腊的海上之旅,正是他们进入欧洲的关键路线。

 

尤其在2015年至2016年间,寻求越境的人数达到顶峰,当时有100多万人想要通过希腊前往欧盟其他国家。

 

自那之后,欧洲部分国家出台了反移民政策,欧盟和土耳其还达成了一份协议,该协议允许欧盟将移民遣返土耳其,因此移民数量出现明显下降。

 

2020年由于新冠疫情,欧盟国家实行了更加严格的边境规则,移民数量进一步下降。欧盟报告称,2020年记录非常规越境(irregular border crossings)事件为12.51万次,其中海上越境事件8.63万次,比2019年减少了19%。

 

但进入2021年后,非法越境的事件次数再次上升。2021年1月至10月间,欧盟记录了16.16万次非法入境事件(illegal border crossings),较2020年同期增加了72%。

 

2020年与2021年1月至10月的非常规入境数据对比。/欧盟委员会官网截图

 

针对非法越境次数增多趋势,国际移民政策发展中心(ICMPD)高级顾问马丁·霍夫曼(Martin Hofmann)表示,可以肯定地说,新冠病毒是驱动非法移民进入欧洲的关键因素。

 

除疫情外,霍夫曼补充道,经济复苏不均衡也迫使人们到国外寻找工作机会。以突尼斯为例,旅游业的衰退以及收入大幅下降促使大量突尼斯人试图以非常规方式前往欧洲。

 

疫情与经济驱动移民来到欧洲,反过来,移民流动的增加又会对欧洲的新冠疫情和经济发展产生影响。

 

这主要体现在移民或更易感染新冠肺炎。“德国之声”指出,以非常规方式来到欧盟国家的“低技能移民”(low-skilled migrants),他们的生活和工作条件往往意味着他们感染新冠肺炎的可能性更高。由于他们获得医疗保健的机会非常有限,因此感染新冠后不幸死亡的可能性也更高。

 

此外,移民也是欧盟劳动力的重要组成部分,许多欧盟国家都依赖季节性移民工人。“德国之声”指出,其中,欧盟有13%的关键劳动力都是移民,因此如果移民更易感染新冠肺炎,也将产生连锁反应,波及整个欧盟经济。

 

在应对非法移民的问题上,分析人士指出,可以从两方面着手。一方面是控制偷渡船只入境。

 

希腊移民部部长诺蒂斯·米塔拉希在社交媒体上呼吁土耳其禁止偷渡船只出港。/社交媒体截图

 

当地时间12月25日下午,希腊移民部部长诺蒂斯·米塔拉希(Notis Mitarachi)提出,希望土耳其禁止偷渡船只出港。

 

他在社交媒体上写道,希腊将继续在海上拯救生命,打击偷渡网络,但是这还不够。爱琴海上发生的悲剧“令人震惊”,呼吁土耳其加倍努力打击非法离境行为。

 

另一方面,可以从源头做起。国际移民组织全球移民数据分析中心(GMDAC)的项目官员朱莉娅·布莱克(Julia Black)指出,其实,应对该问题最有效的方法是帮助解决移民母国内的不稳定因素。

 

新京报记者 栾若曦

编辑 张磊 校对 卢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