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新央企”成为热词。12月23日,中国稀土集团有限公司正式成立;12月6日,中国物流集团有限公司正式成立。这两个新央企,都是国务院国资委直接监管的股权多元化中央企业。今年9月,中国西电集团与国家电网有限公司部分子企业实施重组整合,新设由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代表国务院履行出资人职责的新公司,重组后这一新央企资产总额高达近1200亿元。


央企重组整合不断提速,不断有新的大规模央企亮相,对推动国有经济布局结构优化有何积极作用?股权多元化中央企业有什么优势?千亿级新央企的成立释放了什么信号?


商务部原副部长、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魏建国表示,近期新央企重组最大的特点,是由以往的按商品划分,变为更加尊重市场规律。千亿级“巨无霸”企业将成为新的“国之重器”,进一步提高服务国家重大战略能力。


中国政策科学研究会经济政策委员会副主任徐洪才认为,近期几个央企重组是个“标志性”事件。对央企重新进行资源组合,有利于走专业化路线,实现规模经济发展。


面对全球经济新挑战,增强产业链韧性


12月23日,中国稀土集团有限公司正式成立。


中国稀土集团是由中国铝业集团有限公司、中国五矿集团有限公司、赣州稀土集团有限公司为实现稀土资源优势互补、稀土产业发展协同、引入中国钢研科技集团有限公司,有研科技集团有限公司等两家稀土科技研发型企业,按照市场化、法治化原则组建的大型稀土企业集团。


徐洪才表示,落实“十四五”发展规划纲要里提出要促进经济产业的安全。近期全球经济遭遇新挑战,比如供应链危机,出现大宗商品价格急剧上涨,对中国经济的安全运行构成了威胁。“产业链条出现断裂,我们要补链、强链,要补齐短板,增强产业链的韧性。涉及一些重大的国家安全领域,包括体现国家战略竞争能力的行业领域,对其重新进行资源组合,有利于走专业化路线,实现规模经济发展。”


过去在全球分工体系里,中国是能源资源的进口大国,但是我们对能源资源的定价能力、影响力有限。而稀土资源是中国最重要的矿产资源,中国的稀土产业直到目前为止,都占据着全球稀土行业的最高点。


“西方对中国在高新科技领域‘卡脖子’,坦率地讲,在整个稀土链条里,中国也可以做到‘卡别人的脖子’。但是我们并没有对稀土进行规模化、有效的利用,几十年的不断开采反而导致中国稀土储备逐年下降,中国各地的稀土公司为了抢市场互相压价,把战略资源卖成了‘白菜价’。”徐洪才说,中国稀土集团有限公司的成立,标志着国家对稀土产业的管控将进入新纪元,今后这家公司将聚焦稀土从勘探开发到产业孵化的全生产链,确保提升中国在稀土行业的竞争力和话语权。


与中国物流集团一样,中国稀土集团属于国务院国资委直接监管的股权多元化中央企业。徐洪才表示,股权多元化可以进一步明确国有企业的国有资产价值和责任制度,可以有效解决企业发展中资金不足的问题。同时,政府不是企业股东,不能干预国有企业的内部管理,股权多元化的产生有利于将政府和企业分开,让企业拥有独立管理权。相对分散的股权结构,也有利于形成相互制衡的机制,优化公司内部的治理结构,更好地防控风险。


千亿级新央企成立的背后


今年9月,中国西电集团与国家电网有限公司部分子企业实施重组整合,新设由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代表国务院履行出资人职责的新公司。本次重组整合后,公司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未发生变化,但重组后,这一输配电装备制造领域的新央企,资产总额高达近1200亿元。


徐洪才表示,装备制造等业务,在国家电网里算是辅助业务,专业化重组的趋势,一方面,将原来分散的资源集中起来,打造成一个新的平台;另一方面,国有资本将向优势企业和主业企业集中,央企将更加坚守主责主业,加强主业发展。此外,国家电网剥离装备制造等业务后,会加剧行业竞争,一定程度上有利于激发行业内其他企业的创造力和活力。


在魏建国看来,这个千亿级央企诞生的背后,有更为深远的意义。他表示,以前的国企、央企,甚至民营企业,都是按商品划分,比如粮油、纺织、重工、船舶等。这次央企重组的一个重要信号,是更加尊重市场规律。


改革的一个方向是产学研相结合,比如中国西电和国家电网部分子企业的重组,国家电网所属许继集团、平高集团、山东电工电气集团都属于生产企业,均是国家电网制造业务板块的直属产业公司。国家电网所属国网电力科学研究院有限公司持有的江苏南瑞恒驰电气装备有限公司,既有电气装备制造业务,更是一个科研院,而重庆的南瑞博瑞变压器有限公司,在变压器等方面拥有独特的专利权,在同行业中经营规模、产品竞争能力位居西南第一。“这种产学研相结合的布局,比原先单靠产品划分要高级得多。”魏建国说。


改革的另一个方向,是按照产业链的上下游、供应链来主导。这种新央企的重组方法,将产生巨无霸企业,重组后的新央企总资产额非常高,这在全球市场上都是“航空母舰”,是可以在这个领域实现引领的巨大引擎。“中国稀土集团的重组也是一样,重组后的新企业将聚焦全生产链,目的是提升中国稀土的竞争力。”魏建国说。


实现“1+1﹥2”的规模效应


2021年,中国星网、中国电气装备、中国物流集团挂牌成立,中化集团和中国化工联合重组,中国电科重组中国普天,鞍钢重组本钢,国家管网集团资产重组顺利完成,稀土、煤炭等专业化整合深入实施,物流大数据平台、海工装备创新平台加快落地。


今年是国企改革三年行动的攻坚之年。国务院国有企业改革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国务院国资委副主任翁杰明曾表示,国资委以中央企业战略性重组、专业化整合、并购、“两非”(非主业、非优势)剥离和“两资”(低效资产、无效资产)清退、“压减”为五个着力点,有效推动国有经济布局结构不断优化。


对此,徐洪才表示,主要改革措施有“二次混改”、组建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产业集团专业化重组、员工持股计划、管理层任期制和契约化等。“改革为企业高质量发展提供了强劲动力。”他指出,在改革过程中,要建立中国特色的现代企业制度和国资监管体制,企业市场化经营机制改革在更大范围、更深层次破冰破局,战略性重组、专业化整合、战略性新兴产业布局有力推动国有资本结构优化提升。


魏建国表示,央企重组在确保国有资产保值增值的同时,实现了“1+1﹥2”的规模效应,实现了重组企业市场共振共享的蝴蝶效应。“要确保国企改革三年行动在明年年底前全面完成,一方面央企重组仍然需要加速,另外一方面从整体来讲,还要稳字当头、稳中有进。”


新京报记者 陈琳

编辑 白爽 校对 赵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