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萨克斯坦阿拉木图的抗议者们开始行动时,在阿市工作的中国姑娘王璐(化名)正躺在床上玩手机,当地时间1月4日晚上11点半,她的手机网络没了。一觉醒来,阿拉木图已经不是昨天的样子。警车被砸、各种公共设施被破坏、公共交通瘫痪,街面上随处可见抗议人员游荡。

中国商人白宏人在国内,他的油田就在阿拉木图。抗议前一天,他收到大使馆通知,早早做好了相应准备,但他没预料到,本次抗议活动会严重到阿拉木图市政府被攻击,而他的项目办公室所在地就在市政府旁边,由于网络瘫痪,他至今没能联系上阿拉木图的员工。

在手机信号侥幸恢复两个半小时后,王璐再次失联。因为收到朋友的通知,1月6日起可能要断水电,失联前王璐做的最后一件事,是用各种容器给家里备水,

1月5日,哈萨克斯坦全境进入紧急状态。

1月5日,王璐从公司窗外望去,阿拉木图市政府方向腾起黑烟。受访者供图

“可以看到市政府的楼已经被烧了”

爆炸是“烟花”,枪声是“鞭炮”,出于谨慎,王璐用这样的代称来描述自己这两天的经历。“4日晚上就有烟花和鞭炮了。”但因为刚过了新年,且当地人有节日放烟花庆祝的习惯,她没有多想。4日晚上,她玩手机到11点半,发现网络信号没了:“当时以为是正常的信号不稳定,现在看来,可能是受到大面积通信中断的影响。”

到了5日上午,王璐发现,阿拉木图已经不是自己昨天看到的模样。她于9点到单位,发现所有人的网络通信都中断了。有线网络仍可以使用——使用VPN后,仍可以与哈萨克斯坦外的地区联系,除此之外,哈国境内的网络全部断联。

情况比她最开始预计的糟糕。“我在哈萨克斯坦呆了8年,抗议活动时不时就来这么一下,但从没闹到这么大过。”没有网络也就没法工作,加上阿拉木图市内的公共交通已经完全瘫痪,王璐所在的公司决定让所有人回家办公。午饭前,公司里的本地员工就已经都离开,

中国员工因为住地都离公司很近,都留到了下午才回家。下午两三点,王璐和同事们听到爆炸声和枪声越来越近,枪声和爆炸声差不多几分钟一次。“三四点意识到不对劲了,站在我们楼可以看到市政府的楼已经被烧了,公司通知撤。”王璐站在公司楼上,远远看到市政府冒出的黑烟,这黑烟在1月5日阿拉木图市的大雾中,仍然十分明显。

军队从机场撤离

回家的这一路,几乎每个街口都有抗议者的身影。“情况已经失控了,打砸抢,烧警车军车,行人很危险,开车的话更危险,可能被冲击。”王一行人决定走小道,绕开可能遭遇阻碍的大路,此外,众人还做好了心理准备——如果有抗议者接近并试图进行伤害,一定要直接冲过去。

王璐坐在同事车里,在路过家附近的医院时,她注意到医院大门关着,平时停满了车的停车场,第一次空无一车。她觉得有点憋气,摇下一点车窗想透透气,就那么一丝缝隙,满满的硝烟味儿立刻钻了进来。她赶紧把车窗重新关上。

下午5点不到,王璐终于回到家里。网络仍未恢复,但她的手机能够断断续续打进和拨出一些电话。八点半,她接到同事的电话。“我有5名同事在当天下午的时候去机场了,当时就说有军队驻守,但是机场所有航班已经停飞。下午5点左右,军方撤走,机场被抗议者占领。”王璐说,同事在机场的小角落里躲着,正在给自己打电话的时候,遭遇了抢劫,“有个人的行李和包都被抢了,我在电话里都听到对面冲突吵闹的声音。这是我这一天最害怕和崩溃的时刻。”

接下来,更为具体的困难摆在她面前——因为没有囤积食物的习惯,家里只有两包泡面、一包萨其马和半包饼干。她最终只吃了一个萨其马,因为不知道这些食物是未来多久的口粮。

现在,阿拉木图街上的商店都不开门了。王璐所在的公司此前发出通知,1月6日中午,员工们可以去单位食堂领两三天的口粮,但当地时间6日凌晨2点过,情况急转直下。“明天七点断网,我在洗锅接水,马上要进入极端环境了。”她突然收到朋友的来电,然后又打电话一个一个通知其他朋友,“现在信息太杂,分辨不清,但做好准备总是好的。”凌晨3点,在手机网络恢复两个半小时以后,王璐再也没有回复微信,失去了联系。

燃气涨价引发全国多地抗议

据新华社报道,新年伊始,哈西南部曼吉斯套州液化天然气价格大幅上涨,引发多地民众集会抗议。托卡耶夫5日签署总统令,接受政府辞职,并主持召开社会经济形势会议,通过多项稳定物价的措施。

“这次抗议的主要引线是液化天然气涨价。”王璐说,2022年1月1日起,哈萨克斯坦曼格斯套州液化天然气价格由每升60坚戈(约合人民币0.88元)提高到120坚戈(约合人民币1.47元到1.68元),“对普通收入家庭来说,确实是一笔不算小的支出。”

价格上涨引发当地民众不满,1月起,包括该州首府阿克套和阿拉木图在内的多地爆发抗议示威活动。哈萨克斯坦总统托卡耶夫指示成立政府特别调查委员会,就价格上涨事件展开调查。4日当天,根据该州当局与抗议者谈判的结果,液化天然气价格降至50坚戈(0.735元)每升。

在哈萨克斯坦经营油田的中国商人白宏说,1月3日,在本次大规模抗议爆发前,就收到了中国驻哈萨克斯坦大使馆的通知。“使馆通知中方,不要让人外出。这一轮抗议其实3日就已经有苗头了。”白宏认为,疫情发生以来,哈萨克斯坦民众受到极大影响,老百姓没有钱,叠加天然气涨价等因素,成为本次大规模抗议的导火索。

据哈总统网站发布的消息,当地时间1月5日,哈萨克斯坦总统托卡耶夫主持召开了社会经济问题会议。会议通过了多项旨在稳定物价的措施。托卡耶夫在会上表示,现阶段国家行政部门最主要的任务之一是控制通货膨胀,稳定物价。政府部门将对粮食产品以及液化气、汽油、柴油等进行为期180天的价格调控。托卡耶夫还要求加快天然气系统改革,尽快完成在曼吉斯套州建设液化气厂的任务,同时将液化气交易进入电子贸易平台和股市的时间推迟一年。托卡耶夫还表示,自5日凌晨在阿拉木图和曼吉斯套州实施紧急状态后,两地局势保持稳定。

努尔苏丹等地进入紧急状态

据国际文传电讯社报道,当地时间1月5日13时30分左右,1000余名抗议者开始冲击阿拉木图市政府。王璐在自己的朋友圈里看到的视频,抗议者最终冲进了市政府并进行了破坏。

市政府被攻击,白宏的心提了起来。“我们办公地点就在阿拉木图市政府旁边。”因为联络中断,抗议爆发后,白宏至今未能联系到项目上的人,他难掩焦虑,“我们油田中方员工都没受伤。在油田干活的现在都呆在油田不出去,办公室人员目前居家办公。口粮什么的肯定都做了准备。但是,以前虽有过类似的抗议,却从来没有这么大过。这次不知道要多久。”

根据哈萨克斯坦内务部新闻局消息称,在阿拉木图这一哈萨克斯坦最大城市,共有超过200人因在本次非法集会期间违反公共秩序被拘捕。相关部门已就13起针对行政人员的暴力行径和袭击政府设施的行为立案并开展调查。在阿拉木图和奇姆肯特等南部城市近两日来发生的非法集会和抗议活动中,95名内务部人员受伤,37辆公务车辆受损。据国际文传电讯社当地时间1月5日报道,在北部城市科斯塔奈和彼得罗巴甫洛夫斯克,仍有数十名抗议者分别聚集在两地市政府附近,试图冲击政府机构。阿拉木图国际机场被反政府人员控制,哈萨克斯坦国家电视台阿拉木图分台被反政府人群袭击。

1月5日凌晨,哈萨克斯坦总统托卡耶夫宣布曼格斯套州和阿拉木图市自1月5日凌晨1时30分进入紧急状态,至1月19日0时结束。另据俄新社报道,阿拉木图市紧急状态期间将禁止举办任何大型活动,并于每日23时至次日7时执行宵禁,同时将对市内和进出城市的交通进行限制。

此外,哈萨克斯坦总统网站于当地时间1月5日宣布,首都努尔苏丹进入紧急状态。这是继曼格斯套州、阿拉木图市和阿拉木图州之后第四个进入紧急状态的地区。

目前,哈萨克斯坦已全境进入紧急状态。

新京报记者 杨雪 编辑 胡杰 校对 吴兴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