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底线追星、“饭圈”互撕、粉丝为选秀“倒奶打榜”……非理性“饭圈”衍生的问题,已屡见不鲜。

 

1月7日,北京市政协十三届五次会议上,多位政协委员指出,当前,未成年人沉迷网络游戏、网络不良信息、网络不良社交等问题较为突出,也误导和侵蚀着青少年的“三观”,影响未成年人身心健康成长。

 

有委员指出,对于这一问题的治理非常必要。“饭圈”治理难在哪?该如何引导学生正确追星、追什么样的明星?多位政协委员提出建议。

 

熬夜给偶像送祝福,部分青少年热衷于饭圈活动

 

书桌上贴满了偶像的照片、熬到夜里12点在朋友圈给偶像送生日祝福、记偶像生日比爸妈生日牢……说起六年级女儿的“追星”日常,徐女士有些无奈,“追的‘星’我都不认识。”

 

2021年7月,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发布的《2020 年全国未成年人互联网使用情况研究报告》显示,中国未成年网民已达1.83 亿,且有8%热衷于饭圈活动。这些未成年“饭圈”群体又以初中生追星的积极性最高,其中11%的初中生参与过线上粉丝应援。

 

公开资料显示,“饭圈”是一个网络用语,是粉丝圈子的简称。从前追某个明星或乐队,最多就是买专辑,看演唱会,基本都是“散粉”,并没有饭圈的概念。近年来,随着明星粉丝群体不断扩大,追星的方式也渐渐演变成为偶像买周边(衍生产品)、租广告位做宣传、投票以及做慈善公益活动等多种方式,“饭圈”文化应运而生。

 

北京市政协委员、北京师范大学燕化附中语文教研组组长金英华在提案中提到,未成年人在网上投入大量的时间、金钱和精力,为艺人拍照剪辑、管理评论、转发动态和分析数据,甚至不惜为所追艺人诽谤他人、相互攻击。

 

金英华指出,艺人本身的行为活动主要由娱乐行业资本市场操控。经纪公司在娱乐市场中的发展是以盈利为目的的,他们打造艺人,主要是为了博取知名度,并带来效益。“但是,很多经纪公司和艺人对于社会风气如何正向发展的考虑不足,如果对未成年人没有正确和及时引导,追星便很可能成为青少年的‘精神鸦片’。”

 

未成年人“饭圈”整治依然是难题

 

女儿平时有空喜欢看各类网络综艺,在徐女士看来,女儿和她的同学们追星很大程度上是受到了网综的影响。

 

记者注意到,在今年1月6日召开的2022年全国广播电视工作会议上,北京市广播电视局党组书记、局长杨烁就网络治理指出,北京市将全面叫停偶像养成类网综、“耽改”题材网络影视剧,认真开展网络影视剧、短视频、直播领域专项清查,着力营造清朗健康的首都网络文化空间。

 

实际上,对于“饭圈”的畸形行为,教育部已开展过多次专项治理。

 

2020年8月,教育部等六部门联合开展未成年人网络环境专项治理行动,对网络游戏沉迷、“饭圈”等不良社交行为、低俗有害信息等重点问题进行排查整治,并点名整治“饭圈”“黑界”“祖安文化”等。

 

2021年“清朗”系列专项行动中,再次提出要严厉打击引发网络粉丝群体非理性发声应援等行为。存在已久的“饭圈”乱象问题,由此再次被纳入公共治理视野。

 

但未成年人“饭圈”整治依然是难题。金英华分析称,粉丝群体或未成年网民较分散,正向引导有难度。

 

金英华在提案中引用了一组调查数据:有42.2%的中学生自小学就开始了追星生活,有52%的中学生追星时间在3年以上。他们所在地域广泛,所追艺人不同,出现的现象也不尽相同,但是网络平台缺乏统一的引导平台、有效的监管机制、良好的引导策略,造成深入“粉丝心”的正向引导有相当难度。

 

此外,金英华认为,对演艺明星和粉丝群体的相关政策规定存在漏洞和无力之处。“虽然《演出行业演艺人员从业自律管理办法》首次确立了对于劣迹艺人的惩戒措施,把违规行为和惩戒措施逐一清晰化,但仍旧无法对明星和粉丝行为进行彻底规范。”

 

委员建议严禁未成年人打赏、应援消费等

 

未成年人“饭圈”乱象的整治,需要治标,更要治本。金英华认为,提高未成年粉丝的判断力非常重要。“与未成年人接触最频繁、最直接的是家长和学校,作为未成年人监护者的家长、发挥立德树人作用主渠道的学校必须各尽其责,通力合作。

 

《中华人民共和国家庭教育促进法》已于今年起实施。金英华建议,利用好学校开设亲子课堂、聘请专家等方式对家长做好指导,更好地帮助家长在家庭中对未成年人追星作出有效引导;学校则可以通过校本课程、心理课程、品德教育、学科融合等多途径,正确引导青少年。还可以整合、盘活校内外社会文化资源,采取丰富多样的数字化形式,增强教育引导的实效。

 

未成年人健康成长离不开的社会也应提供更纯净的环境。北京市政协委员、北京基业达电气有限公司研发工程师刘军认为,网络媒体舆论环境的引导也十分关键。他建议,主流媒体及自媒体要高度重视青少年的理想信念教育职责,在对于娱乐明星相关话题的报道上要有所克制和规范。“建议不用身价多少这类词语给娱乐明星、歌手、主播、网红、企业家等打标签;不宣传非传统劳动模式下一夜暴富,例如网红带货、网红刷礼物等巨额收入,歪曲一直以来勤劳致富、天道酬勤的认知;要纠正大众关注的正确视角,对于丑陋的、负能量的不提供传播平台。”

 

2021年8月27日,中央网信办秘书局发布关于进一步加强“饭圈”乱象治理的通知,要求规范粉丝群体账号。加强对明星粉丝团、后援会等账号的管理,要求粉丝团、后援会账号必须经明星经纪公司(工作室)授权或认证,并由其负责日常维护和监督。未经授权的个人或组织一律不得注册明星粉丝团账号。

 

金英华建议,网信等有关部门应强化对明星粉丝团、后援会等账号的管理;同时,对青少年言行的管理也需要加强。“严禁未成年人打赏、应援消费、担任粉丝团相关群主或管理者,限制未成年人投票打榜,明确明星粉丝团、后援会等线上活动不得影响未成年人正常学习、休息等。”

 

通过有吸引力的方式让孩子关注正能量偶像

 

北京市政协委员、北京市第十五中学校长苏冰表示,青少年追星是正常现象,“我以前的学生还追过小虎队,一夜不回家就为了拿一个签名。”在苏冰看来,追星是一种社会现象,不能简单地归于个体问题,“从党和国家、社会的角度来讲,如果有正向的引领,对于解决青少年‘饭圈’乱象问题会有所裨益。”

 

“追星追什么?其实我们可以完全不用回避这个话题。”苏冰表示,一所成熟的领先的学校,应该解决好学生的价值引领问题,“孩子是一张白纸,我们如何引领孩子,孩子就会跟着模仿。等他年纪大一点自然就有他的价值观。”

 

苏冰以学校举例,可以通过多树立模范人物、英雄人物等正能量的“明星”,“通过主题班会等教育活动,帮助学生树立正确的价值观。学校在这其中还是有很大的可作为的空间。”

 

“有个问题需要反思。”刘军称,为什么孩子们喜欢的偶像很多是娱乐明星,而不是那些为国家建设做出巨大贡献的、各行各业的出色代表,以及优秀传统文化及历史中的英雄人物,这不能完全指责孩子。他认为,需要摒弃生硬说教的方式,用更有吸引力的传播方式,潜移默化地让孩子们喜欢真正的“优质偶像”。

 

“近期,三位航天员在太空‘出差’,通过太空授课的方式让全国孩子们观看了太空实验,让孩子们来感受航天科技的魅力和国家的强大,这样的方式很有意思,教育效果比喊一万句口号要好得多。”刘军举例称。


新京报记者 冯琪 杨菲菲 编辑 缪晨霞 巫慧 校对 张彦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