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京报文娱×新京报动新闻联合出品


2022年,于许佳琪而言,是“开启”的一年。


随着第一部担任女主角的网剧《清风朗月花正开》热播,许佳琪正在磨砺着将自我放在角色后面;学习着如何在昼夜工作下保持最好的状态;也适应着外界对于演员许佳琪的严苛审视。而另一重身份下,歌手许佳琪从限定组合THE9毕业,成立工作室,发行全新个人单曲《Poison Kandy(魅)》,正式开启了独自乘风破浪的新阶段。


接受新京报记者专访时,许佳琪回顾了自己近两年的成长,似乎更自信、更独立了。在舆论的持续包裹下,面对越来越多的批评与夸赞,她也学着坦然接受看似不完美的自己。


许佳琪说,如今的她觉得更自信,也更独立了。


鼓励式教育对我更受用


新京报:《清风朗月花正开》这部剧哪里吸引到你?


许佳琪:因为它是讲建筑的,我觉得这个题材还是蛮新颖的。陈朗月是一个公主,她的性格其实也是很吸引人,比较讲正义,会为自己热爱的事情去努力,所以我觉得可以尝试一下。


新京报:作为第一部担任女主角的作品,挑战最大的地方在哪里?


许佳琪:这个角色算是之前没有接触过的。之前的角色都是比较符合自己外表,比较大家闺秀,端庄的那种。这次的陈朗月前期比较古灵精怪。因为是第一部女主剧,我才发现在镜头前保持状态良好,是件很重要的事情。因为(《清风朗月花正开》)经常要早上五六点钟起来化妆、开工,凌晨才收工。睡眠不足的情况下,保持精神面貌良好是很难的。所以还真的挺辛苦的。


《清风朗月花正开》是许佳琪第一次出演电视剧女主角。


新京报:作品播出后,会去看观众的评价吗?


许佳琪:当然,不然演戏是为了什么?(演戏)是为了观众看,为了让观众能看进去,能喜欢你。但(评价)得去客观地看,去体会这个人到底说得对不对。我自己得有一个评价的三观。不能说,这个人批评我了,就是对的。还要看他们说得在不在点儿上,是不是为了黑我而黑我。


我是能接受那种鼓励式教育的。有不好的地方,可以说,(但)语言的话术性很重要。鼓励式教育可以帮助成长,我也是这样子对待我身边所有人的。


学会接受不完美的自己


新京报:2020年对你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一年,经历了从冬天到春天的成长。所以你认为自己那一年获得了怎样的成长?


许佳琪:我以前挺害怕上综艺的,也害怕接梗、抛梗,不知道该说什么。也很少有个人采访,会紧张。但现在,学会了如何真实地表达(自己)。我会知道做采访,面对的是我的粉丝,他们会去看。我想给更多看采访的人,传递我当下生活的心态,给大家分享一些正能量的事情。所以更自然、自如了。


许佳琪正在学着接受自己的不完美。


新京报:《青春有你2》期间接受新京报采访时,你曾提到自己并没有那么自信。经过了一年多的成长,你觉得自己比以前更自信了吗?


许佳琪:回想起来,(以前)我怎么会这个样子?我当时是有多不自信。可能那个时候的心态是有变化的。高压下自己定的期望值很高;如果没有达到期望,会觉得不够自信。其实心态上的变化是很重要的。现在能接受自己很多看似不完美(的地方),因为这才是完美的自己。


新歌舞台希望互动更多


新京报:《Poison Kandy(魅)》这首作品想表达怎样的态度?为什么想做这样一首歌?


许佳琪:我从2020年就开始选歌了。一开始选的还是比较平淡的歌曲,延续《SKIN》那种风格。我(当时)也在排练演唱会,发现好像没办法跟观众互动。所以想选一首动感的歌曲,让观众听到可以跟你一起舞动,是一个有互动性的舞台。


新京报:还想尝试哪些类型的歌曲? 


许佳琪:想尝试安静一点儿的,有点儿R&B(节奏布鲁斯)、Jazz(爵士)那种感觉(的歌曲)。也可以加一点儿国风古典舞的元素,比如国风旗袍舞之类的,混合一下现代舞。


许佳琪自称,是个可以和工作人员打成一片的人。


新京报:成立工作室后有什么新目标?


许佳琪:新的目标就是先把粉丝提出来的一些小建议,比如发图快一点儿,行程图也在慢慢地弄。就是一步步来,不要有对比,因为对比永远会有伤害,而且不要跟过去对比。


新京报:你是比较随性,能和大家打成一片的老板吗?


许佳琪:算是那种“温柔给你一刀”的老板(笑)。开玩笑的!是打成一片的。


快 问 快 答


新京报:如果有时光机,你想去什么时候?


许佳琪:我想去未来看看,看看我的老年生活,是不是还是那种穿得很漂亮,打扮得很时尚的弄潮儿(笑)。


新京报:你刚才说已经考虑买房了?


许佳琪:我在想到底要不要买房。其实我觉得没必要买,我是那种比较自由的人,可能这段时间喜欢阁楼,住一住阁楼,那段时间我又喜欢别的样子的房子,就去住一住那样的房子。


新京报:有什么想对粉丝说的。


许佳琪:希望大家在2022年多多爱自己。我也希望大家可以信任我,知道我现在做的很多选择,都是我热爱的事情。不要过度的地担心,过度地猜测,我们会过得越来越好。


新京报资深记者 张赫

首席编辑 吴冬妮  校对 赵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