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联储主席鲍威尔。资料图。图/IC photo


当地时间1月26日,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召开首次年度会议,作出了两点重要决定:一是维持0.25%的基准利率不变,二是暗示将在3月中旬的会议上加息。
 
如果届时付诸实施,那么这将是美联储三年来首次加息。无论结果如何,加息的市场预期已经进一步被坐实,也将对美国经济,乃至全球经济,产生巨大而深远的影响。
 
通货膨胀率已成为美联储主要“敌人”
 
为什么现在要加息?首当其冲的原因,当然是美国国内仍然在不断高攀的通货膨胀率。尽管经济学界对于多少才是合理的通货膨胀率并没有统一的答案,但是一般对于超过3%以上的数字就开始表示警惕了。
 
根据美国劳工统计局的最新数据,美国国内通货膨胀率已经攀升到7.04%。要知道该数字在2021年初的时候还只有1.4%,仅一年时间,通货膨胀率已暴增至原来的5倍。这也意味着美国民众手中美元现金的实际购买价值已经大大缩水,进一步推升了民众的痛苦指数。
 
痛苦指数主要由两个数据组成:通货膨胀率和失业率。在2020年新冠疫情最为严重的时期,美国民众的痛苦指数曾经一度高达15.13%,随后逐渐下降。但是,这一数据在2021年1月降到7.876之后又开始了上升趋势,如今已高达10.94。
 
2020年的痛苦指数峰值主要源于疫情导致的大规模失业,而现在的痛苦指数则主要来自通货膨胀。根据劳工统计局相关数据显示,目前美国的失业率已经下降到3.9%。由此可见,通货膨胀率已经成为美联储的主要“敌人”。

▲当地时间2020年10月2日,美国劳工部公布9月失业率为7.9%。视频/新京报动新闻


激进政策消极影响开始显现
 
高涨的通货膨胀率跟美国国内的激进政策息息相关。
 
新冠疫情中断了经济循环,给服务业占比超过80%的美国经济造成巨大的冲击。无数人因此失业,陷入衣食无着的困境。
 
为了维持失业人群最基本生活,美国政府连续推出多轮大规模纾困救济计划,采取最极端的方式,通过不断提高债务上限,开足美联储的美元印刷机,直接给民众发放现金支票。
 
从积极意义上来看,确实很多普通民众受益于此,渡过了难关。但是,任何极端政策都会有代价。数据显示,目前市场上流通的美元钞票中,有40%由2020年所印刷。该政策的消极影响开始在2021年逐渐显现,其中之一就是不断高涨的通货膨胀。

▲1月19日,拜登发表讲话称支持美联储收紧货币政策以控制通货膨胀美元。图/新华社视频截图


与此同时,拜登政府上台后继续不断推出大规模财政开支项目,包括1.9万亿美元的“美国救援计划”、2.3万亿美元的“美国就业计划”、1.8万亿美元的“美国家庭计划”。
 
从规模上来看,如果排除因为新冠肺炎疫情导致的2021财年支出大幅度增长的特殊情况外,2022财年将是二战以来美国联邦政府财政支出比例最大的一年,占GDP的比例超过25%。
 
如此大规模的政府财政支出,只能以债务增加的方式来实现。曾任克林顿政府财政部长、奥巴马首席经济顾问的经济学家拉里·萨默斯,将拜登的大规模支出计划称为“近40年来最不负责任的财政宏观经济政策”。
 
在西方以选举为基本特征的政治游戏中,通货膨胀率往往具有较强的预测性,不仅能够显示当前的经济状况和发展前景,还会对政治前景产生影响。
 
从美国劳工统计局的数据来看,美国最糟糕的通货膨胀发生在上世纪70年代和80年代初。不断高企的通货膨胀率和失业率,直接断送了民主党卡特总统寻求连任的可能性。
 
相信也正是因为通货膨胀已经成为拜登总统的痛点,他才在记者招待会上被问及该问题时,不小心爆了粗口。尽管,他事后向记者道歉并获得谅解,但该事件本身已经直观地表露出,拜登对当前经济形势和即将到来的中期选举不可抑制地焦虑。

▲1月24日,福克斯记者提问有关通货膨胀问题,拜登回答后以为“已关麦” ,小声爆粗口被清晰录下。视频/新京报我们视频·世面

 

加息所发挥作用有限
 
那么,通过加息能够解决美国当前的经济问题吗?目前来看,可能很难。
 
一方面,加息的效果除了能对股市产生立竿见影的影响外,其对经济的真正影响需要时间,有可能就错过中期选举的关键日期。
 
此外,这一过程依然充满变数,甚至有可能因为股市的负面表现,从而恶化市场对美国经济的预期。这也是为什么美联储就加息问题只提前“吹风”,而不直接采取行动:先试试水,看看市场的反应。
 
另一方面,美国通货膨胀固然有美元泛滥的原因,但美元作为全球储备和流通货币,其流通总量与国际经贸所需之间的比例,仍未发生根本性偏离。
 
理论上,多印刷出来的美元所导致的价值缩水,已经被全世界持有和使用美元的国家、组织以及个人所分摊,即“铸币税”。
 
所以,美国国内通货膨胀率高企的另外一个因素不能忽视——国际物流依然不畅,美国国内市场缺乏足够的国际商品与服务供给。解决这个问题的关键是,尽快结束中美经贸摩擦,取消或降低所有的惩罚性关税以及非关税壁垒。
 
近日,美国国会141名民主、共和两党议员向美国贸易代表发出公开信,要求对中国商品给予更广泛的豁免,理由是最终为高关税买单的仍是美国公司。美国商界一直批评这些关税推高了成本,在美国通货膨胀日益加剧的形势下,这种批评声音也越来越大。
 
从全球经济角度来看,如果美国加息成真,很可能意味着国际资本向美国大回流。这将大大加剧一些国家货币贬值的压力,对脆弱的经济体造成破坏性影响。这让全球经济从新冠疫情大流行中恢复的前景蒙上了阴影,也使世界对美元在国际经贸合作中承担的主导性地位,再次产生怀疑。
 
由此可见,美国完全依据本国经济需要,选择“放水”与“收水”,从来不考虑他国的利益,最终将迫使市场针对美元作出“用脚投票”的选择。

 

特约撰稿人 | 梁亚滨(中央党校国际战略研究院教授)

编辑 | 徐秋颖

实习生 | 韦英姿

校对 | 陈荻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