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奥闭环管理酒店里粘贴的“福”字。图/新华社

再过不久,2022年北京冬奥会就要开幕了。2月4日,既是北京冬奥会开幕的日子,也正好赶上农历大年初四。源于西方的奥运会与中国的传统春节不期而遇。其实,这在某种程度上也代表了东西方两种文明的融合。

春节的传统礼俗是中华文化的重要组成,而“奥运会不仅是最高水平的体育竞技活动,也是当今世界非常重要的国际文化活动。”当两种文化相遇、交融,必将碰撞出绚烂的文明火花。

春节,中国传统文化不可分割的部分

广义来讲,所谓春节、就是过年,反过来、也一样。俗话说“不出十五都是年”,所以过年就不仅仅是过“正月初一”这一天,而是指共同的一段休闲热闹时间,包括“新年”之前的“旧年”收尾,包含了“辞旧”与“迎新”的长时段仪式生活。因此,春节才会放假,让一年奔波劳碌的人们集体休息、放松娱乐、阖家团圆。

如果把“春节追溯到24个节气中首个节气“立春”的话,周朝就有迎接“立春”的仪式。立春前三天,周天子斋戒,立春日,亲自率领三公九卿诸侯大夫,到东方八里的郊外迎春,祈求丰产丰收。

除夕夜熬夜守岁的传统则最早见自西晋名人周处在《风土记》中的记载:“除夕之夜,大家终夜不眠,以待天明,称曰‘守岁’”。事实上,即使唐太宗自己在“一夜连双岁,五更分二年”的除夕之夜也有《守岁》的诗句:“寒辞去冬雪,暖带入春风“。

“春节”,是“千门万户曈曈日,总把新桃换旧符”的时候,是“稚童新衣相夸耀,旧去新来气象清”的日子。这样看来,中国人过的“年”既是时间制度,也是生活实践,因为“过年”既象征了中国人的物质丰富、丰衣足食,还代表亲友相谐、社会友善,更表示对于过去的总结,对未来的展望。

而团聚团圆守岁吃年夜饭连同祭祖、贴春联、挂灯笼等风俗则成为中国传统文化的不可分割部分,融入中国人的文化记忆和文化血脉,形塑着中国人的身份认同。

同时,作为一种仪式的“春节”或“过年”,也让一个地不分南北、气候不分天寒地冻与春暖花开的国家自然、情愿、真心诚意地,加入每年一次的重大节日盛典,构筑了中华民族的文化价值观念,以及中国人以家为核心衍生出的亲情之线。

奥运,西方文明的产物

春节,是中国文化的结晶;相较而言,奥运,则是西方文明的产物。

据说,古代奥运会的产生与古希腊神话里众神之王宙斯的孙子娶亲有关。相传宙斯的孙子佩洛普斯和古希腊国王伊利斯的女儿一直郎情妾意、私下爱恋。

可根据神谕,老国王注定要被自己的女婿杀死。于是老国王决定公开招婿。最终,佩洛普斯抱得美人归。为庆贺自己的胜利,佩洛普斯和老国王的女儿在奥林匹亚的宙斯庙前举行盛大的婚礼,婚礼上安排了战车、角斗等比赛项目,这就是最初的古奥运会,佩洛普斯也就成了传说中的古奥运会创始人。

如果说这样的神话传说表达了人们对古代奥运会起源的想象与希望,那它似乎更暗示了古希腊人是在通过对特定标准的崇拜,以强化民族认同和归属感。

不可否认的是,这种认同感反映在现实生活中就是一种对外的排斥。历史学家希罗多德曾记载说:“马其顿国王亚历山大一世有一次参加奥运会,但当他进入会场准备赛跑时,其他竞技者却不让他参加,说他是一个外邦人,直到亚历山大证明自己是希腊阿卡亚人后,其他运动员才承认了他的比赛资格。”

有意味的是,这种规定一直存在于漫长的古代奥运会历史之中。然而,追求拼搏、现世娱乐的民族性格也激励古希腊人乐此不疲地开展各种各样的赛事。以此观之,享受生活、追求幸福早就成为古希腊人的文化观念。此后,古风时期(公元前7世纪——公元前6世纪)的贵族和富人更尽情享受人生乐趣,也更热衷参加富有竞争精神的体育和酒会,如斗酒、游戏、跳舞、弹琴、唱歌、赋诗等等,因此希腊的古风时期也被称为“竞赛的时代”。

两种文明美美与共

应该说,由此延伸而来,只在雪上或冰上进行比赛的冬奥会可能与春节有暗合的地方。对于中国人来讲,春节是一年的开始,过年是“家和万事兴”,是健康快乐、家人平安,是对和平、友谊和亲情的检阅和激励,也代表人们对幸福的期盼。

而古希腊对“幸福”的定义,“在生活给人们所提供的范围内,充分发挥人的各种能力,使生活臻善臻美”,同样适用于冬奥会的赛场,它让人在冰雪的赛道上体会健康的乐趣,它让人在彼此竞争中领略和平的力量。

记得现代奥林匹克的创始人顾拜旦曾说:“体育运动必须创造美并为美创造机会。” 花样滑冰是美的、自由滑雪是美的,体育健儿激烈的身体对抗,美轮美奂的表演,使人怀有忐忑和悬念,也给人带来愉悦与振奋。

相对来说,中国人对于春节体现了一种生活美学,它崇尚家居环境的整洁,它追求“五味调和”、色香味俱全的饮食风味,它专注工艺手艺的精巧精美,它陶醉于民俗活动的精彩纷呈。传统的社火表演,舞龙、舞狮、踩高跷、扭秧歌、腰鼓等等,既是春节期间的群众体育活动,也丰富着春节的文化内涵。

殊途同归的是,无论是运动比赛、饮食风味、民俗活动还是手工艺品,它们都让人赏心悦目,让人有享受艺术享受生活的美好心境。

毋庸讳言,春节是中国人内化自己生活习俗和生活状态的时间概念,也是在长期的生活状态融合过程中具有包容和融合特性的文化概念。

当冬奥时间与春节时间相遇,是两种文明美美与共的交流,更是中国人敞开胸怀,像接待自己的家人或亲人一样,迎接外面的世界到中国来过一个祥和的“中国年”。

 

新京报特约撰稿人 | 原平方(学者、教授)

编辑 | 迟道华

实习生 | 韦英姿

校对 | 李立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