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冬奥会男子雪橇比赛,格鲁吉亚选手萨巴・库马里塔什维利在赛道上完成所有比赛,他握紧拳头,仰头向天,进行了庆祝。他的名次是31名,但却像夺得了冠军一样。


参加奥运会成为一种使命


知道内情的人,会和萨巴一起庆祝。而在奥运会开始前,不少雪橇项目的名宿就向萨巴表达了祝福。因为他能站在北京冬奥会的赛场上并且完成比赛,就算是伟大的成就。


12年前,萨巴的堂兄诺达尔・库马里塔什维利在温哥华冬奥会雪橇比赛的赛前训练中意外摔伤不治身亡,当时距离温哥华冬奥会开幕只有几个小时的时间,诺达尔不治身亡的悲剧,也为温哥华冬奥会蒙上了一层阴影。


库马里塔什维利家族是格鲁吉亚的雪橇运动世家,面对如此悲剧,当时只有9岁的萨巴,发誓要完成堂哥的愿望,参加一次冬季奥运会。现在他站在了北京冬奥会的赛场上,年龄也和当初自己的堂哥一样,正好21岁。


诺达尔的去世,改变了雪橇这项运动,此后雪橇项目加强了安全性,在整体上降低了速度,也对选手的积分排名有了更严苛的规定。现在的男子雪橇比赛看上去非常狂野,但已经是改良的结果。就此去看,每一项运动规则的完善,都包括了很多运动员的努力,其中甚至有惨烈的牺牲。


萨巴立志要参加冬奥会,是完成家族使命的需要。他的祖父、父亲、伯父,都是格鲁吉亚雪橇项目的推动者,堂哥因此遇难,而他自己也责无旁贷,必须挑起大梁。他参加北京冬奥会,既是为国争光,也是为了自己家族的荣誉。


当然,这里还有一层更特别的意义:对萨巴来说,参加奥运会成为一种使命,这种使命过早地压在他的肩上,也成为巨大的负担。这里有荣耀和梦想,也有难以克服的阴影和恐惧。没有谁凭着“故事”就能参加奥运会,他必须刻苦训练,在排名赛上证明自己,而他面临的内心考验,要远远多于同龄人。


▲2月2日,格鲁吉亚选手萨巴·库马里塔什维利在训练中。图/新华社


每个人的拼搏都值得尊敬


在北京冬奥会上,萨巴终于成功了。事实上,他在21岁的时候来到北京冬奥会的赛场,本身就是一种成功,而顺利完成比赛,则是更大的成功。在那一刻,他和去世的堂哥成为雪橇运动传统的一部分,也成为冬奥会历史上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这就是奥运会。不管是夏季还是冬季奥运会,追求更高、更快、更强、更团结,都是运动员共同的精神。运动员参加奥运会,是为了国家荣耀,因为他们身上总是印着国旗的元素,代表一个国家的形象。但是,在这“宏大使命”之中,也有属于个人的梦想。


没有哪一种梦想是卑微的,每一个人为了梦想而进行的拼搏,都值得尊敬。在奥运赛场上,不乏这样的“光亮时刻”。每一个运动员在完成比赛的时候,脸上都会绽放出光芒,那都意味着漫长努力的一个“大考”,是个人生命的奇迹。如果我们仅把目光盯住最后的领奖台,就会错过奥运赛场太多的竞赛。


在北京冬奥会正式开始之前,就已经产生一个“传奇人物”。2月5日傍晚的速滑女子3000米比赛,来自德国的克劳迪娅排名在20位选手的倒数第一,但却是记者追逐的焦点,因为她今年49岁,是年龄最大的女子选手,这是她参加的第8届冬奥会了。


连续参加8届冬奥会,这要战胜多少困难?要多少次战胜自我?女子速滑3000米比赛的奥运会纪录,克劳迪娅保持了20年,今年被荷兰运动员伊雷妮・斯豪滕打破,这就是奥运会的魅力。


可以说,奥运会所有的传奇,都体现着某种共同的“英雄主义气质”,他们要不断战胜自我,正是这一点,让奥运精神鼓舞着每一个普通人。


排名31位的萨巴,毫无疑问也是一个“胜利者”,他的参与本身,就是一种胜利,而在他庆祝的那一刻,奥林匹克精神无疑更加熠熠生辉,鼓舞着每一个普通人。


特约撰稿人 | 张丰(专栏作者)

编辑 | 马小龙

校对 | 刘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