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4日的北京冬残奥会开幕式上,视障运动员李瑞接过最后一棒火炬,他站在主火炬台上摸索着一片片刻着参赛国家和地区名字的“雪花”。在几番尝试之后,他在观众的加油声中,将冬残奥会火炬缓缓地插入了主火炬台。

 

在冬残奥会赛场上,视障运动员活跃于高山滑雪、冬季两项等项目。在他们的比赛中,还有一个人的存在不容忽视。他们先于运动员出场,用声音不断提示运动员,他们是运动员的“眼睛”,也被称为领滑员。

 

“我和内米在这些年间关系变得十分亲密。”德国高山滑雪运动员内米·里斯陶(Noemi Ristau)的领滑员葆拉·布伦策尔(Paula Brenzel)近期在接受新京报《地球连线》专访时说道,成为领滑员后,她从不同的角度重新认识了滑雪。

 

布伦策尔认为内米·里斯陶的参赛非常有意义,她展示了残疾人也可以强大且勇敢。内米·里斯陶在日常生活和赛场上可以完成很多视觉正常的人都做不到的事,是她的学习榜样。

 

3月2日,新京报《地球连线》专访葆拉·布伦策尔。

 

一直以来的目标:参加北京冬残奥会

 

新京报:你有关注北京冬奥会吗?

 

葆拉·布伦策尔:我非常关注冬奥会,支持德国队员。我觉得冬奥会的组织和比赛都十分精彩。

 

3月2日,新京报记者连线葆拉·布伦策尔。/《地球连线》视频截图

 

新京报:你期待冬残奥会吗?你现在在冬残奥村?

 

葆拉·布伦策尔:我很期待冬残奥会。这是我第一次参加冬残奥会,奥运村对我来说是个非常新颖的概念,这里一切都让我着迷。冬残奥村聚集了来自世界各地的运动员,但一切都非常便利,其组织令人赞叹。

 

新京报:这是你第一次来中国吗?印象如何?

 

葆拉·布伦策尔:是的,这是我第一次来。在飞机上,我看到好多高楼大厦,人流涌动,一切都看起来难以置信。在中国所有人都面带微笑,会跟我打招呼,他们的快乐也传染了我。

 

新京报:你今年想跟内米·里斯陶一起在冬残奥会实现怎样的目标?

 

葆拉·布伦策尔和内米·里斯陶。受访者供图

 

葆拉·布伦策尔:如果在一年前,我一定会回答一个奖牌或金牌。但不幸的是,去年秋天内米膝盖严重受伤,现在也没有好转。而且滑雪时她偶尔会特别害怕。所以我现在希望我们可以在冬残奥会上保住前五位。

 

(3月6日,在北京冬残奥会高山滑雪女子超级大回转(视力障碍组)比赛中,内米·里斯陶(领滑员:葆拉·布伦策尔)取得第五名。)

 

新京报:领滑员是你的专职工作吗?你和内米·里斯陶一起训练多长时间了?

 

葆拉·布伦策尔:是的,我跟内米一起训练三年半了。她在上届冬残奥会后,与当时的领滑员合作并不顺利,所以就找到了我。我们一直以来的目标就是参加北京冬残奥会。

 

我们跟整个德国冬残奥团队一起进行训练。每年的8月底到次年3月、4月,我们会去瑞士、奥地利等地方训练。

 

“从不同的角度重新认识滑雪”

 

新京报:你的工作很重要的一部分就是支持内米·里斯陶,领滑员与运动员之间的相处非常重要,会直接影响运动员的表现。你会如何形容你和内米·里斯陶之间的关系?

 

葆拉·布伦策尔:我们俩之间非常亲密。我不仅仅是她的领滑员,也是她最好的朋友。

 

我和内米在这些年间关系变得十分亲密,我们就像姐妹。如同在一个家庭里,我们会吵架,但这些争执很快就会消失,我们也不必再去谈论它。

 

在滑雪道上,内米会一直听我的指示,但是在滑雪场外,我们是最好的朋友。这并非一直都很顺利,我们也有艰难的时刻,但我非常享受带着内米在雪上飞驰。

 

内米·里斯陶(左)和葆拉·布伦策尔。受访者供图

 

新京报:你自己是什么时候开始滑雪的?

 

葆拉·布伦策尔:我大概三四岁就开始滑雪了,在我年轻甚至童年时,我也参加过滑雪赛事,但并不是以职业选手的身份参加的。一直以来,我和我家人都对滑雪充满热情。

 

新京报:作为一个专职领滑员,你觉得最具挑战的是什么?

 

葆拉·布伦策尔:最困难的是我需要同时完成许多任务。首先领滑员必须非常擅长滑雪,其次在领滑时,他必须观察周围,有时要详细描述周围的事物,给出指示。同时,他还要经常回头检查和运动员之间的距离等。

 

但其实我和内米一起训练的第一天,并不像听起来这么困难。我很擅长滑雪,也可以在滑雪时给出指示,这些年通过训练,我的领滑技巧提高了很多。

 

新京报:你如何看待当时成为专职领滑员的决定?

 

葆拉·布伦策尔:我非常庆幸我做出了这个决定。回顾认识内米之前,我生活的一切都非常不同,那时我刚刚开始大学生涯,肯定想象不到四年后可以来到中国。

 

在刚开始跟内米滑雪数天后,我意识到视力障碍的人也可以滑雪。成为领滑员,让我从不同的角度重新认识了滑雪。

 

“她展示了残疾人的强大和勇敢”

 

新京报:作为内米·里斯陶的领滑员,你觉得她参加冬残奥会有什么意义?

 

葆拉·布伦策尔:通过参加冬残奥会,她展示了残疾人的强大和勇敢。有些视力正常的人都不会滑雪,但她做得到。她也是我学习的榜样。无论是滑雪还是日常生活,她能做到很多视力正常的人都做不到的事,一直激励着我。

 

这也不局限于内米,冬残奥村的所有运动员都很励志。这里所有运动员都非常特殊,每个人都在以自己的方式大放光芒。

 

新京报:你想跟读者传达什么信息吗?

 

葆拉·布伦策尔:其实很多残疾人都会开自己的玩笑,我们跟他们相处时不用害羞或害怕,像对待普通人一样对待他们。

 

新京报记者 侯吴婷 姚远

编辑 张磊 校对 吴兴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