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欧盟宣布禁止进口俄罗斯煤炭。这是俄乌冲突爆发以来,欧盟首次对俄罗斯能源出台禁令。

欧洲能源严重依赖俄罗斯的供应,多条俄罗斯天然气管道经由乌克兰通往欧盟国家。当地时间2月24日俄乌军事冲突爆发,欧洲天然气期货价格随即暴涨60%。欧盟对俄罗斯能源实施制裁,进一步加剧能源紧张。

能源紧张带来了一系列连锁反应。英、法、德、西等国都发生了抗议高昂能源价格的示威活动,德国民众出现了抢购木材和煤炭的风潮,欧洲的低收入者更是无力负担不断攀升的取暖、电力费用。

据专家分析,如果欧盟短期内全面禁止俄罗斯能源,将不可避免地陷入经济衰退。欧盟寄希望于在全球寻找替代俄罗斯的能源来源,以及发展绿色能源等措施破解难题。不过,专家分析认为,欧盟提出的中长期规划恐怕难以解决眼前的能源困难局面。 

3月17日,波兰政府表示,波兰一直在扩大天然气供应渠道及相应的基础设施建设,以便从2023年开始完全停用俄罗斯天然气。图为波兰石油和天然气公司(PGNiG)商店资料图。/IC photo

欧盟对俄煤炭下禁令

当地时间4月8日,欧盟正式通过了对俄罗斯的新一轮制裁措施。欧盟禁运的俄罗斯商品名单中,有一项格外引发关注,那就是煤炭。欧盟此次的煤炭进口禁令是迄今为止首次对俄罗斯能源出台禁令。从4月8日起,欧盟成员国将不再与俄罗斯签订新的煤炭订单。从8月的第二周起,欧盟将全面禁止进口俄罗斯煤炭。

此次与煤炭一同受到欧盟禁运的还有木材、橡胶、水泥、化肥、鱼子酱、伏特加等俄罗斯商品。一名欧盟官员说,受到禁令的商品价值总计约为欧盟一年内从俄罗斯进口额的10%。

对于欧盟煤炭禁令,俄罗斯总统新闻秘书佩斯科夫4月8日表示,国际市场对俄罗斯煤炭仍有需求。在欧盟禁止进口俄罗斯煤炭后,俄罗斯将把煤炭出口转向其他替代市场。

《纽约时报》刊文指出,有部分人士担心,切断俄罗斯煤炭供应对欧盟造成的伤害可能比对俄罗斯造成的伤害更大。

挪威雷斯塔能源公司表示,煤炭禁令是一把双刃剑,鉴于欧盟目前的能源短缺,禁止从俄罗斯进口煤炭可能会导致欧洲能源价格飙升。

公开资料显示,俄罗斯已探明的煤炭总储量约为1730亿吨,居世界第二(仅次于美国),占世界已探明煤炭总储量的19%。2020年,俄罗斯出口煤炭总价值约124亿美元,居世界第三(仅次于澳大利亚和印度尼西亚)。

欧盟统计局数据显示,俄罗斯是欧盟最重要的煤炭供应国,欧盟约45%的煤炭需求由俄罗斯供应。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介绍,欧盟每年进口俄罗斯煤炭价值约40亿欧元。

欧盟成员国对俄罗斯煤炭的依赖程度各不相同。欧盟最大经济体德国对俄罗斯煤炭依赖程度较高,德国联邦政府数据显示,2021年德国消耗的煤炭约一半从俄罗斯进口,总计22亿欧元。其中大部分用于发电和钢铁工业。

尽管欧盟煤炭进口禁令有4个月的缓冲期,德国民众还是“慌了”。据路透社报道,春天已经到来,德国人却在大批抢购木材和煤炭,他们对能源市场的不确定性表示担心。

德国一位壁炉供应商表示:“我们的预订电话响个不停,人们需要安全感,毕竟挨冻可不是什么好玩的事。”另一位燃料商表示,即便寒冷的天气正在过去,人们仍在囤积煤炭和木材,他们担心下一个冬天可能什么都抢不到了。

能源价格推高通胀

一方面,部分欧洲政客竭力推动制裁俄罗斯能源;另一方面,欧洲民众已经实实在在感受到,能源涨价带来的生活难题。

近日,一位英国退休老人,因为无力负担昂贵的家庭取暖费,只得利用自己的免费公交卡在公交车上保暖。

据英国《独立报》报道,这位名叫格雷汉姆的老人说,自己工作了40年,没有想到会在老年时陷入贫困。“在家没有暖气,我就出来坐公共汽车,比待在家里好。”

高昂的电费和燃气费让51岁的奥地利女子玛蒂娜无力负担女儿的学费。“我月收入约1530欧元,减去710欧元的房租和430欧元的电费及燃气费就所剩无几了,而去年的电费和燃气费只需要270欧元。”玛蒂娜对奥地利《今日报》说,她不知道该如何支付女儿的学费。

3月下旬,西班牙首都马德里的市政厅外,数千民众聚集在一起,高喊口号要求政府采取措施降低能源价格。“我们几乎无法使用暖气,因为天然气价格在过去六个月里几乎翻了一番。”一名抗议者对媒体说道。

法国、德国、英国近期也出现“抗议高油价”的示威活动。在法国,运输从业者用车辆和路障封锁道路;在德国,抗议卡车车队驶入柏林等大城市并大声鸣笛;在英国,抗议者聚集在首相府门口要求首相下台。

欧盟统计局4月1日公布初估数据显示,3月欧元区通胀率同比飙升7.5%。具体来说,能源价格涨幅最大,为44.7%。

英国零售联盟当地时间3月30日发布报告指出,由于食品、服装、燃料和能源价格持续飙升,英国民众正面临一场严重的生活成本危机。报告说,最不富裕家庭承受的压力最为显著,平均每户在2022年的可支配收入将下降19.5%。在普通家庭中,购买生活必需品后剩下的平均可自由支配收入将减少6.5%,大约430英镑。

“这是英国人记忆中最严重的能源价格冲击。”英国民间机构国家能源行动的首席执行官亚当·斯科勒表示,“因为高昂的能源价格,数百万人将无法获取充足的供暖和电力,许多低收入者将被现实压垮。”

饱受能源价格上涨之苦的不只是欧洲。据新华社报道,从严重依赖俄罗斯能源的欧洲,到非洲、中东等地区的发展中和低收入国家,普通民众都已感受到油气价格上涨之苦。

据海外网援引今日俄罗斯的报道称,对俄罗斯前所未有的制裁抬升了欧美国家的各方面生活成本。在依赖俄罗斯石油和天然气的欧洲国家,制裁加剧能源供应紧缩的问题,增加了家庭和企业的成本。对西方国家来说,制裁俄罗斯代价高昂。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欧洲所所长崔洪建表示,民众的抗议和工商界的不同意见,会反作用于欧盟对俄罗斯能源的态度。此前,欧盟的煤炭禁令提出过渡期只有3个月,但是,依赖俄罗斯煤炭的德国工商界对政府施压,最终使过渡期延长至4个月。

是否波及石油和天然气

欧盟在禁止进口俄罗斯煤炭后,下一步会拿石油和天然气开刀吗?

事实上,自俄乌冲突爆发以来,禁运俄罗斯油气一事就没有离开欧盟的会议桌。到目前为止,欧盟27个成员国无法就全面禁止进口俄罗斯油气达成一致。

3月21日,欧盟成员国外长举行会议。部分欧盟成员国外长提议欧盟禁止进口俄罗斯的天然气和石油。此前,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等国已经宣布禁止进口俄罗斯油气。

这一提议遭到德国和荷兰外长的反对,他们认为,欧盟依赖俄罗斯的石油和天然气,目前不可能切断自己的能源供应。

德国外长贝尔伯克说,对欧盟来说,禁运俄罗斯石油和天然气这一议题,不是一个“想不想”的问题,而是“能不能”的问题。“德国正在大量进口俄罗斯油气,也有其他欧盟成员国不能停止俄罗斯油气进口。”

俄罗斯是一个油气资源大国,欧盟油气则严重依赖进口。就石油而言,国际能源署(IEA)的数据显示,2021年,俄罗斯为世界第二大原油出口国,仅次于沙特阿拉伯,出口量占全球原油供应的14%。欧盟官方数据显示,欧盟约四分之一的石油依赖从俄罗斯进口。

在天然气领域,俄罗斯已探明的天然气储量居世界第一,占世界天然气总储量的约四分之一;同时,俄罗斯也是世界第二大天然气生产国,仅次于美国。英国石油公司(BP)的数据显示,2021年,俄罗斯天然气产量约为6390亿立方米,约占全球总供应量的16.58%。欧盟官方数据显示,欧盟天然气需求的40%由俄罗斯供应。

2021年上半年欧盟进口天然气来源。新京报制图/许英剑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欧洲所所长崔洪建表示,欧盟视其对俄罗斯不同能源的依赖程度推进制裁措施。欧盟对俄罗斯煤炭的依赖性相对较低,比较容易找到替代的煤炭资源;欧盟对俄罗斯石油的依赖性较高,石油在欧盟经济中的应用范围比煤炭更为广泛;欧盟对俄罗斯天然气的依赖程度最高,短期内难以得到替代的天然气来源。

部分欧盟成员国对俄罗斯油气依赖程度尤其高。德国大约一半的天然气和三分之一的石油来自俄罗斯。其邻国奥地利更是有大约80%的天然气来自俄罗斯。欧盟第三大经济体意大利约40%的天然气来自俄罗斯。

俄罗斯联邦副总理亚历山大·诺瓦克3月21日表示,欧洲目前不可能完全放弃从俄罗斯进口能源,俄罗斯的石油与天然气对欧洲国家来说是不可替代的。

德意志银行首席执行官克里斯蒂安·泽温4月4日表示,如果停止进口俄罗斯的天然气和石油,德国将面临严重的经济衰退。

泽温表示,德国银行业估计,受俄乌冲突影响,德国今年经济增长将放缓约2个百分点,一旦停止俄罗斯油气进口,德国经济出现严重衰退将几乎不可避免。目前迫切需要应对的是通胀问题。

崔洪建指出,此前,欧盟对今年经济增长预期为4%到5%,在俄乌冲突爆发后,欧盟已经把经济增长预期下调了2%,如果欧盟短期内对俄罗斯能源实施全面禁运,会引发市场恐慌,出现一系列经济连锁反应,经济衰退就不可避免。

美澳“远水难救近火”

在欧洲试图降低对俄罗斯能源的依赖之时,美国主动抛来能源合作的“橄榄枝”。

美国总统拜登3月23日出访欧洲,带来一项所谓能源版“马歇尔计划”。该计划包含短、中、长期三个目标,最终实现美国向欧洲输送液化天然气和清洁能源技术。

3月25日,拜登和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发表联合声明,双方在能源领域达成合作,美国帮助欧盟减少对俄化石燃料和天然气依赖。美方今年将通过“与国际伙伴合作”向欧盟增加供应150亿立方米天然气。

根据美国路孚特公司的初步统计数据,3月份美国液化天然气出口环比增长了16%,创下历史新高,其中对欧洲出口占主导地位。

3月份,美国液化天然气出口约为743万吨,超过了1月份刚刚创下的725万吨出口纪录。欧洲连续第四个月成为美国液化天然气的最大进口方,占美国液化天然气出口的65%左右。

不过,即便美国实现向欧洲增加150亿立方米天然气,相比俄罗斯每年向欧盟出口1550亿立方米天然气仍有很大差距。

俄罗斯今日经济网分析,美国的液化天然气对欧洲来说是“杯水车薪”。美国对欧洲输送天然气,将不得不削减对其他地方的供应,实际产能和跨洋长途运输问题也不好处理。而放弃实惠的俄能源转而购买高价的美国天然气,欧洲显然要掏更多钱。

另外,由于德国等欧盟国家长期进口俄罗斯的管道天然气,这些国家缺乏用于接收液化天然气的基础设施。

对于煤炭缺口,欧洲的企业开始与澳大利亚和印度尼西亚的煤炭生产商接触。但是,澳大利亚和印度尼西亚的产量已达到极限,难以满足欧洲的额外需求。

另外,根据欧盟委员会此前发布,卡塔尔、埃及、阿尔及利亚、阿塞拜疆等国均在欧盟寻找新的能源供应来源的目标国家之列。

“这些国家目前都没有替代俄罗斯能源,特别是天然气出口的能力。”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能源安全中心主任赵宏图表示,对欧盟来说,俄罗斯能源相对便宜且供应稳定。过去十几年,欧盟多次提出摆脱对俄罗斯能源的依赖,但事实上欧盟进口的俄罗斯天然气不降反升,就是因为俄罗斯能源的经济性。欧盟舍近求远需要付出相应的经济代价。

欧盟押注绿色能源

当地时间3月8日,欧盟委员会在布鲁塞尔发布REPowerEU计划。欧盟委员会表示,实施该计划可在2022年年底前将欧盟对俄罗斯天然气需求减少三分之二,在2030年前逐步摆脱对俄罗斯化石燃料的依赖。

欧盟委员会表示,新的地缘政治风险和能源市场现实要求欧盟大力加速清洁能源转型,并提高欧洲的能源独立性,使其免受不可靠供应商和化石燃料供应不稳定的影响。

崔洪建表示,欧盟的REPowerEU计划是一个长期规划,选择在近期发布有其政治目的。在能源市场不确定性加大的背景下,欧盟的能源计划可以安抚人心,避免市场和民众出现恐慌。一旦出现恐慌,欧盟面临的将不再是单一的能源问题,而是一系列经济连锁反应。因此,欧盟的这项计划相当于是喂给市场和民众的一颗定心丸。

欧盟这项计划主要分为“开源”“节流”“绿色能源”三项举措。“开源”即更多寻求从俄罗斯以外的能源供应方进口能源;“节流”即提高能效、减少能源损耗;“绿色能源”包括生物甲烷、太阳能、风能和氢能等。

冯德莱恩表示:“我们越快转向包括氢能在内的可再生能源、越快提高能效,就能越快真正独立并拥有属于自己的能源系统。”

但是,就连欧盟内部也认为这项计划的难度极高,欧盟委员会副主席弗朗斯·蒂莫曼斯表示:“这非常困难。”

根据REPowerEU计划,欧盟委员会希望到2030年生物甲烷产量达到350亿立方米,绿色氢气(主要指利用太阳能、风能等可再生能源分解水产生的氢气)的生产和进口总计达到2000万吨。

目前,欧洲生物甲烷产量仅为30亿立方米,90%以上的氢气是由天然气等化石燃料生产的,绿色氢气的产量预计在2030年之前不会显著增加。这意味着欧盟距离自己设立的绿色能源目标仍有很长的路要走。

赵宏图表示,能源转型是一个长期的过程,出于政治因素过于激进地追求提高可再生能源的比例,不利于能源的安全性和经济性。在可再生能源的技术没有出现突破性进展的背景下,可再生能源比例越高,能源不安全性也越高。部分欧盟国家采用恢复煤电等措施来稳定电力供应,此举违背其环保和气候行动目标。

新京报记者 陈奕凯 实习生 朱铭佳
编辑 张树婧 校对 杨许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