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以来,几乎每天都有房地产政策放松的消息传来,继南京、苏州这样的强二线城市放松限购、限售之后,上海这样的一线城市也加入放松调控政策的行列。

业内人士预计,后续热点城市的郊区板块进一步放松调控的空间尚在。为此须将房住不炒和促销费、促稳定结合起来,政策调整要精准研判,有所为有所不为,针对热点城市政策松动,要选择在合适的区域,防止市场出现大起大落。

上海临港新片区人才购房松绑

4月以来,各地房地产政策继续延续一季度宽松的趋势,多个城市发布不同力度的房地产宽松政策。值得关注的是,作为一线城市的上海也加入松绑的行列。

4月13日,上海优化了早在2019年执行的临港新片区人才住房政策,将原来的购房资格确认函改为人才住房政策认定函,有效期延长了一倍,同时将区域工作时间由“一年以上”缩短至3个月或6个月。

中指研究院企业事业部高级分析师束端表示,按照上海临港新片区最新人才住房政策重点支持单位名单,符合3个月条件的重点支持单位共计195家;符合6个月条件的只有29家。这也意味着更多的符合条件的人才具有了购房资格。

中指研究院统计数据显示,受到疫情影响,今年3月上海临港新城板块新建商品住宅成交433套。而在今年1月、2月新建商品住宅网签量分别为2051套、1651套,均高于历史同期水平。

而根据《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临港新片区发展“十四五”规划》,临港新片区计划“十四五”期间新增住房1600万平方米、20万套,其中商品住宅占比60%,约12万套,而同期上海计划新增供应商品住房约40万套,换言之,“十四五”期间临港新建商品住宅供应量将占上海总量的30%左右。

广东省住房政策研究中心首席研究员李宇嘉表示,楼市调控是逆风向行事,频繁调整,小步快跑,以实现调控精准精细,一区一策。从目前来看,楼市调控要有所为有所不为,也就是针对热点城市政策松动,要选择在合适的区域。“临港政策调整比较频繁,2019年临港新片区刚成立时,为了促进新区新城开发,房地产先行,松绑了相关政策。2020年,疫情得到控制后,楼市快速回升,临港政策又有收紧的趋势,现在面临楼市再次松绑。”

“临港是正处于大开发阶段的区域,属于上海外围,供应量大,需求下行,需要实时调整政策。另外临港属于自贸区新片区,重点发展新兴产业,房地产对区域开发、基础配套的支撑力度很重要。上海临港新片区释放更多的人才购房需求符合临港新片区产业发展的需要,是将产业、新城开发、区域配套、新市民就业和安居、新兴城镇化等综合考虑在内的结果。”李宇嘉如是说。

4月超10城出台楼市新政

除了上海之外,热点二线城市也在加大调整的步伐。4月11日,苏州开始调整限售政策,二手房限售由5年改为3年;新房转让年限不变,自取得不动产证起3年内不得转让。对此,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表示,苏州受到疫情等影响,楼市低迷,尤其是二手房价格出现下调,新建住宅供应量持续处于高位。

4月12日,南京外地户籍家庭在六合区的购房条件有所放松,可凭证件开具六合区购房证明;在此之前,外地户籍购房人要在南京六合区缴纳一年社保,以及开具工作证明才能开出购房证明。同日,天津印发公积金新政,规定父母可提取住房公积金支持子女购房。

4月14日,安徽省淮北市对春季房展会期间的购房者给予财政奖励,其中购买首套新房给予600元/平方米奖励,最高不超6万元;在购房信贷上明确降首付比例、执行利率优惠政策,以及在房企自愿的基础上提供总房款减免3%-5%优惠。

截至4月14日,中原地产研究院统计数据显示,4月,包括衢州、秦皇岛、兰州、大连、苏州、南京、上海、天津、淮北等在内超过10个城市发布了不同力度的房地产宽松政策。

事实上,从今年整体来看,截至目前,已经有超过60个城市发布宽松政策,从降低首付比例和房贷利率、放宽公积金贷款要求,以及放宽落户政策、发放购房补贴,到放宽限购、限贷、限售等“五限”政策……

参与的城市不断在扩容,从三四线城市到以郑州、兰州、青岛、哈尔滨、苏州为代表的二线城市,再到如今的上海一线城市。

业内:热点城市郊区有放松调整空间

“南京、苏州、上海等长三角核心一二线城市调整楼市政策,加强预期管理,以提振楼市信心,后续热点城市郊区板块进一步放松调控的空间尚在。”束端如是说。

“与往年楼市调整博弈期长、楼市调整缓慢相比,本轮市场调整速度快,因为很多大型房企被抑制了融资渠道,叠加销售端按揭放款放缓,下调速度前所未有。”张大伟表示,虽然目前信贷政策持续宽松,放款难已经全面缓解,但是对于热点城市的改善需求信贷政策依然严格,楼市的整体热度上升缓慢,市场依然期待更多的利好政策出台。

相比吸引人才、减免购房契税等宽松政策,信贷政策的宽松对于房地产市场的影响更大。最近几个月贷款政策宽松,按揭贷款额度排队期已经结束,各地房贷利率下调将成为趋势。不过,张大伟表示,市场中的“卖一买一”以及部分二套房真实改善需求有待政策扶持。

李宇嘉认为,从目前来看,热点城市的政策开始纠偏,一方面是应对疫情、经济下行的冲击,另一方面是促进消费释放、促进房地产行业循环,助力实体经济稳增长。

“楼市调控要有所为有所不为,针对热点城市政策松动,要选择在合适的区域。”李宇嘉表示,必须要将“房住不炒”和促销费、促稳定结合起来,政策调整要精准研判,稳妥起见要留足空间和弹药,防止市场出现大起大落。

新京报记者 袁秀丽
编辑 武新 校对 杨许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