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10日,《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加快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的意见》中明确指出,“加快发展统一的资本市场”。
如何理解统一的资本市场?下一步资本市场的建设该从哪些方面发力?贝壳财经邀请了中航基金首席投资官邓海清、东方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总裁助理邵宇和川财证券首席经济学家、研究所所长陈雳三位嘉宾共同探讨这一话题。
邓海清认为,加强区域股权市场和全国性证券市场板块间的合作衔接,形成VC—PE—区域股权市场—全国性证券市场的融资和退出链条,对于中国坚持创新引领和高质量发展具有重大意义。
市场监管重点正在转变,统一的市场最有效率
新京报贝壳财经:《意见》明确,在打造统一的要素和资源市场方面,加快发展统一的资本市场。如何理解“统一的”资本市场?
邓海清:统一的资本市场是一个老话题,为什么会在目前强调?这是因为我们市场的重点正在从化解系统性金融风险向注重效率方面进行转变,而统一的大市场会是一个最有效率的市场。
当前我国资本市场统一性程度不足,主要体现在监管分割,监管部门多而散,不容易形成监管合力;监管规则繁杂,不同市场、不同品种监管理念不一致;区域股权市场和全国性证券市场板块间的合作衔接不畅;债券市场基础设施互联互通不足,银行间市场和交易所存在隔阂等多方面。
未来统一的资本市场应当是监管规则统一、管理机制顺畅、流程简洁、要素自由流动、不存在较大套利空间和信息不对称的资本市场。
新京报贝壳财经:《意见》在加快发展统一的资本市场方面提出了8个要点,你主要关注哪一方面?
邓海清:我比较关注“证券市场板块间的合作衔接”。近年来,由于区域股权市场和全国性证券市场缺乏有效衔接,使得很多损害投资者利益的现象时有发生,甚至成为中国系统性金融风险的一个漏洞。
所以,在金融系统风险防范中肯定要打通全国性市场跟区域市场的联系,其中涉及监管规则的统一,以及区域股权市场和其他证券市场板块间的合作衔接。
未来中国经济长期发展依靠科技创新,而创新企业融资主要依赖股权性融资。加强区域股权市场和全国性证券市场板块间的合作衔接,形成VC—PE—区域股权市场—全国性证券市场的融资和退出链条,对于中国坚持创新引领和高质量发展具有重大意义。
债市互联互通已有很大进步,真正实现还未有明确时间表
新京报贝壳财经:《意见》指出推动实现债券市场要素自由流动。近年来,监管部门为推动债市的互联互通已经出台了多项政策,你认为债市的互联互通还将面临哪些问题?
邓海清:中国的债券市场虽然规模很大,但分割性严重,这种分割性首先表现在基础设施的分割仍较严重,不同市场、不同品种的托管和结算机构共通较难;其次,交易和过户规则不同,银行间和交易所市场的规则差异较大;再次,资金和债券在各市场之间的划转耗用的时间较长,时间成本较高。
近两年,债券市场之间的互联互通已有很大进步,但离预期还有较大差距。可以说,统一资本市场建设的最大挑战是监管部门做出改革,它们需要有自我革命的魄力。
新京报贝壳财经:对于真正实现互联互通在时间上有什么预期?
邓海清:从监管部门推进互联互通做出的努力来看,主观能动性很充足。客观上来讲,对于什么时候能够实现互联互通,现在相关的政策法规还未给出明确的时间表。但是该问题已经引起了监管部门的重视,互联互通的大方向是确定的。
资本市场真正做大做强,创新必不可少
新京报贝壳财经:中国资本市场距离做大做强还有多远?
邓海清:真正的做强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首先是金融市场的定价能力。中国资本市场波动性大,包括很多新股发行破发,很大程度上是资本市场大而不强的重要表现,即金融机构的定价能力比较薄弱。
第二,资本市场强在于上市公司本身。虽然国内上市公司数量跟美国差不多,但是具体到单独的上市公司,无论是科技创新实力,还是经营规模都和国外大型科技公司有差距。
第三,投资者要强。中国资本市场散户较多,很多时候,股市一有重大波动,我们都将其归结为散户过多,建议加强投资者教育,提高专业投资者比例。
第四,真正做大做强,创新必不可少。我们也期待监管层、市场参与主体提高创新能力,在目前的严监管条件之下,更加不能有躺平的心态。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 胡萌 编辑 陈莉 校对 李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