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京报贝壳财经讯(记者 侯润芳)4月20日,博鳌亚洲论坛发布的《可持续发展的亚洲与世界—绿色转型亚洲在行动》报告(下简称“报告”)表示,亚洲的碳排放已超全球总量的 50%,并高度依赖煤炭这一传统能源,亚洲各国必须找到兼顾碳减排和经济增长与社会稳定的正确路径。

当前,净零排放已经成为全球广泛接受的目标。根据 NetZero Tracker的数据,净零排放目标现已覆盖全球88%的温室气体排放、90%的经济体量和85%的人口。《报告》显示,截至2021年底,47个亚洲国家中已有25个做出了碳中和承诺。亚洲最大的7个经济体中,日本和韩国已将实现碳中和的时间目标定为2050年,土耳其为2053年,中国、印度尼西亚、沙特阿拉伯为2060年,印度为2070年。为了缩小实现《巴黎协定》目标的“雄心差距”,COP26要求所有缔约方强化国家自主贡献承诺。

亚洲的碳排放已超全球总量的 50%,并高度依赖煤炭这一传统能源;亚洲是主要的“世界工厂”和全球重要增长引擎;作为全球人口最多的大洲,发展潜力巨大,当前和未来的能源需求将不断增长。世界期盼着亚洲采取更大胆、更迅速的减碳行动。《报告》表示,在减碳过程中,亚洲各国必须找到兼顾碳减排和经济增长与社会稳定的正确路径。

《报告》还指出,当前,绿色复苏与公正转型关乎亚洲的低碳发展。亚洲各国政府已尽可能在财政能力范围内,为绿色基础设施提供资金,向最易受到能源转型和自然灾害影响的弱势群体提供社会支持,并努力抗击贫困以及促进就业和平等。然而,有限的财政空间仍使许多亚洲经济体在 2020 年固定资本投资大幅下滑。

据悉,GGGI 和 Vivid Economics 自 2020 年 1 月至 2021 年 6 月对 21 个新兴国家的合作研究发现,平均每个国家只有 11%的经济激励政策会对环境产生积极影响。为此,《报告》建议,各国应加大政策激励,来促进“绿色技能”“绿色规划、战略和治理”“性别和社会包容”“绿色监管”“金融部门绿色化”以及“居民行为绿色化”。

具体看,《报告》对亚洲绿色转型行动给出了九大建议,包括:建立绿色增长模式、制定更具雄心的 2030 国家自主贡献以及时间表和路线图、形成全面的绿色治理、逐步减少煤炭使用、扩大可再生能源规模和交通电气化、形成碳定价、发展绿色金融、加大气候融资和绿色技术转移、加入国际气候变化倡议和平台等。

编辑 宋钰婷
校对 卢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