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8点见,多一点洞见。每天早晚8点与你准时相约,眺望更大的世界。


今天是第27个世界阅读日。从4月17日开始,新京报书评周刊联合郎园、建投书局与多家出版社共同推出“此刻,阅读吧——世界阅读日线上读书周”系列活动,让阅读成为连接我们彼此的方式。


PART 1

线上读书周·线上沙龙

暨北京春季图书市集线上沙龙直播回放合集


第一场

对谈伊沛霞:在无名之辈的墓志铭中追怀生命


第二场

被遗忘的翻译家:李青崖译文集线上读书会


第三场

跨越50年的文学对话和友谊

博尔赫斯与比奥伊·卡萨雷斯


第四场

贾雷德·戴蒙德×项飚

人类社会如何走到今天?又将去向何处?


第五场

郑欣淼×单霁翔:故宫与文化遗产


第六场

如何安身立命:战争时期的西南联大知识分子


PART 2

首届CBD阅读生活节

新京报书评周刊×建投书局


新京报书评周刊联合建投书局共同举办首届CBD阅读生活节。


CBD阅读生活节是响应北京市“书香北京”号召而策划的品牌活动,活动以“阅读”为脉络,通过主题展览、沙龙讲座、美食品鉴、艺术体验、诗歌音乐会等丰富多彩的活动形式,为读者创造全新的阅读体验,带领更多人走入阅读者的行列。


PART 3

北京春季图书市集特别单元

“春日图书漂流计划”与线上书展

新京报书评周刊×郎园


4月23日,北京春季图书市集在郎园vintage举办“以书换书”活动——用你闲置的书换取想读之书。


除此之外,北京春季图书市集正在筹备线上书展,敬请期待。阅读全文>>>




这是我们迎来的新冠疫情之下的第三个世界阅读日。或许,读书是当下解忧的最优解。



两年前的2020年2月,在武汉方舱医院里,一位年轻人戴着口罩在病床上捧书细读的照片走红网络,他也被网友称为“读书哥”。连他手中那本《政治秩序的起源:从前人类时代到法国大革命》,也跟着火了一把。


而今两年多时间过去,新冠疫情仍困扰着我们。这场全球化时代的疫情,似乎比过往的大瘟疫更为难缠。如果说两年前的“读书哥”代表着一种向上的希望,令人坚信阴霾即将散去,那么当疫情肆虐持续至今天,难免会有人陷入焦虑。


前所未有的疫情所威胁的并非只有人类的健康,还强烈冲击着社会的方方面面。我们惯有的认知与情感,还有曾经的社会运转逻辑,似乎都因此而改变。“青春才几年,疫情就占了三年”之类的感慨,也凸显了人们的迷惘。


疫情时期,何以解忧?读书或许就是最好的选择,正如有人戏言的那样:我们应该以“读”攻毒。这并非应景答案,而是一种理应贯穿人生每个阶段的自觉。阅读全文>>>




在国家图书馆,有这样一位图书管理员。他十三年间自学了十几种语言,成为了一名“野生语言学家”。



在国家图书馆做图书管理员的十三年里,顾晓军自学了十几种语言,尤其是古希腊语,他开玩笑地说,“如果有大学教授说他的古希腊语一定比我好,那我是不服的”。


吃饭一天最多两顿,一个按键手机能用十年,但会因为装潢漂亮买一套比一个月薪水还高的书。上班路上、工作时间、休息时间、下班回家……他恨不得全部时间都拿来读书,从楔形文字到希腊哲学,历史系毕业的顾晓军几乎把大半个人生都耗在学习一些常人觉得“无使用价值”的东西上,从来不觉得辛苦或者无聊。


“什么是有意义的东西呢?几百年前科举考试就是社会上最有用的东西,但现在看来四书五经实用吗?所以我们很难断定什么是有意义的,说不定你的认知标准就是错的。”顾晓军觉得知识是不能用功利的标准来衡量的,“哲学这个词,philosophy,就是起源于希腊语,philo是爱,sophia是智慧,所以哲学就是热爱智慧的状态。”


在西方神话中,上帝为了阻碍人类建成巴别塔,创造出了不同的语言,使原本使用同一种语言的人类分散。对顾晓军来说,打破语言隔阂建造巴别塔这件事,像一个游戏,“但我不是普通NPC,而是头号玩家。”阅读全文>>>




北京今日召开发布会通报,新增15例确诊病例,含9名学生、1名外卖快递配送员;4月22日以来累计报告20例确诊病例,目前已隐匿传播1周。



4月22日22时至23日16时,北京市新增本土新冠肺炎病毒感染者15例,均为确诊病例;朝阳区12例、顺义区2例、房山区1例。


自4月22日以来,北京市累计报告20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初步流调结果提示,目前已隐匿传播了1周,感染者人群多样、活动范围广,目前已涉及学校、旅行团及多个家庭。随着排查力度加大,未来还将发现续发病例。


房山区已对确诊者所居住的村(窦店镇小高舍村)、家庭所在村(琉璃河镇南白村)、子女所在学校(琉璃河路村小学)进行了管控,并积极做好管控区域的物资保障和生活服务,建立由14家骨干企业组成的区重点保供企业团队,货源充足、价格稳定。同时,对于新发现的风险点位,也将及时按照指引实施管控。


朝阳区人民政府副区长杨蓓蓓介绍,潘家园街道松榆东里11号楼、42号楼划为封控区,“区域封闭、足不出户、服务上门”。潘家园街道松榆东里10号楼、12号楼划为管控区,“人不出户、严禁聚集”。潘家园街道松榆东里其他社区划为强化防范区,“强化社会面管控,严格限制人员聚集”。


即日起,朝阳区暂停各类校外培训机构所有线下课程和集体活动,暂停各类文化艺术类校外培训机构线下培训活动,恢复时间将根据疫情防控工作情况另行通知。全区学校每周进行三次全员核酸检测,如有学生出现发热、干咳等症状,立即停课,待康复后持48小时核酸阴性证明返校。发布会速览>>>




被誉为“鸟中大熊猫”的青头潜鸭,是国家一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在北京动物园和麋鹿苑,54只青头潜鸭已经实现“三代同堂”。技术人员如何对青头潜鸭进行人工孵化?背后克服了哪些难点?新京报记者实地探访。



“和它们的名字一样,青头潜鸭雄性成年个体的头颈富有绿色光泽,非常漂亮。它们还有一个特点——眼眶亮白,胸腹之间白色、褐色和栗色的羽毛形成交错的花纹。”据饲养员刘雪生介绍,青头潜鸭体态轻盈、身姿灵活,不用在水面助跑也能起飞,还会游泳、潜水。


青头潜鸭对水质要求极高,是一种对生存环境非常挑剔的水鸟。所以,动物园安排它们在零碳馆生活,这里的水池深达2米,笼舍也比较高,方便它们畅快飞行。零碳馆植物茂密,青头潜鸭可以在繁殖期很好地隐蔽起来,避免误入其他领地引发争斗。由于这些小家伙生性胆小敏感,经常被其他鸟类欺负却不反击,所以应激性很强,工作人员平时给予它们更多的关注,在捕捉和“保定”时都充分考虑,并做好备案。


最初来到北京动物园的卵已经成长为“青年”青头潜鸭,并不断繁衍后代。如今,54只“三代同堂”的青头潜鸭生活在北京动物园和位于大兴的麋鹿苑中。


北京动物园圈养野生动物技术北京市重点实验室技术人员李淑红说,未来时机成熟,这些青头潜鸭将分批被野化放归,首选地就是它们的原生地和繁殖地,如湖北、河南、江苏、河北等地。下一步,研究人员还将继续对其习性、繁育特点和生存环境进行深入研究。阅读全文>>>


编辑 贾聪聪 校对 吴兴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