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有报道称,历峰集团旗下的奢侈珠宝品牌卡地亚计划接下来的几周会提高价格,调整幅度在3%-5%。卡地亚不是2022年首个涨价的奢侈品品牌,此前爱马仕、路易威登等也均宣布过涨价。过去一年里,爱马仕、思琳、路易威登、迪奥、菲拉格慕等奢侈品品牌轮番涨价,其所在的奢侈品集团也都不同程度地取得了业绩增长。部分品牌表示,涨价与全球制造和运输成本的上升以及波动的货币政策有关。不过,在业内人士看来,奢侈品涨价的原因远远不止如此“简单”。
 
卡地亚王府中环店。  图/新京报记者 王真真 摄
 
卡地亚将要涨价?
 
卡地亚SKP门店的工作人员告诉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本次涨价幅度在4%左右,目前没有收到涨价的具体时间的通知。

在王府井百货大楼的卡地亚专业腕表店,工作人员透露,卡地亚每年都会涨价,按照往年规律,最近应该会有涨价,但具体涨价时间还未公布,一般涨价幅度在5%-10%左右。

目前,卡地亚官网上的产品价格尚未发生调整,卡地亚天猫官方旗舰店的产品价格也与官网保持一致。针对品牌的涨价传闻,该旗舰店工作人员说:“暂时我们未有收到价格调整的通知。”

而早在4月上旬,小红书等相关平台就已有网友发布过卡地亚要涨价的消息。
 
据了解,卡地亚去年分别在4月、7月涨过两次价。2021年7月,卡地亚涨价幅度约为200元至2500元,其中经典的LOVE系列镶钻手镯入门级售价从7.95万元上涨至8.2万元,新系列Tank Must的入门手表价格较已停产的入门级手表Tank Solo贵400元至1.92万元。
 
价格涨涨涨,业绩增增增
 
卡地亚只是近年来频繁涨价的奢侈品品牌中的一员。面对价格“蹭蹭上涨”的奢侈品,消费者是否买账呢?
 
此前,卡地亚涨价的传闻在小红书等社交媒体平台具有一定的讨论热度。有网友表示,在卡地亚传出涨价消息后赶紧入手了此前心仪的首饰。也有身在日本的小红书用户表示,卡地亚涨价叠加日元贬值,日本的部分卡地亚门店出现了消费者排队情况。
 
伴随奢侈品品牌涨价消息出现的,是三大奢侈品集团此前披露的2021年业绩纷纷创下营收新高。
 
2021年,LVMH集团创下了642亿欧元的营收新高,较2020年同比增长44%,较2019年也实现了同比20%的增长;净利润同比2020年飙升156%至120亿欧元,较2019年则同比增长68%。
 
除市场需求强劲反弹的因素外,有分析指出,LVMH集团的营收净利大增与旗下奢侈品品牌的轮番涨价也有一定关联。2021年,在路易威登、迪奥、思琳等奢侈品品牌涨价助力下,LVMH集团的时尚与皮具部门创下了308.96亿欧元的营收历史新高,较2020年和2019年分别同比增长47%和42%。
 
同样在2021年创下营收新高的还有开云集团。数据显示,开云集团营收为176.45亿欧元,同比2020年增长35%,较2019年增长13%;净利润33.61亿欧元,同比2020年增长70.4%。其中,奢侈品牌古驰的业绩贡献显著,营收达97亿欧元,占开云集团2021财年营收的一半以上,同比2020年增长31%;第四季度的销售额较2020年同期增长32%,较2019年第四季度增长19%。据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不完全统计,自疫情暴发以来,古驰以平均一年两次的频率在涨价。开云集团旗下另一个保持一年两次涨价频率的品牌圣罗兰,也为集团的业绩增长贡献显著。2021年,圣罗兰的营收同比增长44.5%至25.21亿欧元。
 
此外,另一奢侈品巨头历峰集团2021年前三季度的业绩表现同样亮眼。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12月31日的9个月内,历峰集团营收为145.65亿欧元,较2020财年同期增长50%,较2019财年同期增长29%。其中,以蔻依为代表的时装和配饰业务所在的其他板块收入为15.45亿欧元,较2020财年同期增长57%;以卡地亚为代表的珠宝业务营收为84.4亿欧元,较2020财年同期增长55%。
 
奢侈品为何“涨”声不停
 
奢侈品为什么总是涨价?品牌方与行业研究者看法有所不同。
 
LVMH集团曾表示,旗下奢侈品品牌涨价的主要目的在于控制制造和运输成本。LVMH集团首席执行官Bernard Arnault在此前的财报会议中也坦言,LVMH集团会通过提高价格等举措在通胀环境下保证盈利能力。
 
今年2月,路易威登对旗下的皮具、时尚配饰和香氛等产品进行了调价。除此以外,爱马仕、香奈儿、思琳、迪奥等奢侈品品牌也已在2022年的前几个月实现涨价。其中,去年年底已经涨过价的思琳,在短短三个月内又再次涨价。
 
实际上,奢侈品品牌一直存在每年惯性涨价的机制。以路易威登为例,据不完全统计,路易威登疫情前便保持着每年2-3次的涨价频率。然而,疫情暴发至今,路易威登每年的涨价频次有上涨趋势。

卡地亚首席执行官Cyrille Vigneron曾指出,合理的价格上涨将能抵消部分美元和中国货币兑欧元汇率变动的影响。

此前香奈儿的涨价声明中也曾多次提及,涨价是为了确保品牌产品在全球范围内以均等的价格出售。缩小中国与全球市场的价格差距,也成为近年来部分奢侈品品牌涨价的一大因素。
 
在要客研究院院长周婷看来,通胀压力只是奢侈品品牌近两年来加速涨价的表面原因和借口。据要客研究院近期发布的一份研究报告,该报告将消费者划分为核心消费者和大众消费者,其中核心消费者指个人净资产达到千万元以上的客群,他们在线上购买奢侈品的不敏感单价为3万元以下,而大众消费者的线上购买奢侈品的不敏感单价为3000元。
 
周婷认为,奢侈品品牌最早以核心消费者消费增长创造增量,后以大众消费者消费升级创造增量。因疫情等因素,大众消费者消费能力受到影响,依靠核心消费者消费增长创造增量再次凸显重要作用。不过,由于核心消费者数量有限,因此品牌只能涨价,以期增加消费客单价和总消费额。周婷还指出,品牌在大众化的过程中,品牌形象也在大众化,提价是保持品牌高端形象的重要手段之一。
 
自疫情暴发以来,中国消费者在本地市场的奢侈品支出显著增加。据咨询机构贝恩公司发布的报告,2021年,中国个人奢侈品市场规模较2019年实现翻番,预计2021年同比增长36%,达到近736亿美元,中国有望在2025年成为全球最大奢侈品市场。
 
对于中国市场的重要性,在LVMH集团近期公布的2022年第一季度财报中也有所体现。报告期内,包括中国在内的亚洲市场为集团贡献了约37%的营收,加之时装和皮革制品部门的营收同比增长30%,LVMH集团今年一季度营收同比增长29%至180亿欧元。据报道,包括爱马仕在内的多家奢侈品均中长期看好中国市场的发展,并预计消费需求会随着疫情形势好转而加速回升乃至强劲反弹。要客研究院也指出,即便受疫情影响,2022年中国奢侈品市场相较2021年仍会增长,但增速将出现放缓,预计在15%-18%左右。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 王真真
编辑 郑艺佳
校对 卢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