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管巴勒斯坦加沙地带的武装组织不断强调,阿克萨清真寺是他们难以妥协的底线,但对许多加沙地带的居民来说,和平才是他们唯一的愿望。

 

加沙居民穆罕默德·穆格拉比(Mohammed al-Mughrabi)往往都很期待斋月,因为每年这个时候,他理发店的客人总比往常多出15倍。但今年,他却在去年军事冲突的回忆中,担忧着家园未来的安全。

 

“我每天都向上帝祈祷,战争不会到来,不然我必须要关闭理发店,开除五位员工。我们不想要战争。我向埃及和联合国呼吁,向各方施压,阻止事态进一步升级。”

 

近来以色列城市出现的袭击、约旦河西岸的大规模搜捕以及阿克萨清真寺的冲突,或是巴以紧张局势难以避免的后果,但这些大大小小的冲突影响着这片土地上居民的生活,也让以色列政府执政联盟,面临着自去年建成以来最困难的挑战。

 

再次被推到巴以冲突前沿的阿克萨清真寺

 

4月22日清晨,耶路撒冷老城圣殿山山顶的阿克萨清真寺附近,数十位巴勒斯坦青年向驻扎该地西南入口的以色列警察投掷石块,约30秒后,以色列警察进入现场,发射催泪瓦斯,用警棍打人,试图将他们赶走,整个过程持续了至少一个小时。

 

当地时间2022年4月22日,耶路撒冷,巴勒斯坦人在阿克萨清真寺附近抗议。图/IC photo

 

8天内,类似冲突在这个圣地共发生7次,导致至少170人受伤。

 

自1967年第三次中东战争、以色列从约旦手中夺取了耶路撒冷老城的控制权以来,圣殿山作为犹太教和伊斯兰教的圣地,一直是巴以冲突最敏感的地带。《纽约时报》报道指出,今年4月穆斯林斋月与犹太教传统节日逾越节时间重叠,再次将这座拥有近两千年历史的清真寺推到巴以冲突的前沿。

 

对许多以色列人来说,圣殿山是犹太教最神圣的地方,但这里也是穆斯林的“尊贵圣地”,阿克萨清真寺更是伊斯兰教的第三大圣寺。每年斋月,成千上万名巴勒斯坦人都会前往阿克萨清真寺做礼拜,而自2003年以来,犹太人只能在警察护送下进入阿克萨清真寺大院,不可以进行祈祷或宗教活动。

 

但BBC报道指出,许多穆斯林开始担忧这种现状是否会被打破。

 

逾越节期间,以色列极端宗教团体呼吁信徒到阿克萨清真寺举行献祭仪式。一个极端犹太宗教团体在社交媒体上称,将为任何在此处祭祀山羊的人提供价值约3000美元的报酬。以色列警察也逮捕数名涉嫌策划献祭活动的人。

 

尽管以色列方否认其有改变阿克萨清真寺现有规定的意图,但以色列警察进入阿克萨清真寺这一事实,以及犹太人会在此祭祀山羊的谣言,使得穆斯林越来越担心未来的阿克萨清真寺大院将会被分裂,腾出空间供犹太人祈祷。

 

《纽约时报》评价道,对以色列政府而言,警察的干预是有必要的,他们必须平复暴乱、保证犹太人安全进出圣殿山。而对巴勒斯坦人而言,这是他们被占领的土地,总有一天应被收复。无论是谁扔出了第一块石头,这些冲突都是他们的合理抵抗。

 

巴勒斯坦不太平的斋月

 

约旦河西岸最北端的巴勒斯坦自治城市杰宁,斋月的夜晚正是电视剧的播出旺季。当地居民往往会熬夜追剧消磨时间,也有人选择祈祷或在彻夜通明的咖啡馆里抽水烟、喝咖啡。

 

不过今年的斋月杰宁恐怕迎不来收视率的高峰,以色列军方在约旦河西岸的大规模搜捕行动,使得众多杰宁居民在焦虑不安中度过漫长黑夜。

 

“我们已经筋疲力尽了。”伊斯拉·阿瓦塔尼 (Israa Awartani) 说,“我们开始思考:‘什么时候轮到我?什么时候轮到我的儿子或其他亲人?’”

 

据路透社报道,约旦河西岸的大规模搜捕行动已经造成至少29名巴勒斯坦人死亡。其中包括一个16岁的青年穆罕默德·扎卡内(Mohammad Zakarneh)。他的母亲说,他在从一家农产品店下班回家的路上被枪杀。

 

当地时间2022年4月14日,约旦河西岸城市杰宁,人们向死者致哀。当天凌晨,以色列军方在杰宁及周边地区开展搜捕行动,并与当地巴勒斯坦人发生冲突,造成2名巴勒斯坦人死亡。图/IC photo

 

搜捕中身亡的还有一位六个孩子的母亲加达·斯巴廷(Ghada Sbateen),她视觉存在部分障碍,当天在快速跑向约旦河西岸胡桑村的一个临时检查站时,举起了双手,但以军还是扣动了扳机。

 

3月下旬以来,以色列多地发生袭击事件,共造成14名以色列人死亡。以色列警方表示,袭击者中既有与极端组织“伊斯兰国”相关联的以色列阿拉伯人,也有来自约旦河西岸的巴勒斯坦人。

 

以色列军方以此为由,在约旦河西岸展开大规模搜捕行动,并与巴勒斯坦人发生冲突,造成20余名巴勒斯坦人死亡。

 

民间巴以之间气氛紧张,而加沙地带与以色列军方冲突也逐步升级,甚至已经外溢到黎巴嫩。

 

4月18日,以色列拦截了一枚从加沙地带射向以色列领土的火箭弹,触发防空警报,被以色列“铁穹”防御系统拦截。以色列通常认定这类火箭弹由巴勒斯坦伊斯兰抵抗运动(哈马斯)发射,19日凌晨,以色列国防军出动战机空袭哈马斯军事目标。

 

此次冲突后,巴以之间的火箭弹交火持续不断,类似冲突在20日、21日也有发生,25日,巴以冲突甚至外溢至黎巴嫩。

 

4月25日,以色列军方称,一枚火箭弹当日从黎巴嫩射向以色列,以色列随即发射炮弹作为回击。黎以边境近年极少发生这类冲突,新华社援引观察人士观点称,最新事件表明过去两周巴以冲突已经溢出到黎巴嫩。

 

“看到国际社会对待巴勒斯坦和俄乌冲突之间的双重标准,我们正失去希望,” 巴勒斯坦总统阿巴斯所在政党的一名高级官员向BBC说,“而同时,巴以之间局势非常不稳定,(冲突)随时都有可能爆发。”

 

浙江外国语学院环地中海研究院院长马晓霖教授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指出,巴勒斯坦长期被边缘化,其内部有打破沉默、唤醒国际社会关注的需求,因此每数年巴以冲突就会进一步升级。特别是在斋月期间,以色列及巴勒斯坦两端都会想办法展示自己对圣殿山(“尊贵圣地”)主权的声索和拥有。

 

巴勒斯坦激进派系为了表达对以色列占领的抵抗而从加沙地带发动火箭弹袭击等攻势,为了安抚国民情绪,以色列政府定会进行报复。但在哈马斯或其他力量的袭击没有造成严重后果的前提下,为了不在斋月引起其他阿拉伯和伊斯兰国家的反犹反以情绪,以色列的反击也会有所克制,尤其是,不愿意刺激与以色列实现关系正常化的阿拉伯国家的反以情绪,以免历史性的外交收获遭受挫折。

 

以色列面临内外交困局面

 

“如果在这个神圣的月份,(以色列)政府继续如此对待圣城及其居民、阿克萨清真寺及其信徒、圣地,那么我们将申请集体辞职,我们呼吁各方合作并支持这一决定。”以色列执政联盟中的联合阿拉伯党在一份声明中说。

 

当地时间2022年4月22日,巴勒斯坦民众与以色列军警再度在阿克萨清真寺附近发生冲突。图/IC photo

 

外媒评价道,以色列受到的高调袭击、约旦河西岸的大规模搜捕行动以及圣殿山的冲突接连出现,使得以色列这个10个月大的执政联盟面临其最大的政治危机。

 

联合阿拉伯党领导人曼苏尔·阿巴斯在接受当地媒体采访时表示,他已告知联盟伙伴,“阿克萨清真寺不断受到损害触及了我方红线”,会影响执政联盟的稳定性。

 

联合阿拉伯党在议会中有4个席位,其去留被认为与巴以局势紧密相关。作为阿克萨清真寺冲突的回应,联合阿拉伯党目前暂停其在执政联盟中的成员身份。

 

这一行为暂时没有直接后果,以色列议会将休会一段时间,该党的回归也仍然有转圜的余地。不过,一旦有仅仅一位联合阿拉伯党成员脱离执政联盟,那么以色列前任总理内塔尼亚胡便有机会翻盘。CNN报道评价道,这是以色列政府的命运首次被掌握在一个阿拉伯、非犹太政党手中。

 

这也是以色列历史上首个有阿拉伯政党参加的政府。以政府在去年6月宣誓就职,由8个政党组成。执政联盟上台时仅占据议会120议席中的61席,优势微弱。

 

此外,本月6日,贝内特所属的统一右翼联盟一名议员宣布退出执政联盟,导致执政联盟失去议会多数席位,使得以政府岌岌可危。

 

马晓霖分析道,以色列八党为了推翻内塔尼亚胡而建成这个“鹰鸽同笼”、左右共治的联合政府,对联合阿拉伯党而言,从政治上讲退出政府于自己不利。

 

同时,联合阿拉伯党对哈马斯等巴勒斯坦境内激进派别并不认可。国家认同上,他们虽然与被占领土的巴勒斯坦人血肉相连,但是,似乎更倾向于以色列,而非独立的巴勒斯坦国。因此,联合阿拉伯党的这一举动更多或只是一种安抚民族情绪的政治姿态。

 

巴以冲突升级不仅危及以执政联盟,同时也在阿拉伯世界引起连锁反应。

 

4月21日,阿拉伯部长级委员会在约旦首都安曼召开紧急会议,谴责以色列侵犯阿克萨清真寺,呼吁国际社会立即采取干预措施。来自约旦、突尼斯、阿尔及利亚、沙特阿拉伯、巴勒斯坦、卡塔尔、埃及、摩洛哥、阿联酋等国的代表以及阿盟秘书长盖特出席当天的会议,围绕耶路撒冷和阿克萨清真寺局势进行了讨论。

 

阿拉伯部长级委员会在会议后发表声明,谴责以色列警方近期对在阿克萨清真寺的信众发动袭击,反对以色列任何旨在改变阿克萨清真寺历史地位及现状的行为。

 

《纽约时报》评价道,阿克萨清真寺的冲突考验了以色列与部分阿拉伯国家之间的外交关系,2020年与以色列新建交的三个国家(巴林、阿联酋、摩洛哥)都罕见地对其表示谴责,以色列一直以来为改善与邻国约旦的外交关系付出的努力也被破坏。

 

新京报记者 侯吴婷

编辑 张磊 校对 杨许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