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晨三点,来不及洗漱,只用手将头发捋在耳根后面,50岁的怀柔区庙城镇卫生院医生石雪媛匆匆出门,和同事去镇上一个村里做入户核酸检测。有许多医务信息要整理,中午来不及午休,一气忙到下午六点,匆匆扒碗饭后,和同事再进村里组织核酸检测。“倒春寒”小雨淅淅沥沥,“大白”套装里的她们还是不禁打了个寒颤。

 

截至5月1日,北京市怀柔区已连续27个月无新增本土新冠肺炎病例。自小在怀柔生长而大学毕业后又回怀柔工作的石雪媛,有些欣慰;但曾经在北京冬奥会闭环内连续服务61天的工作经历,又让她觉得“这根弦不能松下”。她常说,冬奥会期间的疫情防控压力比这大多了,那会儿我们都挺过来了。这波疫情,我们一样会坚持住。


4月30日,怀柔区庙城镇卫生院医生石雪媛正在办公室里忙碌着。受访者供图

 

日常加班工作的小镇医生

 

4月30日晚上十一点,石雪媛才将白大褂脱下,回房里歇息。这天晚上,她和同事们去高各庄、西台上村、郑重庄的一些村民家里做入户核酸检测。实际上,白天,她的工作已经安排得满满当当了:整理健康档案、电话随访、为村民提供健康咨询还有核酸检测。


4月30日,庙城家园社区组织居民做核酸检测。受访者供图


4月30日,在庙城家园社区,石雪媛正给小朋友做核酸检测,另一旁的同事也在忙碌着。受访者供图

 

庙城镇有两个社区、18个行政村,镇子位于怀柔区最南端,与顺义区交界,相比其他镇子,“外防输入”压力更大一些。镇卫生院参与核酸检测的医生,人手一只“流调包”,里面装着防护物品和检测工具。每次有核酸检测任务时,镇里医生三三两两一组,每人带着流调包,下村里给乡亲们做核酸检测。石雪媛形容“就跟小分队打仗一样”。

 

有时候,核酸检测时间会放在下午六点,这个时间段,正好方便村里上班的人,能在下班后、晚饭前的时间段做免费的核酸检测。对医务人员来说,这牺牲了她们和家人吃晚饭的时间。一个400多号人的社区,一般需要一个多小时才能完成工作,如果有村子待检人员过多,她们会在完成所负责村子的核酸检测任务后,拎着流调包赶赴支援。


4月30日,在庙城家园社区,石雪媛正给居民做核酸检测。受访者供图

 

4月27日傍晚,庙城镇肖两河村,雨越下越大,空气骤然变冷,在检测点的石雪媛感觉鼻涕快从口罩里流出来了。她一边伸出棉签采样,一边要安抚居民情绪,有些焦头烂额。在庙城镇卫生院工作10年来,村里老人多半认识这位“石大夫”,有过路的老人对石雪媛投以慰问,她便觉得原本冻僵的手又有劲了。

 

“镇医院的大夫来村里了!”在本轮首都疫情防控之前,石雪媛和同事们会时常去村里为老人进行血压、血常规等项目检查,还有针对性对高血压、糖尿病患者进行健康指导,和村里老人互动养生方法。

 

“我家里也有老人,父母也都年纪大了。”石雪媛说,她们一开始去村里做健康指导的时候,偏重讲理论知识,但老人们大多听不懂,后来她们改进了讲课办法,拿着实物举证,给村民们唠家常话,“比如,我们就在课堂上拿着限盐勺举例,示范怎样合理用盐。”

 

“怎么说呢,将心比心。乡村这里面,老人会多一些。想想自己爸妈,就能耐下心了。”有时候,不管多晚,回到卫生院后,还会接到下村入户核酸检测的任务,这时候,她们会立即再穿上脱下来不久的白大褂,检点装备,继续踏着星辰出发。4月30日,她们忙到晚上十一点。

 

在冬奥闭环里获得了工作成长

 

石雪媛至今感到惊喜,在2022年1月22日,她成为庙城镇卫生院唯一一个进驻冬奥闭环的医务人员,当时她被安排的工作地点为汉庭朝阳大悦城酒店。在酒店里一呆,就是61天。

 

负责24名高血压、冠心病、心绞痛等基础疾病隔离人员,5名心理疾患隔离人员和3名孕早期的隔离人员的医疗保障工作,是一件耗费心力的事。除了日常疫情防控工作外,隔离期间,石雪媛担任起了心理辅导员的工作,对32名人员进行随访、心理辅导和情绪疏导,让32名隔离人员平稳度过隔离期。

 

有位要被隔离14天时间的人,在酒店里情绪一下子爆发了。石雪媛轻声细语、总是疏导,连续两三个小时的谈话,竟然将他的情绪慢慢抚平了下来。“对隔离期间的人,要跟他聊天,看看他是怎么想的,不要总解释;要先听他的倾诉,听他的需求。人在密闭的空间里,会容易压抑,我就会给他聊生活上的东西,比如爱吃什么水果有什么爱好。人们感受到你的真诚,会想开的。”石雪媛说。

 

冬奥期间的工作压力更大,每天,她要负责数据统计和上报,填写疫情防控情况表、酒店入住及用餐日报表、医疗救治情况日报表,通过医疗组微信群分享;对环内人员进行全程健康信息监测,发现异常情况及时进入会诊、转诊程序。经常工作到凌晨,是常有的事。


冬奥闭环服务期间,石雪媛还负责管理库房物资。受访者供图

 

从冬奥闭环回到小镇,她向同事们做了一次复盘。她意识到,服务冬奥已成为她职业生涯中成长速度最快的一次经历。她和同事们开始更注重细节问题。像医疗垃圾分类的规范化,还有医疗物资的入库、申领、发放、登记、保管、出库台账,每日所进行的物资核对、补充,这些细节工作都在做到滴水不漏。

 

更喜欢被叫“健康天使”

 

因为凌晨三点入户核酸检测,石雪媛一上午没有洗漱,便直接来到办公室照常上班。记者在视频连线里见到她的时候,她微笑着捋了捋本来也很整齐的头发,“不好意思,今天早上没洗头。”

 

当时在冬奥闭环里成立的微信群,至今仍很活跃。有冬奥闭环里的“战友”如此评价石雪媛:遇到不开心的事,看一看石雪媛微笑的脸,就烟消云散了。石雪媛回忆,在春节期间不能与家人团聚的日子,团队结下了很深的友谊,要有人身体出现不适,团队会争着顶岗。

 

“就像我们现在的同事一样。哪个核酸检测点做不完,我们先做完的,会直接过去帮忙。”镇卫生院的医疗防疫团队,像“多兵种协同的部队”。在每个核酸检测点,他们会要求村民间隔一米排队,走“U型路线”,采完样回医院后,还有专门人员进行医疗垃圾的消杀、分类、处置,还有人专门清点并补充医疗装备。

 

医院不大,五脏俱全;虽处乡镇,严格规范。

 

“其实比起‘大白’这个称呼来。我觉得我们更是‘健康天使’。”石雪媛和同事们近期已经去了四个村,为60岁以上的老年人做健康体检。为老年人做健康体检,组织起来比较难,需要村干部帮忙协调;因为要抽血,老人还不能吃饭,所以清晨七点半就要进行这项工作。

 

“上学的时候,老师就说,医生是‘救死扶伤’的天使。我们不像大医院,能给乡亲们治大病。但我们能离他们最近,了解他们的健康情况最多,提供最日常也最必要的健康服务。我觉得我们是‘健康天使’。”石雪媛提着流调包,走在村里路上的时候,会常常想,战胜这波疫情后,会有更多的老人出门遛弯,和朋友们在阳光下聊天,希望他们都健健康康,长命百岁。

 

新京报记者 赵利新

编辑 唐峥 校对 柳宝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