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升息50个基点,美联储22年来首次。并实施缩表。


北京时间5月5日凌晨,美联储公布最新利率决议,如市场预期,美国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将联邦基金利率的目标区间提高50个基点至0.75%-1%。这是继3月份后美联储今年的第二次加息,也是时隔22年来再度加息50个基点的幅度。


与此同时,美联储公布了缩表计划:将于6月1日开始缩表,前3个月内每月缩表上限为475亿美元,9月开始将缩表上限提高至每月950亿美元。


由于已经对加息50个基点具有充分预期,美联储会议声明公布后,市场波动并不大,美股三大指数均收涨,美债收益率多数下跌,美元指数仍保持在102上方高位。


6月开启缩表 


基本排除未来加息75个基点的可能


在3月份的会议上,FOMC决定将联邦基金利率的目标区间提高25个基点至0.25%-0.50%。当时有3/4的FOMC成员预计今年利率将超过1.75%,即3月之后今年还将加息6次。随后公布的会议纪要显示,3月会议透露了未来可能有数次50个基点的加息。


本次会议声明提出,预计在目标区间内的“持续加息”将是适当的。


本次会议结果出炉后,未来的加息路径再次成为焦点,市场关注美联储的加息步伐是否会更加激进。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在会后的新闻发布会上回应称,加息75个基点并不是美联储积极考虑的选项;未来几次会议上,加息50个基点的选项仍会被讨论。鲍威尔还强调,如果美联储要加息75个基点,需要经济数据持续超预期。


本次会议后,芝商所(CME)FedWatch工具显示,利率期货市场对于下一次6月份的会议加息幅度预期有所降温,目前市场预计加息25个基点至1%-1.25%区间的概率为78.6%。


一如3月份会议所透露的,美联储在本次会议上宣布了渐进式缩表计划。从6月1日开始,前三个月,每个月缩减300亿美元的美国国债和175亿美元的抵押贷款支持证券(MBS),即共计475亿美元;9月开始,每月缩减600亿美元国债和350亿美元MBS,即共计950亿美元。


美联储本轮紧缩周期中,缩表的节奏大大加快,上一轮(2017-2019年)从开始加息到缩表间隔了2年,这次只间隔2个月,缩表启动的时间提前。


中金公司分析师刘政宁等指出,市场可能过于关注加息,从而忽略了缩表的重要性。加息与缩表的本质区别在于,前者是价格工具,后者是数量工具,加息的概率可以由利率市场定价,投资者能实时跟踪加息预期,但缩表却不能,没有一个指标能够清晰地反映出市场对缩表引发的流动性下降的预期。过去两年美国资产价格大涨与实物通胀都与扩表带来的货币超发有关,而缩表带来的货币数量下降则可能成为未来的隐忧。


经济负增长、通胀高企


美联储“鹰派”是否会更进一步?


在本次会议的声明中,美联储对经济的判断更为谨慎。其指出,尽管第一季度整体经济活动小幅下滑,但家庭支出和企业固定投资仍保持强劲。近几个月来,就业增长势头强劲,失业率大幅下降。通货膨胀率居高不下,反映出疫情导致的供需失衡、能源价格上涨以及更广泛的价格压力。与此同时,美联储还指出俄乌事件给通胀带来额外的上行压力。


上周公布的美国一季度GDP数据引发了对于美国可能走向衰退的担忧。今年第一季度,美国实际GDP环比折年率下滑1.4%,低于市场预期的增长1.1%。这也是美国2020年三季度以来首次负增长。


与此同时,美国的通胀率依然居高不下,3月CPI(未经调整)同比增长8.5%,为40年来最快增速;此前1月、2月,美国CPI已经连创新高,同比增长分别达到7.5%、7.9%。


在“滞”与“胀”的双重压力之下,市场对于美联储下一步的紧缩步伐显示出一定担忧。


平安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钟正生等指出,当前,美联储在预期引导方面或已接近本轮紧缩周期中的最“鹰”时刻。首先,5月议息会议向市场传达的信号比市场预期得更加“鸽派”。其次,美国通胀数据已经接近拐点,经济增长与就业修复也出现放缓迹象。最后,市场对于美联储紧缩预期的计入已经相对充分,美国金融条件已经提前紧缩,美联储进一步“放鹰”的必要性不强。当前美国30年抵押贷款固定利率已升破5.1%,为2010年以来最高水平;美元指数已经升破103点;美股标普500指数年内已回调近10%。


西部证券宏观首席分析师张静静指出,美国通胀或已于3月(接近)见顶,本次议息会议上美联储主席鲍威尔也在答记者问中提到核心PCE通胀可能正在达到峰值或趋于平缓。目前美联储政策核心矛盾仍是高通胀,只要通胀水平未显著回落、经济增长放缓压力未显著增加,那么美联储就将保持单次议息会议50个基点的升息节奏,进而6月FOMC加息50个基点仍是大概率事件。


不过,也有观点认为,美联储加息超预期的“警报”并未解除。


东吴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陶川提出,尽快加息至中性利率(2.25%-2.5%)是当前美联储利率政策的当务之急,鲍威尔在发言中表示当加息至中性利率时,再决定最终加息到何种程度。而上一次连续加息50个基点还是在1994年,若参考当时的政策风格,即最终利率高于中性利率100-150个基点,最终利率或升至3.5%-4%,高于当前市场预期的2.5%-2.75%。考虑到当前严峻的通胀和偏松的金融条件,后续仍须警惕大幅度、快节奏、超预期加息的风险。


美股大涨美债利率回落


我国货币政策是否受影响?


对于美联储加息50个基点,市场已经充分计入预期,本次美联储决议出炉后,市场波动不大。


从美股来看,在美联储利率决议公布后,美股三大指数小幅走低,但在鲍威尔基本排除未来加息75个基点的可能性之后,三大指数恢复上涨。截至收盘,美股三大指数全线收涨,道指涨2.81%,纳斯达克指数涨3.19%,标普500指数涨2.99%。


张静静指出,美股其实是美联储紧货币最好的“压力测试锚”。假若美股对加息预期反应过于激烈,就表明美联储紧货币的步子迈大了;假若美股表现相对坚挺,就说明美联储紧货币程度适中。直至目前美股下挫仅能缓和美联储紧货币节奏,尚未扭转政策方向,表明美联储对美股下跌似乎有较高的容忍度。这也意味着,在无风险溢价保护、加息持续、经济下行压力加剧的背景下,美股势必进一步加剧波动,在加息周期结束前也将出现更大的跌幅。


从美元来看,尽管4日美元指数小幅下跌,但总体依然维持在102美元上方的高位。截至北京时间5月5日9时25分左右,美元指数报102.44。3月末以来,美元指数从97一线一路上涨至突破102,涨幅超过4%。


美债方面,由于单次加息75个基点的预期基本落空,周三美债收益率多数下跌。2年期美债收益率跌14.1个基点,3年期美债收益率跌14.3个基点,5年期美债收益率跌10.9个基点,10年期美债收益率跌3.8个基点。


钟正生等指出,10年美债收益率高点或在今年年中,高点或在3.1%左右。当前2年和10年美债收益率已基本接近上一轮(2018年底)顶点,继续上行的空间已经受限。随着美联储缩表推进,美债实际利率仍将继续上行,但通胀预期可能同步回落,继而10年美债名义收益率的上行空间仍较有限。如果美联储的预期引导转变得更加“鸽派”,10年美债收益率可能率先见顶,随之而来的可能是美元指数见顶。与此同时,美股收益能力可能明显下降,但调整幅度尚难确定。历史数据显示,10年美债收益率见顶后,美股收益能力往往大幅下降,甚至可能遭遇深度回调(同比收益负增长)。不过,本轮美股是否会经历深度回调,最终将取决于美国经济会否陷入严重衰退。如果美联储年内加息不超过2.5%的“中性水平”,今年美国衰退和美股深度调整的风险或相对有限。


美联储加息是否影响我国货币政策?


招商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谢亚轩等认为,当前,全球央行政策分化明显,假日期间澳大利亚超预期加息,而欧日则继续维持宽松政策立场,此次议息会议表明联储态度相对温和,这有助于稳定外部环境、减少汇率贬值与跨境资金流出压力。4月29日的中央政治局明确要求实现“疫情要防住、经济要稳住、发展要安全”三项原则,五一假期“一行两会”召开会议传达精神、部署工作,宏观政策扶持力度可望加码。此次美联储会议没有释放超预期紧缩信号,为我国宽松政策的出台营造了相对宽松的外部环境,有利于市场预期的改善。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 顾志娟 编辑 陈莉 校对 赵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