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露营热”的到来,相关产业也一同“起飞”。据京东5月11日披露的数据,4月以来,平台上露营产品的搜索量同比大幅增长145%,帐篷/垫子类商品成交额同比增长229%。有帐篷生产商告诉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今年前4个月公司的销售金额已达5000万元,自露营热度高涨以来,行业内大部分品牌都出现供不应求的现象。经历了清明、五一假期后,你家里是否多出了一顶帐篷?
 
不再“小众硬核”,露营热加速爆发
 
回忆起清明、五一假期,徒步爱好者李露至今仍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一夜之间露营就火了。”8年前的端午节,仍是大学生的李露在朋友的带领下初次体验户外露营,那时他甚至在海淀区找不到几家出租户外装备的门店。首次的露营体验也与通常印象没有太大差别,一行人带着帐篷、睡袋、羽绒服和炊具等一路开车登上北灵山,到达目的地附近后,背着沉甸甸的装备徒步走向扎营点。
 
所谓的营地,其实就是一片背风的高山草甸,在荒无人烟的山头上既没有人管理,也没有任何基础设施。在这样纯天然的环境下,一群年轻人自己动手搭帐篷、下火锅,夜幕降临后,李露第一次亲眼见到了银河,自此他便爱上了户外徒步。
 
8年后,当他点开朋友圈,发现露营以更加大众化的方式成为了一种新潮流。设施齐全、交通便利的营地和景区如雨后春笋般涌现,露营一改过去“硬核”的印象,以精致、舒适的面貌成为了城市休闲的新方式,让李露十分意外。
 
据小红书数据,今年五一假期小红书上露营相关搜索量同比增长746%,露营热度连续第三年大幅增长,且呈现加速爆发的态势。飞猪平台上,五一假期露营订单量环比增长超350%。同程旅行的“露营”相关旅游关键词搜索热度环比上涨117%。去哪儿统计的五一假期露营相关产品订单量,达到了去年的3倍。
 
“受疫情影响,游客的消费半径缩小,是当前露营热的根本原因。”景鉴智库创始人周鸣岐表示。据企查查数据,国内现存露营/野营相关企业9.3万家。2021年,露营/野营相关企业注册量达2.2万家,较2020年增长了55.2%。另据天眼查数据,截至4月末,今年已成立7200余家露营相关企业。
 
供不应求的帐篷:成交量翻倍、品牌卖断货
 
作为露营热带动的相关产业之一,电商平台上帐篷的销量水涨船高。据京东消费及产业发展研究院发布的《春夏户外露营消费趋势报告》,4月以来,京东上露营产品的搜索量同比大幅增长145%,帐篷/垫子类商品成交额同比增长229%,其中,天幕成交额同比增长近4倍,户外营地车成交额同比增长10倍,睡袋/吊床、烧烤用具等产品的成交额增幅分别达121%和67%。
 
义乌市博庭户外用品有限公司总经理李光镇告诉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2020年是个很明显的转折,国内帐篷的需求迅速攀高,2020年与2019年相比,甚至出现了成倍增长,大部分品牌都有供不应求的现象。”自2022年年初至4月底,博庭帐篷产品的销售额已达5000万元左右。博庭帐篷产品的目标受众以营地为主,买家也以露营营地居多。
 
据李光镇介绍,过去的帐篷市场相对更趋于个人或家庭式的“野营”,帐篷多为性价比高的速开帐篷,或是知名品牌的专业露营帐篷。不过,随着人均收入的不断增长和消费升级,以及疫情影响下多元的露营方式被更加重视,消费者在选择帐篷时会更倾向于“精致露营”这样空间更大、更美观的场景式轻奢帐篷。同时,不需住宿、适合家庭周末节假日放松的天幕,也成为更大众化的选择。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在电商平台看到,销量最高的帐篷和天幕价格普遍为数百元。例如骆驼天猫旗舰店中月销量最高的帐篷,价格在409元-659元,月销量超3万件;探险者天猫旗舰店销量最高的帐篷,单价在328元-538元(不计算套餐),月销量超8000件;原始人天猫旗舰店销量最高的帐篷价格为198元-638元,月销量超3万件。此外,各店铺内不仅部分帐篷缺货,还有不少产品没有现货,只能预售。
 
据李光镇介绍,近两年最受欢迎的帐篷以经典款金字塔尖顶帐、小屋帐、天幕、春帐和一些去年新出的款式为主,价格在300元-2000元不等。另据艾媒咨询数据,约有47.2%的消费者过去在露营设备上花费1000元-5000元,占比近半。李光镇表示:“一套基础的露营装备并不贵,毕竟传统露营只是作为户外活动的附加项,装备够用就行。然而,精致露营追求的是‘精致’,装备不仅得能用、齐全,还要尽可能美观。”
 
对于露营消费提高的原因,嗨King野奢营地创始人崔连波表示:“过去户外野营,大家都讲究一个‘轻’。现在,随着市场迎来硬件设施更新、自驾车保有量升高以及进入大众休闲度假阶段等变化后,大家都可以在后备箱里装上自己的户外用品,只要开车去景区就可以露营,所以买的装备都由轻变重,从专业变成了娱乐休闲。”
 
国内露营产业仍在摸索发展阶段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在调查中发现,北京大部分允许露营的景区和公园均不需额外收费,而营地收费与否,也成为游客的考量标准之一。那么,对于景区而言,露营热为其带来了哪些想象空间?
 
“对于景区而言,露营在一定程度上可以拓展游客消费。当前国内很多景区为观光型,游客来了之后缺少消费的空间,如果有个露营营地,那么景区至少可以延长游客停留时间,提供更多服务,增加消费。”周鸣岐表示,“不过,景区要真正实现提升,仍需在产品和内容上下功夫,单纯推出房车、帐篷营地,对游客的吸引力依然有限。”
 
在崔连波看来,未来露营营地将发展成提供两种服务,一是公共营地服务,二是主题营地服务。“主题营地就是现在我们在做的,让来露营的人不仅仅是露营,还能参加活动,融入更多社交属性,通过露营产品、露营服务和露营教育提高复购率。未来,以政府为主导的公共露营营地会越来越多。因为野营其实存在很多环保和安全的问题,公共露营营地可以提供一个安全且无门槛的环境,以满足大众需求。”
 
在梳理电商平台的销售评价中,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也发现,“颜值高”“颜色好看”“图案漂亮”等词汇出现率非常高。例如骆驼天猫旗舰店的某款帐篷,在按默认排序的前100条评价中,有36条评价涉及产品外观,这也从另一方面反映出精致露营时代消费者为产品“颜值”买单的热情。
 
“目前在中国的露营市场,依旧是品类大于品牌,大部分玩家更注重产品的品质和性价比,鲜少有人只热衷于一个品牌。”李光镇表示,“国内的露营产业处于一个摸索发展的阶段,不仅体现在品牌、营地和人群规模上,也包括国家政策、行业标准的制定和规范。当前露营在国内仍是自由生长的景象,但未来随着政策的完善以及人群消费力、认知度的提升,预计中国露营市场规模将持续扩大,形成一个系统化的产业。”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 郑艺佳
编辑 李铮
校对 王心
封图 IC phot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