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17日,我们小区的傍晚。新京报记者 周思雅 摄


5月17日,我们小区终于解封了!到今天,我已经居家工作了25天。


下午北京疫情防控发布会开始前,我便守在屏幕前,等待着能听到好消息。


当发布会上传来解封的消息时,我内心一颗大石终于落了地。第一时间,我就把解封的新闻发给了家人和好朋友,并配上“我解封了!”的文字,希望家人和朋友都能共享我的激动和兴奋。


下午四点左右,我准备到楼下社区居委会询问解封的具体情况。远远地,就看到已经有居民围在居委会门口,探着头捕捉每一句社区工作人员说的话,企盼从中获得更多信息,仿佛下一秒就想走出小区,走到大街上。那种心里的躁动和临近解封时的喜悦,难以言表。


这时,社区工作人员说,他们还未收到具体的通知,需要街道下发具体文件后,才能进行下一步的举措。在防疫面前,社区工作人员的每一步都小心谨慎。正如同在临时管控的二十余天里,他们认真地、辛苦地维持着社区的生活与秩序。


管控在家时,我陆续看到新闻报道北京的餐饮店只能外带不能堂食,但身处临管区里头,我对外面世界的具体模样一无所知。解封的第一个想法,就是去看看城市如今的模样。也许公园已经暂时闭园,可能我爱逛的唱片店也暂停了营业,但我们的城市仍然在努力地生长,努力地战胜疫情。


很快,其他城市的好朋友收到我即将解封的消息,连连恭喜我。疫情之下,我们几乎每天都聊天沟通,相互用文字慰藉,等待疫情的过去,就像黎明前仍满怀希望等待日出的人。我们相约,若是疫情防控顺利,要一起去阿那亚看戏剧,填补这几个月被按下暂停键的生活。


傍晚时分,我第一次如此轻松地在小区里遛弯。小区里的芍药花开得正旺,在夕阳下散发着若有若无的香气。我这才发觉,自己已经错过了很多花朵的盛开。


临管区里的城市生活停摆,自然世界仍然在继续生长,我看着旺盛的花草,总是心痒痒的,想去抓住北京这春夏之交的景象。如今,想法终于可以实现了。

 

撰稿 / 周思雅(新京报记者)

编辑 / 刘昀昀

校对 / 杨许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