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5月17日,全国政协在北京召开“推动数字经济持续健康发展”专题协商会,全国政协主席汪洋、国务院副总理刘鹤出席会议并讲话。图/新华社

随着新一轮新冠疫情再次蔓延,我国企业当前面临的国内外环境复杂性、不确定性明显增加,尤其是给中小企业经济运行带来了较大冲击。为此,5月18日工信部明确表态,将会同相关部门和各地,落实落细助企纾困一系列举措。此前,国务院已从加大资金支持,缓解融资难回款难、推动降成本扩需求、加强服务保障等方面,提出了一系列具体措施。

而就在此前一天,全国政协在京召开了“推动数字经济持续健康发展”专题协商会,全国政协主席汪洋在讲话中特别强调,要科学研判形势,增强发展信心。事实上,相比近期这一系列纾困解难措施,如何重振当前企业家的发展信心或许更为关键。

在市场经济环境中,“信心”也就是预期,是最关键的非制度性因素。我们从罗斯福新政等西方历次克服经济危机的举措中也可以看到,重振信心往往是其首要目标。这是因为,投资者和消费者的预期,决定了社会的资本、人力等生产要素投入情况及使用效率,也就等于决定了经济发展的动力和潜力水平。因此,“信心比黄金还重要”。

▲2022年5月18日,在国新办举行的国务院政策例行吹风会上,工信部副部长徐晓兰、中小企业局局长梁志峰等负责人介绍支持中小企业纾困解难健康发展有关情况,并答记者问。图/新华社

企业家信心是牵一发而动全身的因素

研究表明,企业家信心与PMI指数及经济增长率之间有明显的正相关关系。

我国的国家统计局基本每个季度都会做一次企业家信心指数统计,200是满分,100则是警戒线。如果考察2000年以来我国企业家信心指数的变化,也印证了经济学界的结论。

2006年前后,企业家信心指数一度高达140以上,这期间也是我国投资最旺盛、各种生产要素利用率最高、经济形势最好的时候。而2020年以来,企业家信心指数一直徘徊在120左右,甚至一度跌破100,这两年也恰恰是经济相对低迷的时刻。

虽然2022年第一季度的企业家信心指数仍未发布,但是我们从中国中小企业协会在4月份发布的中小企业主“经济总体感受指数”看,企业家的信心维持2021年来的降势,由此导致中小企业的资金指数、劳动力指数、投入指数、市场指数都出现下跌。

尤其是投入指数下降幅度最大,那就意味着我们的经济发展动力进一步被遏制。并且,与以往不同的是,过去的企业家信心指数都是短暂下跌后就会反弹,而这次不仅下跌幅度大,持续时间也长,这才是最值得警惕的。

因此说,保企业家的信心是保经济增长的非常关键环节,保住企业家信心,才能保住企业的正常经营发展,也才能保住投资、就业、消费、税收,企业家的信心是牵一发而动全身的东西。

中国经济之所以崛起,跟优越的发展环境下,企业家信心长期高涨不无关系。国际上几个比较有影响力的全球企业家信心指数排名,中国经常居于榜首。企业家信心高,发展扩张欲望强,国际资本、技术也就自然都往中国流动。

日本则是反面,一直是企业家信心排名垫底的国家。自从上世纪90年代初的经济泡沫破灭后,日本企业家对国内的信心就一直低迷,资本大举外移,日资企业在国外创造的生产总值,竟然跟本土GDP相当。

所以说,我国最近两年企业家信心下降的警钟应该受到高度重视。首先要总结背后的原因,了解企业家的痛点所在,也就是为什么他们的信心出现了拐点。

▲2022年5月14日,在福建省泉州市鲤城区一家太阳能灯具企业,工人在生产线上赶制出口订单。图/新华社

坚持对外开放企业就能不断发展壮大

客观上来讲,我国经济已经越过了高速增长期,企业家信心也会有个自然的下降过程,这是普遍规律。但是,也有一些意外或不可控的因素,加剧了企业家信心的低落,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首先是这两年的疫情对社会经济基本面的冲击。尤其是疫情较严重的地方,社会人员流动和物资流动受到限制比较多,使得制造业供应链和服务业受到不小冲击。并且,与疫情不确定性相伴的是,企业维持正常经营的不确定因素也明显增大,随时都可能面临停工停业的危险。

而自特朗普时期开始的中美贸易摩擦以来,国际经济环境不断恶化,中国企业享受的全球化红利在日渐减少。首当其冲的又是那些对国际经济环境高度敏感的科技企业,面临的经营困境以及不确定因素越来越多。这些企业的高层是目前国内最活跃的企业家群体,也正是刘鹤副总理在全国政协5月17日举行的专题协商会上强调的“最重要的创新主体”。

与此同时,随着近几年国家对金融及新兴经济的监管日益完善,企业逐利空间被大大压缩。总体看,国家相关政策的调整是必要的,长远看其成效也必然是积极的。但是,短时期内,一些企业在过去形成的发展路径依赖难以为继,加上转型期的政策探索需要一段时间,某些领域的不确定性,也导致一些企业家选择更为保守的发展政策。

要重振企业家信心,就需要在做好疫情防控、守护民众健康的同时,尽量保障社会经济秩序的正常运转;探索适合中国国情的防疫模式,尽早让社会回归常态。只有在常态化的社会中,企业家才会有投资或生产的信心。

在产业领域,在保障供应链的同时,也要重视保服务业的重要性。从国家能源局发布的4月份用电量统计来看,制造业用电量下降1.4%,而服务业用电量下降6.8%,服务业所受冲击远远大于制造业。由于服务业承载了我国绝大多数企业实体,因此,保服务业的现实意义,丝毫不亚于保制造业供应链,可以有效避免出现大规模中小企业倒闭潮。

同时要坚持对外开放国策,提高对外开放水平,持续改善企业经营的国际环境。固然全球化面临的风险和变数越来越多,但改革开放四十多年的历史证明,企业只有在对外开放、参与全球化中才能真正发展壮大。

可以说,如今我国但凡有点影响力的企业,几乎都跟海外技术、资本和市场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一个好的国际环境对其发展信心和发展能力极为重要。只有扩大开放,我国的市场经济制度才能进一步完善,企业才能获得充分的技术交流和海外市场的机会,企业才能吃下定心丸。

此外,还需落实党的十八大以来党中央、国务院关于鼓励民营经济发展,保护民营企业产权,弘扬企业家精神的指示。在资本和行业监管上,应尽早、详细地设置“红绿灯”,建立起科学的规则体系,明确市场边界,让企业有法可循、监管有法可依,避免因政策边界模糊而导致企业家消极等待。

应该看到,国际间的科技竞争瞬息万变,一个产业的关键机遇窗口往往只有短短一两年时间。从这点上讲,落实4月29日中央政治局会议关于“完成平台经济专项整改“的指示,及早助力产业进入快车道,对于保障我国在未来科技竞争中保持优势进一步领先的态势,意义重大。

当然,企业家也应看到,虽然我国经济发展目前出现一些新的困难,但从国际和历史比较来看,我国经济仍有很大的增长空间,中国仍是全球最有希望的经济体之一,企业仍旧大有可为。

比如,我们有全球最大的市场,且国内消费市场仍在升级扩张期;我们的制造业虽然遭受东南亚、印度等新兴经济体的挑战,但仍是全球制造中心,价值链位置也在不断上升,仍具有较多主动权等。而且,全球化趋势不可逆转,国际间的经济合作互赢仍是主流。

就跟企业家需要足够的信心一样,我们也坚信中国有能力应对目前的重重挑战,把自己的事情做好,我们的企业也一定会有一个更加美好的未来。

撰稿/王明远(经济学者)
编辑/何睿
校对/吴兴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