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饱受新冠疫情冲击、社会动荡和安全局势恶化的背景下,哥伦比亚迎来了它的总统选举。


当地时间5月29日,哥伦比亚将举行第一轮总统选举投票。如在第一轮总统选举中,无人获得50%以上的选票,将于6月19日举行第二轮选举。


值得注意的是在本次总统选举中,哥伦比亚左翼力量或实现历史性突破。民调数据显示,在目前的哥伦比亚总统候选人中,左翼人士、前波哥大市长古斯塔沃·彼得罗以近40%的支持率暂时领跑,或成为哥伦比亚首位左翼总统。


然而,无论谁最终上台,他的执政任期都不会轻松。路透社指出,新一任的哥伦比亚总统将面临一个分裂的国会和可能出现的街头抗议,这都会使推动经济和社会改革变得更加艰难。


6人赛道上的3名领跑者


“哥伦比亚民众将在其国家现代史上最动荡的时期之一,选出一名新总统。”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撰文评价道。


哥伦比亚总统由直选产生,任期4年,2015年通过修宪将总统任期改为不可连选连任。哥伦比亚总统选举采取两轮投票制,当地时间5月29日,哥伦比亚将举行第一轮总统选举投票。如在第一轮投票中,无人获得绝对多数,即50%以上的选票,那么得票最多的两名候选人将于6月19日进入第二轮决选。


民意调查显示,虽然选票上有6名总统候选人的名字,但只有3位有望在选举中突出重围。


当前的民调领跑者是左翼人士、前波哥大市长古斯塔沃·彼得罗。这名62岁前游击队员的竞选纲领是对该国经济进行彻底的改革,以消除不平等现象,因此得到了许多穷人和工人阶级的支持。他还主张吸引在清洁能源、新科技、交通和电信领域的外国投资。


事实上,这是彼得罗第三次参加哥伦比亚总统选举。在2018年总统选举中,正是他与哥伦比亚现任总统杜克双双闯入第二轮决选,最终他以12%的得票差距,与总统之位失之交臂。不过,美洲理事会指出,即便如此,彼得罗依旧斩获了800余万张选票,创下了左翼政治家的新纪录。自2018年以来,彼得罗也一直是公众关注的焦点。


如果彼得罗顺利赢下此次总统大选,他将成为哥伦比亚首个左翼总统。《纽约时报》指出,这无疑将是哥伦比亚政治的分水岭。彼得罗的崛起很大程度上是由哥伦比亚历史上最大规模,同时也是最“愤怒”的青年选民推动的。


眼下,哥伦比亚有近900万28岁及以下的青年选民,占选民总体的四分之一。他们对国家的前景感到失望,要求改变这个长期被社会不公和种族不平等严重分裂的国家。


而主张彻底改革的彼得罗,恰好满足青年选民的要求。“彼得罗代表着改变。”30岁的卡米拉·里韦洛斯说道,哥伦比亚民众已经厌倦了含垢忍辱。


哥伦比亚2022年总统选举民调数据。美洲理事会网站截图


彼得罗的头号竞争对手是右翼人士、前麦德林市长费德里科·古铁雷斯。与彼得罗计划进行彻底改革不同,古铁雷斯认为,哥伦比亚需要延续过去20年来经济增长和亲商政策的老路。他的竞选重点是解决贫困和犯罪,以此为哥伦比亚经济增长创造稳定环境。


此外,近几周人气大幅飙升的哥伦比亚布卡拉曼加前市长鲁道夫·埃尔南德斯也不可忽视。尽管77岁的埃尔南德斯是这三位中,年纪最大的总统候选人,但他尤其擅长利用社交媒体进行竞选,没有参加由哥伦比亚主要广播公司组织的电视辩论,也很少接受外国媒体采访。


据路透社报道,民调机构“ Invamer”发布数据显示,哥伦比亚总统选举很有可能进入第二轮决选。该机构预测,如果彼得罗与古铁雷斯进入决选,那么彼得罗或将以52.7%的得票率赢得大选。若最后是彼得罗与埃尔南德斯站上对决擂台,那么彼得罗可能将以接近50%的得票率赢得大选。


哥伦比亚新总统将遭遇执政考验


其实,无论3900万哥伦比亚选民最终选择谁出任他们的新一任总统,他都将面临一场艰难的执政考验。


他将先遭遇一个较为分裂的国会。当地时间3月13日,哥伦比亚国会举行两院选举,没有任何政党在参议院和众议院获得半数以上席位。新当选的两院议员将于7月正式就职,届时国会席位将由十几个政党瓜分。


分裂的国会或导致难以凝聚共识。据路透社报道,“Fedesarrollo”智库主管Luis Fernando Mejia表示,国会的多元化构成迫使总统与意识形态不同的政党达成共识,但到目前为止,还没发现哪位总统候选人有能力促成这种共识,这将完全取决于他本人的领导能力。


随后,如何推进经济改革成了下一个难题。路透社指出,哥伦比亚财政赤字高达150亿美元,相当于国内生产总值的6.2%。


哥伦比亚总统选举:这个国家看上去有左倾倾向。社交媒体截图


针对如何改善经济现状,不同总统候选人给出了各自的答案。


在经济改革中,彼得罗最重要的提议之一是一项价值135亿美元的税收立法改革,他将向最富有的哥伦比亚人征税,并向没有养老金的老年人每月支付半额最低工资。


整体来看,彼得罗的思路是计划在收入方面进行整顿,并加大公共投资。路透社指出,彼得罗的计划在一开始可能会面临较少的抗议,但如果他不能迅速展示改革成果,那么他将很快与来自民众和其他政党的不满情绪作斗争,支持率或大幅下降。


而古铁雷斯一直被认为是杜克意识形态上的接班人,提出将取消高收入者的养老金补贴,推动数百万个工作岗位正规化。分析人士指出,古铁雷斯或遭遇杜克政府期间经常出现的街头抗议活动。示威抗议可能对经济造成巨大打击。例如,2021年道路封锁导致咖啡出口中断,主要石油和煤炭生产商暂时停止部分生产。


在这场总统选举前夕,哥伦比亚的安全局势也在恶化。


据新华社报道,5月初,哥伦比亚贩毒组织“海湾家族”头目被引渡美国后,该组织发起报复行动,招致一些地方的交通中断,商业活动暂停。哥伦比亚政府随后宣布向北部省份增派2000名军人和警察,以打击贩毒组织,尽快恢复治安。


根据联合国数据,仅在今年的前三个月,由于武装组织之间持续不断的冲突,就有近5万名哥伦比亚人被强制监禁。这些暴力事件大多与该国的毒品生产和贩运有关,几个毒品团伙甚至对哥伦比亚的大片领土进行了事实上的控制。


CNN指出,如何恢复国家对这些地区的控制,并打击贩毒集团,是这次选举中的关键话题,同样也是下一任总统面临的艰巨挑战。


据新华社报道,秘鲁、智利等拉美国家左翼政党2021年先后上台,2022年拉美地区的哥伦比亚、巴西将接连举行大选,该地区或开启新一轮左翼执政周期。


新华社援引专家分析称,本轮左翼浪潮与上一次的特点会有所不同。拉美第一次左翼浪潮持续了15年,其间拉美左翼国家经济稳步发展,社会福利大幅提升。近两年来随着新冠疫情对拉美地区经济增长造成深远影响,拉美正处于一个社会矛盾加剧、政治波动加大的阶段。目前拉美国家普遍面临疫情反复和经济下滑的双重考验,无论左翼还是右翼政党执政,都可能会面临难以完全满足选民的期待与诉求的局面。


新京报记者 栾若曦

编辑 陈静 校对 吴兴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