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8点见,多一点洞见。每天早晚8点与你准时相约,眺望更大的世界。


6月9日,北京部分考生完成全部高考科目,两位在丰台封控区内的考生也为他们特殊的高考之旅画上句号。他们无法像大多数考生那样,第一时间与家长相见并分享这几天的感受,但是,乘坐爱心送考出租车被“点对点”送回家让他们感受到暖暖的关照。





“6·18”购物节将至,不少网友吐槽越来越长的预售期。起初,预售是为了帮助商家提前锁定客户从而促销产品。然而,有些商家打着预售的幌子,将库存成本、时间成本转嫁给消费者。这样不仅打击消费者的热情,还将对电商生态造成破坏。


购物节折扣,概念图。新京报 师春雷 制图 


“冬天买的衣服快到夏天了还没发货”“端午节都过了,买的粽子还没发货”“一件普通的T恤,预售竟然要25天,是现做吗?”……一年一度“6·18”购物节来临之际,不少网友在社交平台吐槽,网购时要忍受商品越来越长的预售期。


预售制已成为一种电商“新玩法”。现实中,有些商家拖延发货、随意更改发货日期甚至单方面撤单、不接受退换货。


事实上,预售制在电商平台诞生之初,目的是为了提前锁定客户,有利于促销产品。虽然近几年“预售制”也发展出来诸多创新玩法,但无论“招”有多新,商家最终都需要兑现其承诺,而不是无故违约。


当下,疫情确实是影响电商发货的一个客观因素。但是,疫情反反复复已经两年多时间,在疫情防控常态化情况下,商家在预售设计上也理当将疫情因素考量进去,并在预售期限和退换货规则上给消费者以明确的预期,而不能一味地将违约责任甩给疫情。


如果放任预售制被一些商家故意“玩坏”,且这种不良风气在电商平台愈演愈烈,不仅影响商家声誉,长此以往,对电商生态也必然造成破坏。无论商家还是平台,逼得消费者最后用脚投票,都将是得不偿失的事情。


因此,电商平台方面也不能一味地默许商家这类“空头支票”式营销方式,还是要守土有责,发布合规指引,科学设置监管机制,未雨绸缪地应对当下预售制度下出现的新情况,如对预售产品在平台中不予优先展示等。同时,监管部门也不妨针对预售商品种类、发货期限等问题制定统一规范,并对平台加强督查。阅读全文>>>




深圳“宾利占车位”纠纷将车位问题再次暴露在聚光灯下。常见的“车位难题”包括:小区内的公共车位数量严重不足;个别住户长期抢占公共车位;购买新房时车位捆绑销售;入住新房后车位“只售不租”……新京报记者从8个方面帮你厘清“车位难题”:



1问:小区车位分哪几类?


2问:什么类型车位可以买卖?


3问:如何鉴别可以买卖的产权车位?


4问:产权车位转让有无限制?


5问:人防车位租期有多长?


6问:公共空间车位如何“公约自治”?


7问:赠送、“捆绑”车位需注意哪些问题?


8问:开发商对车位能否“只售不租”?


阅读全文>>>




6月8日,比利时国王菲利普首次出访刚果(金),就历史上比利时对刚果(金)的殖民统治表示遗憾。19世纪末至20世纪中叶,欧洲国家占领了大部分非洲地区。其中,比利时对刚果(金)的殖民统治最为残酷。


应刚果(金)总统费利克斯·齐塞克迪邀请,菲利普于6月7日抵达刚果(金)首都金沙萨,开启了对该国为期一周的正式访问。随同访问的还有比利时王后玛蒂尔德以及首相德克罗等一众政府官员。


据CNN报道,菲利普在6月8日的讲话中谴责了针对刚果(金)的殖民统治,称殖民政权是建立在“剥削和统治”的基础上,“是一种不平等的关系,其本身就是不合理的,因其代表着家长式作风、歧视和种族主义”。但是,他并未正式就此道歉。


当地时间2021年7月21日,比利时布鲁塞尔,比利时国王菲利普、王后玛蒂尔德等出席国庆日庆典。图/IC photo


刚果(金)在13到14世纪曾是刚果王国的一部分。在1884年至1885年列强瓜分非洲的柏林会议上,刚果(金)被划为时任比利时国王利奥波德二世的“私人采地”,称为“刚果自由邦”。


从1885年至1908年,利奥波德二世在这片土地上实行了残酷的统治。据BBC报道,历史学家估计,在这段时期内,超过1000万刚果人民因为疾病、暴行、饥荒等原因死去。当时的比利时王室强迫当地人民收集橡胶,若是未达到要求,会砍去他们的四肢。


1908年之后,该地区被比利时政府接管,改为比属刚果。直至1960年6月30日,刚果(金)正式独立,结束殖民统治。


刚果(金)民间对此次访问反应不一。一些民众对比利时国王的访问不满。但也有一些民众表示,他们希望比利时国王的访问能修复两国关系、带来更多的投资,同时重新关注到该国东部仍在持续的冲突。阅读全文>>>




从春节到入夏,北京朝阳区小红门乡鸿博家园第五社区断断续续被封控、管控,社区书记郭玉萍忙得恨不得将一天掰成两天过。社区解封那天,她紧绷的弦总算可以松一松。她知道,生活和美,都会回来。


鸿博家园第五社区书记郭玉萍(前排右三)和她的同事们。  受访者供图


疫情最紧张的那段时间,她常常凌晨就出门。很多时候,丈夫察觉不到她几时回到家,又在何时离开。难得见面,手机也像是长在了耳朵上一般,郭玉萍总是讲着电话进家门,又讲着电话出去。好不容易电话挂断,丈夫关心的话刚到嘴边,便被她堵了回去,“不想再多说一个字了。”


核酸检测、登记就医、维持社区居民日常生活运转……大大小小的事情一股脑儿地涌到郭玉萍面前,等待她安排、协调,有时要忙到后半夜,第二天五点钟又得爬起来往社区赶。


所有人的共同努力,换来了社区的又一轮宁静。5月18日,鸿博家园解封。


需要郭玉萍紧盯的工作量减轻了不少,但她并不敢真正放松下来。6月8日下午,当她打开北京第359场疫情防控新闻发布会的直播,听到北京全市稳步推进复工复产、复商复市的消息后,又筹划起社区里的各项活动。


她想先把为社区老人安排的免费体检活动提上日程,这是3月份就筹划好的活动。“在我们社区,大概有900位老人,他们去医院不方便,有些老人的儿女也不能照料在身旁,社区得管,给他们按时监测血压、血糖。”郭玉萍设想着,体检完成后,还可以为老人和残障人士安排家政服务,帮着收拾家里的卫生。


不仅如此,她还想趁着即将到来的暑假,为社区的孩子们策划些活动,“前两年我们办过机器人体验活动,孩子们喜欢。今年如果条件允许,这项活动也不能少。”阅读全文>>>


编辑 李佳蓉 侯韵佳 校对 陈荻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