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9日下午5点,北京市丰台区高三学生小肖完成了自己的高考,搭乘“专车”从封控区考点回家。


今年高考期间,丰台部分区域仍处于封控状态,因此丰台区单设封控区考点,截至9日,已经服务68名考生。“专人专车”送考、“单人单间”参考,确保考生顺利完成人生中的这场重要考试。


6月9日,丰台区高考封控区考点,考生搭乘爱心送考“专车”回家。新京报记者 陶冉 摄


“专人专车”送考,车辆统一消毒


车辆行驶在南三环上,还不到晚高峰,13公里的回家路只需要20多分钟。小肖想摇下车窗透透气,被司机师傅及时制止——闭环转运,车窗是不能开的,小肖只得隔着车窗努力向外望,窗外的景象让他感觉到,熟悉的北京回来了。


车内,司机师傅全副武装——防护服、N95口罩、面屏一应俱全,让小肖看不清他的脸。“送我来的也是您吗?”小肖问。


“是我,来回都是我。”司机师傅答道。得到确定的答案,小肖感到亲切,张了张口却不知道该再聊点什么,只说出一句“感谢”。


司机名叫刘建利,是北方北创出租车公司的一名党员司机,主动报名参加了今年的爱心送考保障工作,小肖的送考和回家都由他负责,车窗上还贴着小肖的名字,“专人专车”实现闭环接送。


小肖的家在政馨园一区,沿着南三环一路向东行驶就能到达。目前,政馨园仍在封控之中,刘建利只能在小区北门外停车,社区专员已经穿好防护服等在门外,接过行李,确认身份,两名社区专员带着小肖走入小区。


他转身回头看,发现刘建利早已经开车走了。他的下一站是玉泉营停车场,这是“爱心专车”出发时的集结地,完成送考任务后,所有车辆还要回到这里,接受专业消毒。


6月9日,考生和考场老师合影留念。新京报记者 陶冉 摄


单人单间考试,两名“大白”监考


高三学生小张在完成高考后,坐着爱心送考车回到位于张郭庄小区的家,这里同样在封控之中。


三天的考试里,小张一直住在封控区考点的6层,跟小肖在同一层,但两个人却没见过面——单人单间考试,两名老师监考。


封控区考点由酒店临时改造而成,每名考生配有两间房,一间用来考试,一间用来住宿。单设的考生通道用“红、黄、绿、蓝”四种颜色的胶条分成4个区域,分别通往不同的考试楼层,避免考生交叉。


考试间是普通标准间大小,已经根据防疫要求及高考考场要求进行了布置——房间内有字迹的物品全部收走,配一套桌椅给学生考试用,两把椅子一前一后,提供给监考老师,还安装了视频监控,监控与桌椅的位置刚好设置在“看得见考生,看不清试卷”的科学距离。


封控考点主考、首都经济贸易大学附属中学校长李智勇介绍,为了让考生保持最佳应考状态,课桌椅是专门从学校搬来的,考试期间,监考老师身穿全套防护,考生佩戴N95口罩。


6月9日,丰台区高考封控区考点,工作人员进行环境消杀。新京报记者 陶冉 摄


答题卡摊开挂起,正反面紫外线灯下消毒


封控区考点的另一项重要任务是试卷的消毒,为了保证试卷经过消毒后仍然清晰可辨、不影响阅卷,封控区考点的答题卡和答题卡袋都采用了紫外线消毒的方式。


李智勇告诉记者,封控区考点有68名学生,除数学外的其他科目都是一张答题卡、一个答题卡袋,每场考试下来总共有136份“卡与袋”需要消毒,数学科目有两张答题卡和一个答题卡袋,消毒的份数更多。


每张答题卡和答题卡袋都要摊开挂起,在紫外线灯下进行正反面不少于30分钟的消毒,之后再进行封装,送进保管室的保密柜。所有流程与正常考点一致,只是多了一个重要的消毒环节。


考试进行到第三天,考点还遇到了一些突发情况。李智勇介绍,有一名考生刚到考点时不太适应,又因为考点没有WIFI,无法与家人联系,情绪一度很不好。后来,专职管理老师与考点的心理辅导老师进入房间与考生沟通,考生与家长视频通话后,情绪逐渐稳定下来。


此外,吃也是需要考虑的问题。李智勇介绍,在办理入住时就已经详细记录了每位考生的用餐需求,提供普餐、清真餐、素餐,考生可自主选择。


北京高考分为4天,前两天所有考生完成语数外三科考试,地理、政治、物理等其他六科在后两天完成,由于学生选择的考试科目不同,因此考试结束的时间也有些区别。6月10日,北京所有考生都将结束高考,丰台封控区考点也将做好准备,“点对点”闭环运送60多名学生回家。


新京报记者 姜慧梓

编辑 白爽 校对 陈荻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