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北京市大兴区来说,过去的五年是不平凡的五年,可以用几个关键词来形容:“风生水起”“凤凰涅槃”“大刀阔斧”“腾笼换鸟”“脱胎换骨”,走到舞台聚光灯下,大兴的优势也越发显现了出来。作为首都南部发展的新高地,大兴这五年来都发生了哪些重要变化,下一个五年,大兴还有哪些变化值得期待?新京报邀请到北京市第十三次党代会代表、大兴区委书记王有国对此进行了解读。


北京市第十三次党代会代表、大兴区委书记王有国。新京报记者 李木易 摄 

 

生态质变:林中有飞鸟、水中有游鱼

 

新京报:五年来,大兴发生了很多变化,在书记您看来,大兴最直观的变化是什么?

 

王有国:近年来,大兴方方面面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其中最直观的变化,还是生态环境的改善。大家都知道,原来沿五环的大兴地区,主要是服装厂、家具厂、工业大院等,现在五环边上的大兴地区,森林绿地连珠成串,干涸已久的永定河如今也变得碧波荡漾。

 

给大家看一组照片,一张是被誉为“鸟中大熊猫”的震旦鸦雀,这是中国特有的珍稀鸟种,国家二级重点保护动物,对环境的要求极高,栖息于河湖芦苇荡,目前在大兴的埝坛公园、南海子公园、长子营湿地公园均有发现。另一张照片中展示的是苍鹭,也叫灰鹭,照片非常难得,是摄影爱好者花了很长时间在埝坛公园蹲点才拍摄到的,当时这只灰鹭正在水中抓一条小鱼起飞,这也说明了大兴的林中有飞鸟、水中有游鱼。


 

新京报:生态环境质变的背后,大兴做了哪些努力?

 

王有国:通过一微克行动的深化实施,大兴的PM2.5从“十三五”末的89微克,降到了“十四五”去年的37微克,优良天数也有很大提高,重污染天数从55天降到了11天。同时,大兴区强化绿水净化工程,现在河流基本实现无污水。通过平原造林10万余亩,大兴区森林覆盖率从27%提高到近34%,可以说现在到大兴去,特别是夏天,真的是绿荫环抱、鸟语花香、蓝天白云,从这些方面来看,大兴的生态环境变化非常大,老百姓的感受最深刻。


北京市第十三次党代会代表、大兴区委书记王有国接受新京报记者专访。新京报记者 李木易 摄


产业腾飞:政府提供服务,解决企业后顾之忧


新京报:下一个五年,大兴国际机场将为大兴带来哪些动力引擎?

 

王有国:北京大兴国际机场是习近平总书记亲自谋划、亲自推动、亲自命名、亲自宣布投运的唯一的机场。机场的投运,对大兴来说是千载难逢的机遇。未来五年,机场将成为大兴国际交往、改革开放、经济发展的动力引擎,大兴将以大兴机场为依托,服务国家对外交往大局,加强国际交往中心设施和能力建设,打造具有大国风范的首都国际交往新门户。总之一句话,就是要按照总书记的要求,把大兴国际机场建设成为国家发展新的动力源。

 

新京报:大兴在发展生命健康、临空产业、先进制造方面,未来五年将如何发力?

 

王有国:生命健康、临空产业、先进制造三个产业是大兴坚持产业强区,加快构建现代产业体系,着力打造的三个千亿级产业集群,正是未来五年我们要集中发力的地方。其中,生物医药大健康产业在中国还有非常大的潜力,大兴区是北京生物医药大健康产业的主要承载地。为了支持大兴生物医药产业的发展,市委市政府首先在空间方面予以支持,生物医药产业基地在现有13.4平方公里的基础上,再扩9.1平方公里,规划已经通过审批;其次在人才方面予以支持,市委市政府决定把首都医科大学迁址到大兴生物医药产业基地,从整个产业的发展来看,给予了非常重要的人才支撑。


 

在打造生物医药发展的生态集群过程中,大兴为落户企业提供最好的服务,解决企业的后顾之忧。在企业的实际运营中,会遇到成本高、运输慢等问题,我们会引进第三方进行集采,既能保证价格最低,同时也能够保证供货量,为企业减轻负担。下一步,大兴区还要在融资、贷款、上市、财务、法务等方面,为企业提供全方位服务,提供好人才引进、孩子就学、老人就医等社会服务,大兴在这些方面加大了投入力度,让企业能够一心一意专注研发、生产、销售等业务。

 

营商服务:变“政府端菜”为“企业点菜”

 

新京报:您曾说过,政府要给企业做保姆,而不是管家,怎么理解这句话?

 

王有国:营商环境没有最好,只有更好。近年来,大兴一直致力于建设更好的营商环境,我来自企业,对企业有更深的感受,所以我给政府工作人员提出的要求是企业非请勿扰,有难必到。为什么政府要给企业当保姆,不当管家?因为管家从某种意义上说可以做东家的半个主,但是保姆就是要按照主人的意思来,也就是变“政府端菜”为“企业点菜”。


 

大兴区专门设有投促中心,引进企业落地;再由经信局牵头,让企业能够在大兴尽快拿地、开工、建设和投产;投产后,政府履行好对企业的承诺,产服中心专门解决企业员工住房、医疗、户口等问题。可以说,能够一揽子全系统为企业做到全生命周期服务,变管理为服务。

 

民有所呼,我有所应,我们对企业也是一样,北京12345也有企业服务平台,同时大兴服务企业的政府工作人员都把手机公开给企业,企业有事能第一时间联系到政府,这就是保姆式的服务。

 

民生福祉:不为我有,当为我用

 

新京报:这五年,对于大兴区百姓来说,在民生保障方面有哪些明显提升?

 

王有国:大兴区委区政府特别注重民生工程,其中北京12345热线大兴区万人诉求比全市最低,接诉即办整体排名历年排在前列。我们坚持民有所呼、我有所应,接诉即办、未诉先办,大兴区每年的财政一多半用于民生。这几年,在民生保障方面,我们确实投入了很大的力气,也得到了相应的改善。其中在教育方面,大兴原来的基础比较差,广泛引进市区名校来大兴办分校,特别要说明的是,办分校不是挂牌,而是实打实地办,像清华附中、人大附中、十一学校、101中学等都是派教学团队,教学、备课都是一体的,老师们也可以相互学习和轮岗。在市委的支持下,临空经济区还要建设北京市第四实验学校,将由北师大实验中学进行管理。

   

在卫生方面,我们是本着“不为我有,当为我用”的出发点,现在的广安门中医院托管大兴中医院,每天都有专家坐诊,这是让大兴老百姓最受益的。与此同时,大兴区补齐短板,北大医院南院区已经封顶,即将投入使用,下一步结合临空经济区建设,布局三甲医院,结合这次疫情,我们把卫生防疫系统的硬件设施和人员补齐到位,整体提升卫生水平。可以说,老百姓确实能感受到环境生态向好、教育医疗水平提升。

 

乡村振兴:精准定位大兴“三农”

 

新京报:大兴过去是农业大区,在乡村振兴的背景下,大兴在三农问题上有怎样的考虑?

 

王有国:大兴区是北京的“米袋子”“菜篮子”,北京的蔬菜四分之一是由大兴供应的,特别是在疫情期间,大兴的蔬菜供应发挥巨大作用,叶菜尤为突出。大兴三农如何发展关系到整个农村经济社会的发展,区委区政府高度重视。

 

如何提高农民的素质,提高农业的产量和收入,提高农村基础设施建设,这些都是大兴未来重点要发展的方向。首先要提高农民的素质,结合临空经济区的建设和亦庄开发区的发展,对新一代农民,加强输出就业培训和就业能力提升,对留守农民,提升种植新品种、使用新农具新设施的水平;其次精准定位大兴“三农”,大兴的农业和京外农业不同,应该发展高端、绿色、有机、科普、休闲、体验式的农业;第三提升农业设施水平,在北京水资源和劳动力价格相对较高,水不能是大水漫灌,要采用节水设施,需要加大基础设施建设。

 

下一步,大兴还需要做好耕地保护,实行好“田长制”,贯彻好中央的惠农扶持政策,特别是在北京建设种业之都过程中,发挥好大兴应有的作用。大兴的西甜瓜、红甘薯、梨等非常有名,在这些农产品种苗生产上,大兴区要在种业方面有所作为,同时还要在农业机械、设施大棚、高端农业等方面在全国做出示范,让农民持续增收、让农村越来越美好。

 

疫情防控的“大兴经验”:闲时备、忙时用

 

新京报:目前疫情常态化防控,大兴区有没有总结出一些可以被复制、被推广的“大兴经验”?

 

王有国:经验谈不上,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我们摸索出一些做法。2020年1月,大兴建立了“一办十七组”,把“一办”做实,由专人负责,平时管理做到底数清、情况明,高效扁平的指挥系统是抗疫工作的一项根本保证。此外,由于病毒传播速度快,传播力强,大兴区坚持人和物同防,很早就开启了对整个社会面环境检测,这样的好处是可以快速地发现社会面病例,而且相对低成本,同时可以阻止社会面二代、三代的传播,还是非常有效的。“要闲时备、忙时用,”这一点绝对不能抱有侥幸心理,在这波疫情中,大兴区在隔离点、流调队伍的培训培养和疾控中心人员设备等方面,都及早做了准备。

 

新京报:在防疫抗疫工作中,医护人员、工作人员功不可没,有什么想对他们说的吗?

 

王有国:逆行的他们是这个时代最可爱的人,他们是阻击战中最骨干的力量。所有的工作、所有人员都要围着医护人员转,他们基本上是24小时连轴转,顾不上家。还有年轻的95后,连续三个周期都在隔离点。正是他们,用自己的辛勤付出换来了一方平安,我代表全区人民向他们表示感谢。


 

新京报:在这期间,您也下到一线跟他们接触,也知道抗疫这份工作非常不容易,对您来说,这样的场景还历历在目

 

王有国:我的手机都是公开的,微信也是公开的。可以说,每个出现过阳性病例的社区我都去过。无论是刮风下雨,还是大雪纷飞,一线工作者都在坚守,现在天气这么热,我们的“大白”穿着防护服,特别是一些老旧的小区,他们扛着米、扛着水,一趟一趟送到居民家门口,我在微信群里提醒大家防暑。在高温天气时,有的工作人员中暑了,有的医护人员病倒了,身体稍微好一点就马上又返回岗位了,我非常感谢他们。

 

新京报记者 耿子叶 吴婷婷

编辑 唐峥 校对 李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