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风云》之后十多年间,除了合拍领域的探索,TVB在自己拿手的职业剧和警匪剧方面也屡有佳作,并取得了新的突破。从《On Call 36小时》到《白色强人》,再到去年播出的《星空下的仁医》,TVB的职业剧,尤其医疗题材职业剧保持了一贯的高水准;2014年播出的《使徒行者》重新掀起了警匪剧的热潮,还借势成功进行了由剧到影的IP转化。两部《使徒行者》电影的内地票房均超过5亿元。

《星空下的仁医》是去年的口碑好剧。

丨医生求专

展现医生专业度,马国明至今常被叫“一件头”

医疗题材职业剧是业内公认的有门槛、不容易拍好的类型。除早期的《妙手仁心》之外,TVB近十年来推出了《On Call 36小时》《白色强人》《星空下的仁医》等多部品质在线的医疗职业剧,在两地均获得了好评。值得一提的是,前述三部医疗职业剧以及今年播出的《白色强人2》中,马国明都饰演了医生的角色,并且凭借《白色强人》唐明医生一角获得TVB万千星辉颁奖典礼最佳男主角。《星空下的仁医》监制方浤酌此前接受新京报记者专访时说,如果不找马国明演医生,恐怕香港观众都不会答应。足见他演医生演得深入人心。

马国明、郭晋安主演的《白色强人》展现了香港医改。

《On Call 36小时》(2012)中,马国明饰演张一健医生。这部剧在新加坡、马来西亚也很受欢迎。他告诉新京报记者,自己到内地工作时经常会遇到剧迷叫他剧中外号“一件头”。“《On Call 36小时》之前的一部TVB经典医疗剧是《妙手仁心》,启华哥(吴启华)扮演程至美医生。两部剧相隔了至少十年,香港的观众可能因此对医疗剧‘饥饿’了足足十年,碰巧《On Call 36小时》成功,变相给我打下了(演医生)良好的基础。”

后来《白色强人》(2019)的监制罗永贤继续找到马国明担纲主演,他当时担心观众会不会觉得总演医生会很闷。“但是Marco(罗永贤)不害怕,大胆起用我继续拍医疗剧。当然唐明和张一健感觉很不一样,张一健是初出茅庐、很有热忱的医生。《白色强人》里的唐明很多事情也看破了,没有张一健的那种蛮劲,反而是个很淡然的角色。其实唐明的性格有点像我,可能Marco也是这样认为的,所以找我演。”

TVB的医疗剧能够得到广泛的认可,是因为选角精准、剧情吸引人、人物塑造有魅力,更是因为展现了职业剧的“专业度”。马国明表示,他每一次演医生这种专业人士都要认真做准备。当年拍《On Call 36小时》,他扮演的张一健是一名神经外科医生,监制潘嘉德为此专门请来了神经外科医生给演员讲课,恶补一些医学和急救知识。《白色强人》里的唐明是一名心胸肺科医生,监制罗永贤也找来了心胸肺科医生给演员授课。

《On Call 36小时》中的马国明。

聚焦儿科的《星空下的仁医》筹备期间专门请了跟剧情相关的几个科室的医生来上课,包括小儿外科、心胸肺科、麻醉科等。医生们要教会演员如何使用手术室、急诊室里的医疗器械,以及告诉他们病房护理工作应该怎样进行,并且还要给小演员和他们的家长普及剧中所饰角色罹患的是何种疾病,会出现哪些症状等知识。剧本创作过程也听取了医生的建议,该剧编审潘漫红说:“我们提前做资料收集,找到很多病例,然后找医生谈话,询问在当前的剧情下采用某个病例是否合适。再根据医生的建议一边创作一边修改剧本。”

《星空下的仁医》拍摄过程中,基本上每场跟医学专业有关的戏,都有真正的医生和护士在场。比如钟嘉欣在剧中演的章以芯是心胸肺科医生,涉及她的专业戏份通常会有一位心胸肺科医生和两名护士在场提供建议或以备咨询;她拍做手术的戏份时,还会有麻醉科医生在场。医生们会对现场拍摄的内容,从对白到一些细节都给出专业的意见。此外,每一集剪辑完成后,剧组会请医生顾问帮忙提前看片,以保证播出成片中不会出现医学错误。

《星空下的仁医》聚焦香港儿科医生。

丨卧底求新

故事换个形式来讲,演员换个角度来挖

警匪题材剧是TVB的另一张王牌,从《陀枪师姐》到《刑事侦缉档案》,能开出一长串两地观众耳熟能详的名单。香港回归之后,这份名单上的名字还在不断增加——《潜行狙击》《飞虎》《使徒行者》……过往非常成功的TVB剧集有机会进行IP改编,被拍成同名电影上映。《使徒行者》两部改编电影均由剧集的导演文伟鸿执导,在内地的票房都超过了5亿人民币。

《使徒行者》令卧底题材大热。

TVB内部分工细致,编剧隶属于创作部,负责创作故事;监制(编导/导演)属于制作部,负责将剧本文字拍成影视画面。文伟鸿是一位非典型的TVB导演和监制,他的工作模式更偏向于导演中心制之下的电影导演。从剧本创作到拍摄过程、预算控制,他都希望由自己一手包办。“我有很多故事想说,有很多想法想要表达,有很多有趣的概念想要变成影视剧讲给观众听,但在这样的制度下没有办法实现。后来有机会做监制的时候我非常高兴,终于可以用我的方法讲故事了。”

文伟鸿执着于“用自己的方法”讲故事,与他入行的初衷有关。上世纪90年代加入TVB之前,他是资深影迷,非常享受影视剧故事带来的冲击,其中吴宇森执导的《喋血双雄》对他影响至深。“我现在还记得当时在影院里的感受,我的情绪就像过山车一样高低起伏。我才发现除了周润发、李修贤两位演员之外,原来幕后还有两个人在操控着我的情绪,一个是导演,一个是编剧。从那时起,我就对这两个岗位不断留意,产生了兴趣。如果问我为什么选择加入TVB,我相信这就是原因。”2012年升任TVB监制之后,他“用自己的方法”执导了《使徒行者》《城寨英雄》《同盟》等多部剧集,赢得声誉并获得了执导电影的机会。

《城寨英雄》拳拳到肉,是很久不见的功夫主题剧集。

监制文伟鸿拍剧选择题材,第一个标准就是要“新”。例如《使徒行者》其实是讲卧底故事的旧题材,但需要有推陈出新的地方。之前的卧底题材通常只有一个卧底,并且会告诉观众谁是卧底,再跟随他遇到的事情去展开故事。文伟鸿创作《使徒行者》的时候设计了一个新的角度,让观众一起去猜谁是卧底,过程中还要有反转。而且不单只有一个卧底,有好几个卧底,他们之间的关系就会很有意思。“最主要的就是从旧题材里找到新的方向。如果没有新的角度,没有新鲜感,我为什么要拍呢?”在他眼中,警匪是个历久弥新的题材,哪怕拍过那么多经典影视剧,现在依然有创作空间,依然有很多新的角度。“半年前我刚拍完《隐形战队》,其实也是用一个新的角度去讲警匪故事。”

演员选择上同样要有创新。升任监制之前,文伟鸿在TVB很多剧组都工作过,每部戏他都会留意演员还有什么特质是没有被发掘出来的。《使徒行者》找许绍雄演复杂的反派角色“欢喜哥”(覃欢喜),很多朋友都劝他:许绍雄是演喜剧的,不行吧?我说:“你们不明白,他可以的。我跟他合作过两三次,知道他还有很多面没有被发掘出来,尤其是感性的一面。我安排他演‘欢喜哥’,一个微笑对着你都会让你感到心寒的角色。但是他有个儿子,是他的命,失去儿子崩溃的那一刻,你会感受到他也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使徒行者》播出后很多观众喜欢“欢喜哥”这个角色,他认为正是因为观众看到了许绍雄新鲜的一面。

许绍雄的反派角色“欢喜哥”非常值得观众琢磨。

在TVB工作了近30年,文伟鸿从助理编导到导演、监制,见证了香港回归之后TVB剧在题材和风格上的变化。他认为这是因为市场改变了影视生态。以前的观众是去电影院看电影,每天吃完晚饭坐在沙发前看电视,现如今的观众是在卧室、公交车上用手机、平板电脑看剧看电影,而短视频的兴盛也让观众变得不如以前那么有耐心。“所以现在拍电影电视剧比以前困难了很多,最困难的是需要每两三分钟给观众看一些新的东西——剧情有什么新的转变、人物有什么新鲜感。这就是互联网带来的不同的节奏。像当年的《创世纪》《寻秦记》节奏是比较慢的,现在拍剧要还是那个节奏就不太行,观众一定走掉。”

丨演员求变

适应变化做好本分,“通知要打鼓,明天你就得会”

每个人都是大时代里一粒沙,无数细小的沙粒汇成了洪流,而时代的洪流也塑造并改变着每颗沙粒的模样。香港回归之后,TVB剧集的风貌发生了改变,TVB艺人也在变化中努力寻找着自己的位置。他们有的北上发展,有的继续在香港拍戏,在各自的领域都做出了成绩,体现出强韧的适应性。而对于回归后加入TVB的艺人来说,适应变化已成日常,不论在哪里拍戏都能随遇而安,做好专业的本分。很早就加入TVB的王祖蓝,在香港和内地的电视剧集、节目制作领域,在粤语和普通话的影视创作环境中都能如鱼得水,是适应能力超强的全能艺人。他提到,在TVB做艺人,经常需要既会演戏,又能唱歌,还要懂做主持,有时还得填词、配音,几乎什么事情都要会干。“香港电视城就这么小,市场只有七百万人,不能光靠演戏养活自己,必须什么都会干,多栖发展。譬如台庆,今天通知你要打鼓,明天你就得会,还是直播。为什么大家会觉得TVB艺人‘能打’,因为他经历了这么多的历练,面对任何困难都能勇往直前,适应和解决能力都很强。”

——艺人自述——

马国明: 
无论在香港还是在内地,我都很享受拍戏


马国明在《On Call 36小时》中。

我大学念的机械工程专业,出来没有做机械工程而入行做演员,最主要的原因是我真的很喜欢演戏。大学时已经在演话剧,也有加入剧社,对演戏产生了兴趣。后来回到香港,寄了差不多60-70封求职信,都没有回复,除了报名TVB艺员训练班那封,所以我就进入了演艺圈。

进入艺员训练班后,做了“路人甲乙丙”大概3年,就赶上《冲上云霄》开拍,约我面谈之后试镜。可能是我走运吧,得到了其中一个角色——见习飞机师高志宏。也要谢谢德哥(潘嘉德)很大胆起用新人。所以我真的没有经历久等、心灰意冷的阶段,那三年里每天回到公司也觉得很好玩,过得挺开心的。

在内地拍剧也好,拍电影也好,其实比在香港专心多了。我回内地拍戏,每天收工后就是回酒店。反而在香港很难做到这点。比如在香港拍剧途中,公司会叫你去帮忙拍拍东西,家中突然需要你去银行办些事之类。当然在香港拍戏也有好处,每天下班后就能见到家人。所以两者我都不抗拒,我喜欢演戏,在香港也好,在内地也好,我都很享受。还是随遇而安吧,看看公司将来派我去做什么,就随遇而安地去做。

曹永廉: 
演员都朝着“北望神州”的方向努力着


《法证先锋》中的曹永廉。

我是1992年签约唱片公司,1994年出唱片,出了三张唱片之后,转型当演员了。1999年进入TVB,至今也有23年了。

我很幸运,进TVB的第一部戏就拍了《双面伊人》(1999),跟非常好的前辈郑伊健、袁洁莹合作,他们教会了我很多。拍摄《倚天屠龙记》(2001)的时候,也有很多前辈提点我如何拍好古装戏,包括动作、表情(要怎么做更好)等。拍摄《妙手仁心》第二季(2000)时,我很留意向吴启华、林保怡等主演和同事请教演戏的一些技巧。入行以来,我都是饰演配角比较多。有时候幸运的话,担任过第二男主角。相对来说,这些位置压力没有第一男主角那么大,演起来可以放松点。到现在我都非常享受每一次的角色演绎机会。

20多年前在TVB拍戏的感觉像回家,公司像一个大家庭。现在TVB也像一个家庭,但没有以前那么热闹了,不知道为什么。可能是大家一下班就立马走,没有逗留吧。以前的时候,在清水湾电视城里面的餐厅会开到很晚,同事们下班了会聚集在餐厅里聊天,说说拍摄的东西,现在疫情下的餐厅没有那么方便,大家没有了以前那种“放工一起喝喝东西、吃吃东西”的习惯。

我的亲戚,比如秦沛、姜大卫、尔冬升,都是很有名气的演员和导演。对我来讲,他们每个人都是一本字典,可以学习到很多。他们普通话都很好,因为从小讲到大。当然聚会我们一般还是讲广东话,我普通话也不太好,因为在香港比较少讲。


我曾经回内地拍摄过《聊斋新编》(2015)其中的一个单元(6个单元中的《叶生》),有5集,看到了内地在工作方面、拍摄方面,和香港是不一样的。

现在看到很多同事都回内地工作,我也很希望回内地工作。等机缘吧。你问我特别想跟谁合作,其实没有,因为我个个都想合作,而且跟谁合作的选择权不在我的手里。无论是拍摄、唱歌、表演,所有内地的制作我都想参与。在香港的剧集拍摄完成后,我会留出一些时间在内地,希望能够接触一些不同的事物,或者了解其他人的工作。这个也是我的梦想,我觉得我们大家始终都是北望神州,往内地市场发展的方向走。

新京报记者 杨莲洁 
编辑 佟娜
校对 翟永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