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节约天然气,德国“花式出招”。


据德国之声报道,当地时间7月2日,德国能源监管机构联邦网络局局长穆勒表示,来自俄罗斯的天然气供应有可能完全停止,因而减少天然气的使用至关重要。


为此,穆勒呼吁德国民众应尽可能节约天然气。此前,德国已提出缩短淋浴时间、重新引入家庭办公模式等方式以减少能源消耗。


实际上,面临天然气短缺风险的并非只有德国,欧洲多国都面临同样的问题。


为了减少对俄罗斯天然气的依赖,欧洲多国正寻找俄罗斯以外的天然气供应国,美国也在名单之列,但彭博社的报道指出,鉴于俄罗斯天然气供应体量十分庞大,虽然6月欧盟从美国进口天然气首次超过俄罗斯,但俄罗斯输往欧洲的天然气总量仍有可能超越美国。


天然气是德国目前唯一面临短缺风险的能源


德国之声的报道称,穆勒强调德国应更认真地讨论减少天然气使用的办法,并且号召民众在取暖季开始前的三个月就做好准备。


与此同时,他还呼吁所有业主迅速检查和维护房屋的取暖设备,“维护可以减少10%到15%的燃气消耗,我们必须现在就行动,而不是等到秋季。”但他同时也指出,德国并未面临电力短缺,燃料和石油的供应也都很充足,天然气是目前唯一面临短缺风险的能源。


穆勒不是德国唯一一位提出减少使用天然气建议的官员。


据新华社报道,此前,德国副总理兼经济和气候保护部长哈贝克曾明确表示,德国夏季的供气可以保证,但冬季将面临很大的问题。为了防止天然气短缺造成的负面影响升级,德国政府已建议相关企业购买应急发电机,特别是关键基础设施的运营商。部分德国企业已宣布将重新引入家庭办公模式,以节省办公室的能源消耗。


当地时间2022年6月23日,德国柏林,德国副总理兼经济和气候保护部长哈贝克发表声明,宣布德国启动天然气紧急计划第二级警戒。图/IC photo


哈贝克还建议德国民众缩短淋浴时间,以此来节省能源。根据消费者中心的计算,几乎三分之二的德国人每天至少淋浴一次,平均淋浴时间为8到12分钟,大约20%的供热能源用于热水。能源效率小组负责人罗赫表示,德国每人每年淋浴的成本约为100欧元,“如果我们缩短淋浴的时间,会相应地减少能源消耗,比如用5分钟而不是7分钟淋浴,能减少大约30%的能源消耗。”


此外,德国北部城市汉堡市环境部长扬斯·克尔斯坦还表达了对天然气短缺的担忧,表示不排除在紧急情况下限制私人家庭的热水供应,“在天然气严重短缺的紧急情况下,只能在一天中的特定时间段提供热水”。


欧盟从美国进口天然气首次超过俄罗斯


德国想方设法应对天然气短缺风险,是欧洲多国应对俄罗斯供气减少的一个缩影。


近期,受俄乌冲突影响,为反制西方国家制裁,6月俄罗斯大幅削减了通过北溪管道向欧洲输送的天然气量。出于技术原因,俄罗斯还将于7月中旬暂停输往多个欧洲国家的天然气供应。此前,俄罗斯已经停止了对荷兰、芬兰、波兰等数个欧洲国家的天然气供应。


随着俄罗斯输往欧洲多国的天然气逐渐减少,包括德国在内的欧洲多国正想方设法保证本国天然气的正常供应。


俄罗斯是欧洲重要的天然气供应国。彭博社提供的数据显示,俄罗斯每年通过管道向欧洲输送约1500亿立方米天然气,此外还出口140亿立方米至180亿立方米液化天然气,占欧洲大陆天然气进口总量的40%以上。


通常情况下,俄罗斯输往欧洲的天然气被用来发电、助力工业发展以及在冬季为许多欧洲家庭供暖,俄罗斯供气减少,意味着欧洲多国的民众生活、工业等都会受到影响。


但为了减少对俄罗斯天然气供应的依赖,欧洲多国寻求俄罗斯以外的天然气供应国,以填补因俄罗斯供气减少所致的能源缺口。


当地时间2022年3月25日,比利时布鲁塞尔,美国总统拜登和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宣布成立一个特别工作组,以减少欧洲对俄罗斯化石燃料的依赖。图/IC photo


美国,就在欧洲替代俄罗斯天然气进口国的名单之列。今年3月,欧盟决定向美国额外购买150亿立方米液化天然气以减少进口俄罗斯天然气,并表示希望通过各种来源的液化天然气替代三分之一的俄罗斯天然气进口。


6月30日国际能源署最新发布的数据显示,欧盟6月份从美国进口的液化天然气首次超过从俄罗斯进口的管道天然气。


即便如此,彭博社报道认为,这一数据尚不能说明什么。考虑到俄罗斯输往欧洲的天然气的体量十分庞大,俄罗斯输往欧洲的天然气总量仍有可能超越美国。


彭博社援引英国石油公司(BPPlc)世界能源年度统计回顾的数据说,2021年俄罗斯是仅次于美国和卡塔尔的欧洲第三大液化天然气供应国,而俄罗斯的液化天然气仍在源源不断地输往至英国以外的欧洲国家,虽然输往欧洲的管道天然气有所减少,但液化天然气和管道天然气的供气量叠加,未来俄罗斯输往欧洲的天然气总量仍有可能超越美国。


新京报记者 朱月红

编辑 刘茜贤 校对 吴兴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