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8点见,多一点洞见。每天早晚8点与你准时相约,眺望更大的世界。

 

眼下,全球各地都面临气候变化和城市病的挑战,漂浮建筑正悄然出现在世界各个角落。越来越多的建筑师跃跃欲试,想将“蓝色建筑”嵌进人类未来。随着技术革新,人们希望城市能抵御灾害,且不再静态。漂浮之城,能否成为人类适应自然的下一站?

 

过去一周,马尔代夫的天气很糟糕。持续的降雨和缓慢侵袭的海浪淹没了小岛屿的大街小巷。“通常每年这个时候都是如此,政府需要提供数百万美元建立临时住所。” 在过去15年里,马尔代夫人易卜拉欣·里亚兹(Ibrahim Riyaz)深切感受到,气候变化的影响在这片土地上越来越明显。

 

更高的气温、更危险的海上旅程、更频繁的极端气候现象,某些与童年记忆不同的海边景观……全球变化正照进马尔代夫人的现实中。“我们的岛屿正在一个接一个被海洋淹没。”在第26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COP26)上,马尔代夫总统萨利赫表示,“如果我们不扭转这种趋势,马尔代夫在本世纪末前将不复存在。”



视频详情>>>


如今,随着马尔代夫首座漂浮城市初具雏形,里亚兹看到了新的希望。

 

作为马尔代夫漂浮城市总监,在接受新京报采访时,他说,“我们相信,马尔代夫漂浮城市将树立一个新的生活标准,同时改变其他国家解决这个问题(气候变化)的思维模式。”

 

接受新京报采访时,设计该漂浮城市的荷兰建筑公司Waterstudio创始人和首席执行官科恩·奥尔修斯(Koen Olthuis)描绘出一幅美好的图景——“蓝色城市”。在他口中,这是对马尔代夫古老文化的庆祝;他们将作为“城市医生”,以水为良方,以生态友好、可持续、绿色的方式在水上延伸城市;在这里,居民将不再受制于马累极度拥挤的生活空间。



但漂浮城市或许不是“万全之策”。

 

“漂浮城市是一个非常吸引人的概念,但对于很多小岛屿国家而言,它们可能没有足够的资金来打造这样一个海上漂浮城市。”小岛屿国家联盟(Alliance of Small Island States,AOSIS)主席、安提瓜和巴布达常驻联合国代表沃尔顿·韦伯森(Walton A Webson)表示。

 

对此,国际社会加大对小岛屿国家的气候适应援助非常重要,但更重要的是,国际社会携手努力,将全球升温幅度控制在1.5℃以内。“要实现这一点,光靠语言和承诺是不够的,最重要的还是行动、行动、行动!”韦伯森强调。点击阅读专题>>>




疫情发生以来,健康码作为一种辅助防疫手段,与公众日常生活紧密相连。但个别地方出现了一些健康码越界使用的现象,令公众对自身隐私权被随意侵犯的乱象有所担忧。此时,广西和四川两地有关部门对健康码使用原则的重申,无疑具有相当积极的现实意义。

 

广西相关部门表示,要始终“坚持广西健康码只用于疫情防控原则”;四川有关部门也指出,本着“健康码仅用于疫情防控”的原则,在不能充分确保数据安全的状态下,不宜将数据对各单位机构进行授权使用等。

 

事实上,不论在何种情况之下,“健康码仅用于疫情防控”这样的常识和基本原则在现实中应该不断被重申,并被相关部门严格遵守。在日常的社会治理之中,健康码的使用显然应该恪守法律和隐私边界,不能被随意运用于防疫之外的事务,让其沦为“管控码”。



要想确保健康码不被滥用,其中的关键首先就在于,健康码数据的管理部门能否坚守本职。与此同时,相关方面也要形成专门的预防和监督机制,从源头处充分确保健康码数据安全。对于那些越界、违规使用健康码数据的,更要依法予以严肃问责,并通过媒介予以公示,形成警示效应,以法治护航公民隐私不被侵犯。

 

当前,我国针对隐私权等各项人格权利保护的相关法律已经相对完善。而以法律确保公民的个人隐私数据不受侵犯,也是近年来我国社会发展的一个重要趋势。因此,限定健康码使用边界,也是基于现行法律对公民隐私权利的合法保护。

 

就此去看,广西和四川等地明确要求“健康码仅用于疫情防控”显然是应时之举——在公众担忧健康码是否会被滥用的背景下,两地再次重申健康码使用规则,给了民众稳定的防疫预期。阅读全文>>>




F1英国大奖赛在银石赛道结束。发车阶段,效力于阿尔法罗密欧车队的中国车手周冠宇的赛车在一次事故中被顶翻。所幸,周冠宇并无大碍,是一个形如“人字拖”的系统救了他。周冠宇事后也表示,“今天Halo救了我。”这个关键时刻可以救命的系统,到底是什么?

 

F1被誉为最危险的运动之一,历史上发生过多起严重事故。近些年,国际汽联和F1做了大量科研工作,采取各种措施最大程度保护车手安全,这次在周冠宇事故中立下大功的Halo便是其中最重要的措施。

 

Halo系统由航天级钛合金材料打造,每套起步价为1.5万欧元。Halo系统刚被引入时,因其造型被车迷称为“人字拖”。由于会对赛车在上坡弯角驾驶时有一定影响,Halo系统刚引入时曾受到一些车手质疑。



Halo系统重量只有7公斤,但根据之前的测试数据,在车对车碰撞的情况下,它可以承受15倍车辆本身质量的静态负荷。F1官方曾有个形象的比喻,Halo系统可以承受一辆双层巴士的重量。在车辆对环境的测试中,Halo系统可以有效防止车手头盔接触墙壁或障碍物。

 

周冠宇此次遭遇事故后,赛车防滚架破碎,正是Halo系统支撑起了头部空间,避免他受到更大的伤害。阅读全文>>>




近些年,关于“华语乐坛落潮,再难出经典”的讨论甚嚣尘上。已经出道三十二年的孙楠,作为上世纪90年代实力派歌手代表,见证了华语乐坛从实体唱片市场到数字音乐时代的变迁。在他看来,“其实我们所怀念的是对那个时代的记忆,但不能说现在的歌没有以前的好。”

 

上世纪90年代,被誉为华语音乐的黄金时代,孙楠、张信哲、韩红、那英等实力派歌手均成名于此时。1996年,孙楠推出单曲《红旗飘飘》;两年后,发布个人专辑《南极光》,其中《你快回来》《不见不散》等成为传唱至今的经典歌曲。

 

很多人怀念那个年代,也失落于当下经典好歌的缺失。但在孙楠看来,时代在不断变化,每一个年代都有独特的情感和音乐记忆,“其实我们所怀念的是对那个时代的记忆。当我听到某首歌,就会找回那时的感受和气息,会在记忆中增添很多色彩。但不能说现在的歌没有以前的好。”

 

纵观近些年,华语乐坛大多是纯输出状态。音乐人相对独立,对市场的感知和反馈也较弱、较慢,音乐创作易与市场脱节。音乐宣传也都转为线上,歌手随时随地都可以开直播间,连麦演唱、互动,连椅子都不用离开。“虽然更轻松、方便了,但线上其实还是隔了屏幕,有很多隔阂,很多东西并不像原来那么直接。”



孙楠在多年演唱经历中,也曾遭遇过市场或听众的不同评价。但于孙楠而言,音乐人不可能要求每个人听懂自己的音乐,不同的意见一定会存在。而他也过了苛求于人的阶段,如今更希望反求诸己。这是一个音乐人心理建设逐渐成熟的重要部分。

 

“我现在写歌,就是要表达自己的思想,对人生的看法。我没有想太多,要在这个那个平台怎么样(火)。这个阶段我要表达的情和爱,应该脱离生活,是关于生命方向的。我希望每一首都能(让听众)在生命中找到一点指引,或者解答一些困惑,这才是现在我要的一个创作境界。”孙楠表示。阅读全文>>>


编辑 李佳蓉 设计 倪萍


校对 李立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