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热AIR在接受新京报记者专访时表示,“这次来《中国说唱巅峰对决》是为了再次展现我的天赋,同时也是想把我自己认为更成熟,更得体,更加符合我现在标准的作品拿出来,再次刷新大家对我的认知。”

艾热AIR参加《中国说唱巅峰对决》。


新京报:作为新说唱2018年的冠军,此次再度参与“比赛”,会有压力吗?
艾热AIR:没有压力,因为我已经拿过了属于我自己的最高荣誉了,就是全国的冠军。不管是年轻的血液、还是OG(前辈),其实今年《中国说唱巅峰对决》来的肯定都不会是等闲之辈,所以我认为输赢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我可以完整地呈现出自己想要呈现的音乐。

新京报:很多人把你看做是“技术派”选手,认为你是为数不多快嘴还能保持吐字清晰的说唱歌手。你怎么看待外界对你“技术派”的定位?
艾热AIR:首先我认为我并不算是可以很快说唱的说唱歌手,但是说我是技术派我也认同,因为说唱的技术不只是说要唱得很快,或者说押了很多韵……总之说唱的风格和技术层面是很多的,比如是从旋律、节奏、断句、押韵、内容、主题、氛围来看,包括声音、腔调的运用和编曲的配合等。所以我认为我是一个在钻研技术的人,“技术派”对于我来说是一个很荣幸的定位,我也会继续努力,争取对得上、对得起这个称号。

艾热AIR同意自己被称为“技术派”。

新京报:如果要在24名选手中挑选一名你最在意的对手,你会选择谁?
艾热AIR:我觉得应该会选GAI周延,他在我心目中是最强的选手之一,如果不和最强的人对的话,那也没有什么意义。当然我也不会太去在意输赢,而是我很开心,如果可以和GAI周延完成一场强强对决,这样我相信我们都会玩得很爽,而且我们都会激发出最强的自己。

新京报:你认为和其他选手相比,自己的强项和弱项分别是什么?
艾热AIR:我觉得我是强项和弱项都比较统一的一个人,我的强项可能是在旋律上做一些精准的总结,我的弱项也许是punchline(歌曲的点睛之笔),我不会太追求密集的punchline,但是这也不代表我没有。我还算是一个比较完整的选手,强项和弱项都不会特别明显,尤其是弱项,我不会让它展露得很明显。总结来说我是一个让强项变得更强,让弱项收得更紧的一个表演者,这也是我一直在研究的范围。

新京报:你认为自己这些年最大的变化是什么?
艾热AIR:我认为我的心态变得更加平静了,从懵懂的24岁,一无所有的状态到现在在这个行业里拥有了自己的一席之地,在这同时我也建立了自己的家庭。在这个工作的过程中,结识了很多新的朋友,很多新的同事,我开始慢慢适应这个职业。我知道未来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所以自己本质上没有很大的变化,我依然热爱音乐,热爱生活,但是在心态上也在随着年龄的增长、阅历的增多而变得更加成熟。我也想争取变得更睿智一些,少一些冲动,多一些智慧。

新京报:在你看来,自2017年以来,说唱音乐市场包括歌手有了一些什么变化吗?
艾热AIR:我认为说唱已经是一种现象级的潮流文化了。就像当年的摇滚乐席卷大江南北一样,HipHop(说唱)音乐、HipHop服饰、HipHop潮流,包括HipHop所传递的个性,很多内容正在席卷着我们当代大部分的年轻人,我为自己是其中一员,且还算是拥有一定影响力的人而感到开心和骄傲。我也非常开心能够看见更多的年轻人加入到这里来。我最开心的是可以听见更多不一样的声音、还有不一样的音乐、不一样的风格的呈现。希望在后浪推前浪的状况下,可以让说唱文化变得越来越好。

艾热AIR演唱《千里万里》。

新京报:今年自己有什么新的音乐规划吗?会准备新的音乐方向或者专辑内容吗?
艾热AIR:今年我的音乐规划本来是想要做一张专辑,但是因为节目的录制周期比较紧凑,所以我最近就没有太去钻研这方面。但是今年我会做一张属于我自己的JAZZ HipHop(爵士说唱)的EP(迷你专辑),也可能再加一些融合的风格。我还会再带来几支单曲,也是我自己研究的世界音乐的方向,所以大家可以期待一下。我也会集中创作一些类似《千里万里》风格的作品,也希望能够得到大家的喜欢和接受。

新京报记者 刘玮
编辑 佟娜
校对 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