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海关统计,今年上半年我国货物贸易进出口总值为19.8万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9.4%。其中,出口11.14万亿元,增长13.2%;进口8.66万亿元,增长4.8%。我国外贸进出口已连续8个季度实现同比正增长。

 

7月13日,货物贸易进出口“半年报”出炉,海关总署新闻发言人李魁文表示,上半年我国外贸进出口实现稳步增长,为稳定宏观经济大盘作出了贡献。谈及下阶段走势,他表示,由于疫情及国际环境等因素,下半年我国外贸仍然面临不确定因素,保稳提质还有不少压力。不过,中国经济基本面没有改变,加之一揽子措施落地见效,下半年我国外贸仍有望继续保持稳定增长。

 

5、6月份增速明显回升,扭转下滑趋势

 

今年以来,长三角、珠三角、东北等地出现局部疫情,导致相关地区外贸进出口下滑,也影响到全国,特别是4月份,进出口同比增速仅为0.1%,环比出现负值,较3月份下降1.5%。

 

随着疫情平稳,防控措施逐步“松绑”,上述地区的外贸企业加快复工复产,5月份,外贸进出口同比增速回升至9.5%,较4月份加快9.4个百分点,6月份增速进一步提升至14.3%。

 

李魁文用“韧性较强”来形容这样的表现,他指出,在一季度开局平稳的情况下,4月份增速明显下滑,但5、6月份迅速扭转了下滑趋势,为全年外贸保稳提质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分析原因,国际市场虽然受到疫情和乌克兰危机的影响,但是在全球经济总体复苏的情况下,国际市场需求保持了稳定,支持了我国的外贸出口。上半年,我国汽车出口增长超过50%,纺织服装、塑料制品等劳动密集型产品的出口增速也均超过10%。

 

同时,国内生产需求逐步恢复,也为进口的增长提供了有力支撑。铜材、基本有机化学品、集成电路等中间产品进口分别增长16.2%、7.9%和5.5%。

 

不能忽视的是,进口值还受到价格因素的影响。由于国际大宗商品价格高位运行,上半年我国原油、天然气、煤炭等部分大宗商品进口的均价同比呈现明显上涨态势,拉升了整体进口值增速。

 

上海进出口已恢复正增长,6月同比增长9.6%

 

此前受疫情困扰的长三角、珠三角和东北地区进出口快速反弹,从月度数据来看,5月份以来,上述地区外贸进出口增速快速由负转正,并持续恢复向好。5月份,长三角、珠三角、东北地区进出口同比分别增长4.8%、2.8%和12.2%,6月份增速进一步回升到14.9%、6.4%、12.8%。

 

以长三角为例,今年上半年,长三角地区三省一市合计进出口7.14万亿元,同比增长9.3%。其中,6月份进出口1.39万亿元,同比增长14.9%,高于同期全国整体增速0.6个百分点,对全国外贸增长的贡献率接近4成。

 

三省一市中,6月份,安徽、江苏、浙江进出口同比分别增长19.7%、17.5%、16%,分别高于同期全国整体增速5.4个、3.2个、1.7个百分点;受疫情影响最为严重的上海,6月份进出口已恢复正增长,当月同比增长9.6%、环比增长35.6%。

 

李魁文介绍,其间海关建立了长三角海关保通保畅协调工作机制,采取针对性措施加快长三角地区进出境货物流转。建立重点企业重点物资通关绿色通道,搭建关企信息互通平台,统筹保障疫情期间上海口岸进出境货物快速通关。

 

下半年有望稳定增长,专家:不乏积极因素,增速或边际走缓

 

谈及下阶段走势,李魁文表示,由于疫情及国际环境等因素,下半年我国外贸仍然面临不确定因素,保稳提质还有不少压力。不过,中国经济基本面没有改变,加之一揽子措施落地见效,下半年我国外贸仍有望继续保持稳定增长。

 

植信投资首席经济学家连平也认为,下半年出口整体承压但不乏积极因素,增速上,可能出现边际走缓。有此判断主要是因为世界经济步入衰退边缘,海外需求走弱和贸易环境恶化等,可能导致我国出口下滑。进口方面,增速可能仍在低位震荡。

 

近日,世界卫生组织(WTO)将今年全球商品贸易增速预下调了1.7个百分点。连平介绍,根据历史数据,我国出口增速与全球出口增速变化趋势比较一致,两者相关系数约70%,当全球经济和贸易下行,我国出口增速也将同步下滑,只有2016年至2018年期间除外。因此,基本可预测在2022年全球经济增长和贸易增速下滑的背景下,我国出口增速也将同步走低。

 

不过,下半年依然存在一系列支持出口的积极因素。他表示,随着下半年疫情好转、供应链修复并扩张,我国的全产业链优势就会显现出来,对出口供给起到保障作用。同时,我国出台的33项一揽子稳经济举措也为出口营造了良好条件。

 

从其他一些因素来看,《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生效对出口有一定程度的带动。截至6月,RCEP已陆续在13个成员国生效,在互惠关税助推下,对我国出口需求有一定的拉动作用。美对华首批500亿美元商品的加征关税将于8月到期,存在取消或者部分取消的可能性,对出口可能有一定提振效应。

 

此外,人民币贬值对下半年出口也可能产生一定积极作用。连平表示,人民币汇率自4月中旬出现一波快速贬值,一个月内对美元贬值约6.8%,其幅度已接近“8·11”汇改时期。根据“J曲线”效应,此轮人民币贬值预计将于三季度可能对出口产生一定积极作用,有助于改善企业的经营收入和盈利水平,提升出口产品的成本优势。不过,鉴于贬值幅度不大,积极作用可能较为有限。

 

新京报记者 姜慧梓

编辑 刘茜贤 校对 李立军